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樱桃姑娘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4009字
  • 2022-05-21 08:08:29

回去之前,黄奇交代王小周和黎小妖,每人要收十个徒弟,回报社会。两个徒弟答应了,和师父师娘师哥师姐洒泪而别。

回到黄山,黄奇和辛七七去了趟知府,见了张士达和张若兰,告知大家他们俩已经成婚。

张若兰难掩落寞,勉强恭喜黄奇和辛七七,然后找借口回去休息了。

黄奇道:“张大人,草民有一事相求。”

张士达道:“黄大侠但说不妨,只要鄙人能做到,肯定会做。”

黄奇道:“草民手中有几本医学经书,想刊印然后分发到民间,让百姓能够颐养身心,养生延年。只是苦于自己没有资金,无法启动,能否请张大人呼吁有志之士,帮主完成这个心愿。”

张士达道:“这件事应该问题不大。这几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民间有些人还是很有钱的,也想做一点对国家对社会有利的事情。我马上行动,发动捐款,联系书商,尽快给你回复。”

黄奇站起来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我替黎民百姓谢谢张大人。”

张士达连忙站起来说:“黄大侠就见外了,我身为百姓父母官,为百姓做点事情,难道不应该吗?”

过了一个月有余,张士达派人来练习黄奇,事情已经办妥,资金到位,可刊印一万册。于是黄奇把《素问》和《灵枢》交给了书商欧阳智,请他印完刊发后再还过来。

又过了一个月,欧阳智和两个随从来到黄山,把两本经书还过来,还赠送了一百本新书,以供黄奇教学使用。黄奇握住了欧阳智的手说:“欧阳老板,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么大的礼物给我,我替我的徒弟谢谢你。我要再招收一些徒弟,把老祖宗留下来的医学和武学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欧阳智道:“我们做的这些事,跟黄郎中你比起来,就算个屁。黄郎中,奉承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有事找我。告辞”

于是黄奇和辛七七又在附近找了十个徒弟,从基础教授他们练武学医。

这天,黄奇把吴承英和邱一志找来,对他们说:“你们俩,无论是武功还是医术,都是学有所成。你们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乡,为家乡父老治病养生。我这里每人给你们十本书,你们将来也可以带徒弟。将来师父师娘有空也会去你们那里看一看你们的成就。”

吴承英立刻就哭了,跪了下去:“师父,我不想回去,我只想跟着您。”

黄奇道:“承英,你是大师姐,要做个好榜样。你看你的师弟师妹都出师了,你不能赖在我这里。你要学有所用,造福社会。邱一志,你送你师姐回去吧,然后再回你老家,好好地为你们家乡做点事。”

邱一志道:“我了解大师姐,她是不想回去了。师父师娘,我带了大师姐回我老家可以吗?将来我会娶了我大师姐,对她负责一辈子。”

黄奇道:“一志,你真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会是个好郎中、好丈夫。只要你师姐愿意跟你回去,我和你师娘都很开心。”说完,拍了拍邱一志的肩膀,眼眶竟然湿润了。

送走两个徒弟,黄奇和辛七七隐居山林,培养了一个又一个好郎中,并用九针治好了很多的疑难杂症。神医侠侣黄奇和辛七七,采用“神行九针”之术为老百姓治病的传说,在社会上广泛地传播开来。

一百年后,一个夏天,在一片小树林里,一对青年正在用剑厮杀。来回一百回合也没见胜负,剑法倒是似曾相识。

一个青年使出一招“乳燕回翔,反刺另一位;另一位以“四郎探母”诱他深入。一位感觉不对劲,立刻跳出战局,停下来。两人同时问道:“你怎么会用‘点到为止’剑法?”

一位说:“我师父教的,你是谁?”另外一位也说:“我爹爹教的。你贵姓?”

一位说:“我姓沈,我叫沈力。”另一位说:“我姓黄,我叫黄山松”。

沈力说:“难道你是黄奇师祖的后代?”

