第3章 你是何人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6604字
  • 2022-05-09 16:26:28

原来,黄奇回到山洞里待了两天,觉得甚是不妥。自己学会了点本领,应该回报社会,不能长期在这山洞里捂着。自己在学习经书过程中,还有些不通的地方,何不去武当山向柔云道长请教?于是整理妥当,向武当山而来。

这一日,行到武当山脚下,口中甚渴。找到一户农家,想要讨口水喝。只见一个白胡子老者在劈柴,手落之处,木柴应声而开,看起来毫不费力。黄奇走上前去,弯腰施礼道:“老丈好,能否跟你讨碗水喝?”

老者抬头看了一眼黄奇,精光四射,随即光芒收敛。温和道:“院子里有水缸,你自己去喝吧。”黄奇抱拳行礼,以示感谢。走到院中,舀了一瓢水,慢慢喝了。随即出门向老者感谢并问道:“老丈,请问武当山怎么走?”

老者眼睛又是精光一闪,打量了他半天,突然手起风来,一股柔和却又坚实的力量排山倒海涌将过来。黄奇感到窒息,身体被这股力量推着,倒退了三步才站稳。他调匀了气息,一个转身又来到了老者的面前,施礼道:“不知道晚辈哪里得罪了老丈,为何突下猛手?”

老者又是一掌,轻轻推来。这次却是温柔至极,但是却不可抗拒。由于黄奇已经运气周身,有了准备,所以没有气血翻涌之感。只是身体轻轻向后飘了丈许。黄奇站定,立即又是揉身而上,再次施礼。老者甚是惊奇,连续出掌,如行云流水,柔中带刚。一招一式,如清风徐来,云开雾散。黄奇不敢怠慢,用师父教过的“八风掌”应招,佐以“千里独行”之轻功,也是飘飘欲仙,姿势很是优美。老者掌力由柔到刚,又由刚至柔,快慢相间。黄奇觉得自己渐渐费力。突然,老者双手往怀中一收,吐纳了以后长气问道:“你是何人?从哪里来?为何要去武当山?”

黄奇收掌答道:“老丈容禀:我叫黄奇,从黄山而来。去武当山找柔云道长,有事请教。”

老者道:“你师父是何人?为何我觉得你的武功像是不老真人所授?”

黄奇道:“不老真人是我师父,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了。”

老者道:“原来是不老真人徒弟,怪不得武功如此厉害。你师父却又如何逝世的?”

黄奇道:“我师父是老死的,他死的时候很是慈祥,躺在床上,我叫他老人家,他再也没有答应我。”说完,眼眶红了。“你老人家认识我师父吗?”

老者道:“见过一面,我们言谈甚是投机。他已仙逝,看来我也快了。你得到了他的真传,不错,不错,不错。”他连说了几个不错。

老者又道:“你到我屋里来,我做一碗面给你吃。然后给我讲一讲你是怎么拜了不老真人为师的。”

黄奇道:“如此叨扰老丈,还是我来做饭吧,我是晚辈。”

吃过饭,黄奇对老者说:“还没请教老丈高姓大名,不知能否见告?”

老者说:“我的道号‘清风’,你就叫我清风吧,我原来也是在武当弟子。”

黄奇道:“晚辈不敢。清风道长,我本是黄山脚下一个镇上的孩子。我父母懂一点医道,为周围的百姓治疗一些疾病。在我十岁的时候,我父母上山采药,结果失足跌下了山崖,去世了。我在山脚下痛哭,不知道如何是好,碰巧遇到了我的师父不老真人。他问明原由以后,找来了村民,把我父母葬了。由于村民都是受了我父母治病的恩惠,大家都愿意帮忙。后来我师父看我孤苦无依,就把我带到黄山上,教我武功。他看我对医道也感兴趣,还教给我一点医术,特别是针灸。而且我师父还能用银针作为暗器,只是嘱咐我不要随便使用。他说银针是用来救人的,用作暗器,是不得已而为之。本来我父母都是民间大夫,我从小耳濡目染,所以学起来很快。师父平时云游四海,每年都抽出三个月回来指导我练武,把他的得意功夫都传给了我。还说我天资聪颖,有悟性,将来必能为社会做点事情。所以他老人家可以讲是倾囊相授,毫无保留。”

清风频频点头,说道:“不老真人真有眼光,他能找到你这样的徒弟,当然含笑九泉了。你又是如何认识柔云的呢?”

