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七七传奇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7101字
  • 2022-05-09 15:41:55

黄奇勤练武功,终于把师父传授给他的神功“点到为止”练成。一个名称两种兵器,一个是剑法,一个是银针暗器。点到为止的意思是避免杀生,制敌于刚刚好。黄奇天性醇厚,本不想伤人,学会了这个武功黄奇竟然跳了起来,高兴得手舞足蹈。就在他兴奋得连午饭都懒得吃了的时候,慧剑来了,还穿了孝服。见了黄奇,慧剑弯腰施礼哽咽道:“师叔,师祖她老人家归天了。”

黄奇的脑袋嗡地一响。这真是悲喜交加,喜的是自己能学会神行九针,就靠的仙姑师太留给他的经书。悲的是,经书还在,师太却不在了。他随慧剑来到了他们的庵堂,给师太磕了头。慧剑的师父圆虚师太接待了他,叫他仍然跪在地上,双手举着一本武学秘籍,叫黄奇磕头接过。圆虚师太道:“师父临终吩咐,把这本我们仙霞本派的轻功秘笈《千里独行》传授给黄奇师弟,其他事情她老人家也没多说。”黄奇拜了几拜说:“师姐,师弟不敢接受贵派的武学秘籍,请留给你们的弟子使用。”

圆虚师太道:“师父的话都是有道理的,请师弟不要拘泥于门派之见。”说罢,把书交给了黄奇。黄奇无法推却,只得从命。告别了圆虚等人,转身回头。

刚出门,只觉得一缕寒气从背后袭来。黄奇纵身向前一跃,到了三尺开外。转身一掌拍出,又后退三步。只见以为身穿淡绿色衣服的女子,正转身躲开他的掌力,随身借力,宝剑顺腰刺来。黄奇剑她招式奇特,武功卓绝,衣袖飘飘,宛若仙子。于是出剑从对方剑底轻挑,拨道了对方剑尖,对方的宝剑刺斜了。黄奇又是后跳三步,抱拳施礼说:“不知道何方高人,为何心狠手辣,要取我性命?”

只见那女子收了宝剑,也抱拳施礼道:“多谢承让,果然名不虚传。”

圆虚师太在旁边微微一笑,对黄奇道:“这位是江南辛家辛七七辛女侠,江湖人称‘夺命一枝花’,扫奸除恶,绝不留情。这次也是来祭拜先师。辛女侠,这位是人称‘神行九针’的黄奇大侠。他会用九种神针,既能救人,也能伤人。以后你们多切磋。”

辛七七道:“早听慧剑说过,今日一见,真是不同凡响。请原谅我刚才冒昧。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仙姑师太为啥那么看重你,把经书和轻功秘笈都传授给你。”

黄奇道:“仙姑道长高看我了,我怕辜负了她的所托。想到此,每每睡梦中都会汗颜。”

辛七七道:“师太没有看错人,我们也都放心了。圆虚道长是我师叔,你们都住在黄山脚下,过着神仙生活。可以相互照应,真是羡慕。”

圆虚道:“辛女侠如果喜欢这里,也可以搬过来一起。”

辛七七道:“我怕没那个福气,我家中还有父母兄弟姐妹。不过,有空我一定再来拜访朋友。今天就此告辞了。”

黄奇道:“我也回去了,就此别过。”

黄奇神功既成,心想也不能每天困在山洞。还不如天下走走,看到需要帮助的人,可以伸手一助。于是收拾了行礼,带了盘缠,打算云游天下。决定先在黄山附近穿行。

不一日,来到了天长县。此处为鱼米之乡,老百姓的生活还算是富足。当晚,来到一家客店落脚。刚进店门,只见店内一男一女正在对掌,男子面朝门外,女子面朝掌柜的。掌柜的吓得战战兢兢,话也说不出来。黄奇看那女子的衣服,仿佛就是黄绿色的辛七七所穿。只见两人热气腾腾,正在比拼内力。黄奇移动脚步,向内快速移动,看到那位女子的脸,真的正是辛七七。

辛七七脸色潮红,额头汗珠忽隐忽现。因为蜡烛灯光较弱,只能看到大致轮廓。黄奇知道比拼内力之际,别人不好打扰,否则两人都会为内力所伤。但是如果不管,辛七七处于弱势,将会内力枯竭而受重伤。于是双手各抓住双方一直手掌握住,微吐内力。双方都是一震,双手松开。那个汉字委顿在地,双手合掌,运功调理气息。辛七七则因黄奇又在她肩头拍了一掌,一股纯阳之气瞬间运转全身,气息均匀。

辛七七站起抱拳道:“多谢黄大哥相救。没想分别没几日,我们又见面了。”黄奇道:“辛姑娘不是说回老家了吗?怎么与这个毛胡汉子比拼内力?凶险至极。”辛七七道:“此人从北方来,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我想替天行道,除了这个恶人,谁知道这个人武功高强。兵器上我也占不了便宜,结果成了比拼内力。要不是黄大哥来,后果难料。”黄奇对那汉子道:“滚吧,饶你一命,下次再见到你,定取你脑袋!辛姑娘,今天就饶了他吧,好吗?”辛七七道:“我也是你救的,你说了算。”那个汉子看黄奇武功高强,估计占不了便宜,夺门而出。

黄奇道:“辛姑娘,你一个女孩子家,侠气那么重,让我佩服。”

辛七七道:“本姑娘就是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平生最恨的就是那些欺负老百姓的妖魔鬼怪。只是我的武功太低了,对付不了那么多坏人。”

黄奇道:“天下坏人很多,凭我们一己之力,是无法除尽的。我们还是得靠官府的教化,把他们都引上正途。辛姑娘,要不要我送你去江南啊?”