黄山松道:“我是黄奇的孙子。你是谁?”

沈力立刻抛下宝剑,上前抱住黄山松,呜呜地哭了。

黄山松道:“你哭干吗?我也不认识你,你还跟我抢相好的姑娘,还要决斗。现在哭得我莫名其妙。”

沈力道:“也许你不认识我。我的爷爷叫沈二。当年我奶奶生病不能生孩子,就是黄奇师祖治好了她。后来才有了我爹爹,现在才有我。我爹爹一直找黄奇他老人家,多少年都没找到。后来我长大后,让我拜了王小周师叔的后人为师,我才学了这个‘点到为止’剑法。能找到你,我太激动了!说完,紧紧地抱住了黄山松。

黄山松道:“原来如此。你松开,我又不会飞。再说了,我也不是黄奇,你没必要对我那么客气。”

沈力道:“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我不和你抢慕容樱桃姑娘了,况且慕容姑娘也是喜欢你的。黄老师,你学会了‘神行九针’了吗?”

黄山松道:“我也不和你抢了,慕容姑娘喜欢谁就是谁。我也不是老师,我爹爹都没学会‘神行九针’,我能学会吗?我很笨的。”

沈力道:“听说要学会‘神行九针’,得有通天彻地之能,熟知天文地理人事,懂得四时五行。我想,除了黄奇师祖,后来就没人懂了。”

黄山松道:“是的,后来我们只是在武功上通了一点,学会了‘点到为止’剑法,‘千里独行’的轻功。在医学上,我们无法追上他老人家的脚步吧。沈力兄弟,‘神行九针’失传了。”黄山松说完,也是失声痛哭。

沈力道:“为什么后人就那么难学呢?是不是后人学偏了?”

黄山松道:“听我爹爹说,神行九针讲究‘循经、候气、逢时’。后来的人不能通天彻地,所以无法逢时,只能用针灸治疗一些麻痹肿痛之类的病,然后在汤药方面有点继承。”

沈力道:“那我们以后仔细研究,说不定也能看懂经书呢。黄兄,我们一起去找慕容姑娘吧,说不定她在担心我们呢。”

黄山松道:“好吧,只怕慕容姑娘已经走了。”

两人一起往树林外面走。快出树林的时候,看到慕容姑娘正在坐着听一个人讲话。两个人走到他的身后,慕容樱桃示意他们坐下来一起听。

一个胡子花白的老郎中在给几个十几岁的学生上课。

其中一个学生站起来问道:“师父,你知道一百年前的侠医排名吗?”

老郎中说道:“我自然知道,我的太师爷就是排名前三的啊。只是后来再无排名。”

那个学生问道:“师父,你的太师爷是谁啊?”

老郎中说道:“他老人家就是‘神行九针’黄奇黄大侠!”

那个学生又问道:“那你师父是谁呢?”

老郎中道:“我的师父就是黄奇大侠的弟子,邱一志,也就是我的父亲。”

那个学生道:“师父,我知道,你叫邱波。你让我们学习《素问》和《灵枢》,我们这个年纪是不是太早了呢?”

邱波道:“这个跟年纪没有关系,跟悟性有关系。你看师父的年纪大吧?到现在,我都没能懂天地人和谐统一的大道呢!”

那个学生道:“师父,要想懂大道,是不是就得跟自然界学习呢?”

邱波道:“你说的甚是,你是个有悟性的人,要好好学习。要想学习神行九针,就得懂大道。我看你悟性不错,所以才教你的。”

这时候,黄山松和沈力走了过去,黄山松说道:“邱郎中,你教了这么多学生,真不错。”

邱波道:“你们是谁?”

沈力道:“邱郎中,这位是黄奇黄大侠的孙子,名字叫‘黄山松’,我叫‘沈力’。”

邱波一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围着黄山松左看右看,问道:“你真的是我太师爷的孙子?”