黄奇道:柔云道长曾经到黄山仙游。那一年我二十五岁,我师父去南方仙游,不在家。我练功的时候气息没有调好,差点走火入魔,躺在山腰半死不活。正好柔云道长经过,推拿了我的膻中穴,还在我的足三里穴注入真气,帮我打通了足阳明胃经。我一口气才顺了过来。晚上他又在我的太溪穴上点揉,理顺了我的足少阴肾经。这样我的气血才畅通。他还注入了很多内力给我,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说完,站起来深深地鞠了一躬。

清风道:“柔云助你,你给我施礼为何?”

黄奇道:“道长也是武当人物,我应该感谢武当。”

清风道:“罢了。你去武当,沿着上坡之路上行,不远你就能看到道观。柔云未必在观中,你去看看吧。我也没有什么送给你的,只能送给你一句话,希望对你有用。”

黄奇道:“请道长赐教。晚辈一定铭记在心。”

清风道:“世上万事万物,都是与天地之气相联系的。人也是这样。无论你练武,还是行医,都要与天地自然相结合,相统一,你才能融会贯通,领悟大道。我看你具有天地之智慧,懂阴阳五行,四时八风。前途不可限量。无论如何,你也要找到传承,把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贝传授下去。”

黄奇连忙跪倒:“感谢道长教诲,晚辈一定会让我中国之武学医学之宝藏代代相传,造福子孙。这也是晚辈的使命。”

清风手一挥道:“知道就好。去吧。”转身而入茅舍。

黄奇根据清风道长之指点,顺坡而上。两个时辰就到了武当道观。负责接待的小道士通报完毕,就听到柔云道长那爽朗的笑声从内而外:“哈哈哈,黄奇小友,别来无恙啊!”

黄奇赶紧上去拜见:“多谢道长当年救助点拨之恩,晚辈一直铭记在心。”

柔云道长连忙把黄奇扶起道:“些许帮助,何足挂齿?黄小友,你的修行还得提高啊。一点点小事,就萦绕于心,有碍于你的修行。”说罢,又是哈哈大笑。

黄奇把山脚下遇到清风道长的事情提了一下。柔云道:那是我的师叔,他的修行极高,已经悟透了人生之道。他说在哪里都可以修道养生,所以住到山脚下养生去了。他告诉我们,无论在不在红尘,只要心里有道,身在哪里都一样。你说他是不是得道成仙了?”

黄奇道:“是的,清风道长的话很有深意。柔云道长,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向你请教:请问‘道教’和‘道’有何不同?”

柔云道:“这肯定是很大的不同,只有悟道的人才能回答。我看我们的主持师兄也不一定能回答出来。山下的清风师叔定能答你,你还是下山问我师叔去吧。”

“谁说我回答不出?师弟,你没有问就妄下结论,这是修道的大忌啊。”话音刚落,从院子里走进来一个老道,比柔云道长还清瘦了一些,年纪也大一些。

柔云起身道:“师兄驾到,惭愧惭愧。想必师兄已经听到这个问题了,那就请回答吧。这位是黄山不老真人的弟子,黄奇黄大侠。黄大侠,这位是我师兄柔波主持。”

“原来是不老真人的弟子,那肯定是一等一的人物了。”柔波仔细打量了一下黄奇,频频点头。

“弟子见过主持,请主持回答我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困扰我多年,这次到武当山就是为了求教这个问题。”黄奇躬身施礼。

柔波主持道:“道是之大道,也就是自然界万物循环之规律,比如日出日落,四季的更替等等,是从周朝圣人李耳,后世尊称“老子”的《道德经》一书流传下来的。而道教,却是一个流派,我们武当派也是道教的一个支流。建立道教的祖师我们尊称为“正一真人”“张天师”等,他老人家的名讳姓张名道陵。黄大侠,不知道我的解释你有没有明白?可否满意?”