黄山松点了点头道:“邱师哥,见到你真高兴。如果我爷爷知道你有今天的成就,他一定会非常欢喜。”

邱波一把抓住黄山松的手,老泪纵横,说道:“我对不起太师爷,我的悟性太差。只是我教的这几个学生,悟性很好。我想好好地教他们,能够早日达成太师爷的心愿。”

黄山松道:“师哥也不必自责。我们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我们只要尽力,我想我的爷爷他老人家也不会怪罪我们的。”

邱波道:“我父亲母亲临死前,一再告诫我,要好好地练武,好好地学习医术,为百姓解除病痛。所以我全国各地都去了,看看哪个孩子有这方面的天赋,我就劝说他们的父母答应给我带来,教他们。你看看,我这个年纪也教不了几年了,真是希望他们尽快成长。”

黄山松道:“邱郎中,你放心,这些孩子将来肯定会有出息。你继续讲课吧,我们也听听。”

慕容樱桃忽然问道:“邱郎中,你看看这两个小伙子,一胖一瘦,如果生病的话,容易生什么病?”

黄山松道:“你说我胖?其实我也没多胖。”

沈力道:“慕容姑娘,我只是脸瘦,身上不瘦。”

邱波道:“这位姑娘,你这个问题问得好。《素问》有言:‘形乐志苦,病生于脉,治之以灸刺。形乐志乐,病生于肉,治之以针石。形苦志乐,病生于筋,治之以熨引。’这位老弟有点胖,如果他心情好,会有肌肉方面的疾病,只要针刺就可以治好。那位老弟有点瘦,如果心情也不太差的话,会生筋脉方面的疾病,艾灸或者熨引就可以治疗。由于你们都很年轻,五脏六腑都是很结实,还练武艺强身,那么邪气就很难进入身体。所以也不必过分忧虑。”

慕容樱桃说道:“邱郎中讲得很有道理。我还想问一下,如果人又瘦又不开心,如果生病了,怎么治疗比较好?”

邱波道:“这样的人,不适合针石治疗,也不太适合按摩,这样的人容易生咽喉方面的病。只能治之以‘百药’,所以说汤药治疗比较好。”

看到那几个孩子听得津津有味,慕容樱桃又问道:“我看到有的人受了风寒,喝了点酒也就好了。难道酒也能治病?”

邱波说道:“岂止能治病。古人用稻米酿的酒就是药,喝一点就能治病。酒为百药之长。你观察得很仔细,喜欢观察自然的人才能懂大道。”

慕容樱桃说道:“耽误你们教授的时间,孩子们要对我有意见了。”

孩子们都说:“姐姐问得好,这样我们才能学到很多东西。”

慕容樱桃又问道:“如此说来,如果一个人了解大自然,了解天地,顺应自然,就可以长生不老了吗?”

黄山松道:“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长生不老倒是不一定,但是能活到百岁是非常有可能。邱师哥你说对吗?”

邱波道:“师弟的回答可以说是很到位,不愧是太师父的传人。”

慕容樱桃又问道:“是不是所有的病都可以用针灸治疗呢?”

邱波道:“针灸偏向于治未病,可以调气。我们太师父的‘神行九针’可以说是治疗很多病。但是我们都没学会,可惜了。”说完摇了摇头。

慕容樱桃抱拳谢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谢谢邱郎中的教诲,这就告辞了。”

邱波上前拉住她:“慕容姑娘,古人说过‘非其人勿言,得其人乃传。’我看姑娘有学医的天分,你可不可以拜我为师啊?”

慕容樱桃有点动心,想要下跪拜师。被黄山松一把拉住了,说道:“慕容姑娘,要拜师就拜我为师,邱师哥年纪大了,他会的我也懂。”

又对邱波道:“邱师哥多担待,不要怪我跟你抢徒弟,徒弟是可遇不可求。可是如果又可以当妻子呢,那可就两全其美了!哈哈哈,告辞。”说完拉着慕容樱桃走了。

(全书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