黄奇道:“主持解释得非常清楚,晚辈明白了。十分感谢,主持的话消除了我心中的疑团。”

柔波道:“柔云师弟,黄大侠难得过来,你是否跟黄大侠切磋了武功?”

柔云道:“启禀师兄,黄大侠在山下已经和清风师叔印证了武功。师叔是很叹服的。黄大侠最近又有奇遇,得到了仙霞派仙姑道长的武功秘籍和医学经书,只怕修为已经在师弟之上了。”

柔波道:“黄大侠看起来面相非凡,原来有如此奇遇,可喜可贺。”

黄奇道:“多谢主持和柔云道长称赞,只是我自己还觉得是井底之蛙,以后还是得向各位道长请教的。”

柔波啧啧称赞:“年轻人,有如此成就,本来就不简单。还能谦虚谨慎,不狂妄,那就是难能可贵了,只盼我派将来也有如此人物。黄大侠,以后有空常来武当山盘桓几日。”

黄奇道:“只要有空,以后一定还会来向道长讨教。今日就此别过,也请道长有空云游黄山。”于是告别武当诸人,下山而来。

黄奇下山的时候,途中碰到了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和一个采药的老者在吵架。只听那个管家模样的人喝道:“你这个老家伙,多大年纪了,懂点医术还翘尾巴。我家老爷病了,请你去治病,是给你面子。你还在这里唧唧歪歪的不想去。我看你是活腻了。你等我回去找两个奴才来把你抬过去,不要说我不客气啊。”那个采药的老者说:“你家老爷的病我看不好,你还是另请名医吧。我说的是实话。”

管家说道:“你还没看就说看不好,就是推脱。快走,别让我动手。”老者道:“我虽然没看过,但是我听别人说过,我真的看不了。”

黄奇看了这老者特向自己的父亲当年,不由得心中一动。道:“喂,你这个管家,人家说看不了你还强求,霸王硬上弓?”

管家道:“你是哪根葱?敢管闲事?”说罢,一拳冲着黄奇的太阳穴打来,呼呼有声,看来武功不弱。

黄奇也是一惊,一个管家有如此功力,不可小觑。于是侧头避开了这一拳,然后手从侧面握住了他的拳头,顺势一带,那管家腾腾腾窜出去几步,差点跌倒。于是恼羞成怒,抡起双拳就往黄奇打来。

黄奇看这个人拳脚功夫不浅,顿生爱才之意。于是往后跳了几步说:“你这人不讲理,如果你懂礼貌,我随你去瞧瞧你们家老爷如何?”

那管家斜眼看了他一眼:“就凭你?你知道这个老头是谁?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郎中,他都说不好治,你一个年轻人能治病?”满脸的不屑。

黄奇道:“那可不一定。人不可貌相,你以貌取人,首先你就输了。”

旁边的老者问道:“小伙子,你懂医术?你的师父是谁?说来听听。”老者很感兴趣。

黄奇道:“我的师父也许你没听说过。但是我学的是古代的经书《素问》和《灵枢》,懂得了一点皮毛,治治小病也是可以了。我的师父在世的时候,也传授过一些针灸的技术给我,还有砭石按摩汤药等。只是我没有用功学习,所以跟老丈比起来,那肯定差远了。”

老者很是惊奇:“你能看懂这两本经典?那可是医学的鼻祖啊。听说看懂的人,有通天彻地之能。一定要天地人相统一融合,然后才能辨证施治。这是我们这些乡野郎中可望不可及的。”

黄奇道:“是的,老人家。这经书是古代黄帝和他的天师岐伯等,通过对话形式,讲述了天地人统一的医学原理。老丈也知道吗?”

老者道:“我只是听说过,无缘见到此书。我想就是我看到了,也看不懂。很多医生都说是天书。这样吧,我陪你去那个财主老爷家,你要能把他的病治好,正好我也可以学学。”

黄奇道:“我是班门弄斧,老丈客气了。”

那个管家也是很高兴,他看重的是那个老郎中,而非黄奇。因为他压根就不相信黄奇说的话。于是他带路,往王家庄赶来。

原来王家庄那个财主,有个儿子在京城做官。所以这个财主在当地是飞扬跋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奴才都是趾高气昂的。管家也姓王,他们同村人。王管家把黄奇和老者都带到了王家村。只见王家高墙碧瓦,连片房屋。其实很大。黄奇来到王财主家,问了原由,然后望闻问切四诊合参。

原来王财主已经卧床几天了,请了很多医生来看,药也吃了很多,都不能起作用。气息奄奄,有痰,却又吐不出,痰湿堵了经脉。黄奇看了看舌苔,舌头通红无苔,断有内热。热已伤津,所以痰难出。

当晚黄奇用毫针补了肺经,补肺阴虚。第二日,黄奇把他扶起,用棉花沾了菜油刺激喉咙,然后双掌用力在王财主后背肺俞,掌力发出,王财主啊了一声,吐出一口浓痰。喘息了一会儿,气顺了,人也就精神了。王家人千恩万谢,取出十两纹银,给黄奇,黄奇不要。那个老郎中说:“他家那么有钱,你干嘛不要?”取了,装到了黄奇怀中。经此一番治疗,那个老者郎中叫邱虎,甚至佩服,说这种治法他一辈子也是第一次见到。汤药都没吃,病就治好了。

当天,王家大摆宴席,酬谢黄奇,老郎中邱虎作陪。王财主问道:“黄大夫,你怎么就知道我是被痰堵住了?又是什么原因呢?”

黄奇道:“我为你把脉,看你舌苔。发现你肺经比较弱。肝肺之气都不足,而且你咳咳不绝,却又无痰而出。看舌头你又有内火。所以我判断你是被浓痰所堵。至于原因,是和你的饮食有关。因为你家里有钱,平时吃的肥甘厚味,以至于伤了脏腑之气,痰湿内生。以后多吃五谷杂粮,蔬菜水果,适当运动,慢慢地你的身体就好了。如果还像以前一样,胡吃海喝,那病会更严重。

王财主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原来有钱也不是好事啊?还能吃出来病。”

黄奇道:“有钱不是好事,但也不一定是坏事。你钱用不掉,可以赈济灾民和穷人。这样你也没有病了,穷人也有饭吃了,多好。”

王管家道:“我家老爷有钱是自己的,为什么给那些穷鬼用?老爷,我们这些奴才也是很穷的,你以后多发点钱给我们。”

王财主“啪”的一巴掌扇到了王管家的脸上,骂道:“我的名声都被你们这些奴才败了。你记住,以后有啥灾难的,我要捐款捐物赈济灾民。我儿子也是这样跟我说了,叫我不要为富不仁。你还想要钱,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买东西拿回扣吗?不要脸的东西!”

王管家捂着脸,退到了一边。

王财主道:“邱郎中,你跟黄大侠多学点,为啥他能懂,你就不能治?我们这一片还指望你呢。”

邱虎道:“我的水平怎么能和黄大侠比呢?人比人气死人,黄大侠懂得,也许我这辈子也懂不了。将来我要我儿子拜黄大侠为师,黄大侠,你一定不能推辞啊。我儿子还是有点悟性的。”

黄奇道:“邱郎中你客气了。其实我知道你的水平也不低。如果你儿子看得起我,将来我会传授些知识给他。王员外,钱也拿了,饭也吃了,就此告辞。”

邱虎道:“黄大侠,请到我家中一叙。顺便也见一见我的儿子。看看是不是学医的材料。侠医排名第一的不老真人在他五岁的时候见过一次,说孺子可教也。如今已经二十岁了。我希望他将来也能像黄大侠一样能造福社会呢。”

“什么?不老真人见过他?他老人家是我师父。”黄奇很是吃惊。

“怪不得呢,原来你是不老真人的弟子,难怪你武学医术都是高超。五大侠医,我只见过不老真人。”邱虎补充道。

王财主也是很感兴趣,问道:“那其他四大侠医都是谁呢?”

邱虎道:“我也是十年前听一个老郎中说过的。当时的排名是不老真人第一;仙霞派的仙姑道长第二;武当派的清风道长第三;少林老和尚智真第四,峨眉山隐者平木山人第五。后来就不清楚了,我看黄大侠将来也能排进去呢。”

黄奇道:“我比他们可差远了。原来我师父排名第一,他从来都没跟我说过。

于是黄奇跟着邱虎到了邱家庄,见了他的儿子。他儿子长得眉清目秀,看起来聪慧过人,黄奇很是喜欢。黄奇道:“你好好教你儿子基础知识,过两年你送他到黄山,我在收他为徒。现在我还在提高,而且踪迹不定。你看可好?”

邱虎道:“那肯定好。现在我儿子基础还没打牢,我再带他几年吧。对了,我儿子大名叫邱一志,意思是有一心一意学医的志向。到时候你不要忘了啊。”

“放心吧,邱郎中,我肯定忘不了。今日就告辞了,两年后再见。”

黄奇告辞了邱郎中,牵了王员外送他的一匹黄骠马,速度快了很多。这一日傍晚,来到了九华山下。黄奇在路边的茶亭里歇息,喝一口茶。只听远处有女子喧闹之声,似有似无,有点远。黄奇立即上马,朝着声音奔去。听到路边的树林里面有打斗的声音。黄奇把马拴在一棵树上,提剑走进了树林。只见一个男人按住一个女子,想要强奸。女子衣服已经被扯烂,仍在和男子搏斗,看起来有点武功。黄奇怒从心头起,一剑刺向那个男子手臂。男子中剑,很是吃惊,放开了女子,喝道:“你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坏了老子的好事?”拿起刀就砍将过来。黄奇已经看清,这人正是熊大。避开了他的刀锋,顺手一剑,斩了他的一根小手指。黄奇道:“熊大,咱又见面了。我上次跟你说了,再让我碰见你欺负良家女子,我就斩了你的手指,或者阉了你,你还记得吗?”

熊大忍住疼痛,仔细一看,是黄奇,吓得忘了疼痛。他也无话可说,撕下衣襟裹了手指,恨恨地看了一眼黄奇,走了。

黄奇道:“姑娘你没事吧?他有没有伤害到你?”

那姑娘道:“没事,感谢大侠救命。我是九华派的子弟,会点武功。在给师伯送信的路上,被他抓住了。这人武功挺强,我打不过他,以为今天要遭劫难。没想到遇到大侠,非常感谢。”说罢,施了一礼。

黄奇道:“姑娘不要客气。你一个美貌姑娘,一个人跑江湖,是很危险的。一定要注意。”

姑娘道:“我本来两个人一起的。师姐去她亲戚家有事,约好了明天会面。哪想到今天差点遭灾。”

黄奇道:“那姑娘小心了。在下要赶路,你要注意安全。”

那姑娘道:“大侠高姓大名?小女子叫吴承英,请告知以便将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你到哪里去?”

黄奇远远地道:“我叫黄奇,名字不足挂齿。你赶紧去找你师姐吧,晚上更危险。我在九华山玩几天。”

吴承英捡起了配剑,只是衣服都被撕烂了,附近找了户人家,借了人家女儿一套衣衫,去找她师姐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