辛七七道:“我怎敢劳黄大侠大驾?估计那些毛贼也奈何不了我。如果有大侠护送,也许我能快点到家。否则还不知我又惹出什么事情呢?”

次日,二人往南而来。不到一天,到了长江。在江边渡口,雇了个船家,准备往江阴过江。船家正要解缆行船,岸边一个年轻人叫道:“船家,等等我,我也要过江!”顷刻之间,那人跃上了船。黄奇定睛一看,却是赵凯。他大喜过望,叫道:“贤弟,是你啊。怎么,你也去江南?”

赵凯也是惊喜:“大哥,你怎么也在船上?准备过江吗?“

黄奇道:“是啊,我是遇到这位辛女侠,顺便送她过江。辛女侠,这是我好兄弟赵凯。赵凯兄弟,这是江南一枝花辛七七女侠。你们多亲近亲近。”

赵凯躬身施礼道:“小弟拜见辛女侠,请以后多多照顾。”

辛七七抿嘴一笑:“你一个大男人还要我这个弱女子照顾啊,客气了。”

不觉间,船已经到了对岸。辛七七邀请两位去家中做客,两人都拒绝了。因为都有事情要做。辛七七问明了他们的去向后,自己回到了家中。

辛七七刚进门,就见哥哥急冲冲地往外走,说是父亲病了,去请大夫。辛七七一听急了,赶紧进了内堂,拜见父母。只见老父亲躺在床上,讲话舌头也不利索,手也发抖。母亲说,父亲怕是中风了。出去了一趟,被风吹来,回来后就半边身体不能动了。不一会儿,哥哥辛勤就带了一个医生回来。大夫给父亲把了脉,问了情况,看了舌苔。于是开了药方,让辛勤去街上抓药。父亲吃了几天汤药,也不见好转。下床走路也是要人搀扶,大小便也得别人伺候。原来健健康康的一个人,就成了一个废人,而且脾气暴躁,家中碗碟被摔坏了不少。看着父亲变成了这个样子,一家人一筹莫展。

三天后,辛七七正在练功。由于担心父亲身体,一个走神,剑花没有练好,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一坐,她倒是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黄奇。听慧剑他们说,他的医术高明,特别是针灸,更是神乎其神,何不请他来给父亲诊治?真是后悔没有直接把他带来,否则也不会大费周章。于是跟父母兄长告辞,取了配剑,带了碎银。只记得黄奇说是往东海县一带看看,那个地方有个灾情。于是买了一匹马,连夜往东海奔来。

好在不远,第二天晚上就到了东海县城。东海出产水晶,地方倒是不错,饭店有海鲜吃。但是辛七七记挂父亲的病情,无心享受美食。吃过晚饭,跟店小二打听是否听说一个外地医生来过,喜穿黄衫。店小二说昨天确实有个医生来过,还治好了住店的一位客官的羊癫疯。辛七七的心也就放下了,安心睡觉。

第二天,辛七七骑马四处打听。县城里的均说不知。辛七七往东边的东海镇来,看看是否能碰到黄奇。还没到镇上,只见一个黄衫男子,被三个武林人士围攻,身上还血迹斑斑。辛七七一看,果然是黄奇。二话没说,提剑加入了战团。一边打一边观察,竟然其中有一个是她上次放走的毛胡子张一鹤。另外两个不认识。

黄奇以一敌三,逐渐体力不支。幸好来了帮手,一声清啸,剑尖一挑,中了张一鹤手腕,张一鹤的砍刀落地。旁边的和尚挥动禅杖,一招乌云盖顶,往黄奇的脑袋直砸过来。另外一位是个高个子瘦子,轻功高强,迎战辛七七。一边打一边对和尚说:“酒肉疯癫和尚,这个小娘好漂亮,你想不想开开荤啊?啊……”话还没说完,被辛七七一剑刺中脚面,一瘸一拐地逃走了。轻功之高,实属罕见。那个酒肉和尚一看大势已去,对黄奇道:“你两个人打我一个人,不公平。”张一鹤一看,又是遇到这两个人,本来找了两个朋友想一起报了上次的仇,看来无望。他知道黄奇心善,于是扑通一声跪倒,叫道:“大侠饶命,我们本是跟你切磋一下武功,现在我们输了,请你放我们一条生路。”黄奇看他们认输,也就不计较了,停了下来,对辛七七说:“辛女侠,算了,放了他们吧。”辛七七道:“你菩萨心肠,别人未必。你这样行走江湖,将来会吃亏的。”手中宝剑不停,一剑刺中跪在地上的张一鹤的肩膀,鲜血直流。辛七七喝道:“还不快滚,这次给你点教训,下次再遇到,定取你性命!”张一鹤敢怒不敢言,酒肉和尚扶着她,上了马离去。

黄奇道:“辛女侠,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没必要刺这一剑。我只是好奇,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辛七七看自己救了他还挨了骂,心中有气,不再理他。

好在黄奇涵养好,又向她道歉,说自己不该批评救命恩人。

辛七七担心父亲的病情,也就不再跟他生气了,把父亲的病跟他说了。黄奇道:“事不迟疑,我们现在就动身赶路。”

辛七七道:“你好像受伤了,不用包扎一下吗?”

黄奇道:“皮肉之伤,无关大碍,赶紧上马赶路。”于是二人连夜疾驰,往江南辛家赶来。

不一日,两人到了辛家庄。辛七七向父母哥嫂引荐了黄奇,说他医术高明。黄奇看了辛父的脸色,搭了人迎脉和寸口脉,又瞧了舌苔。对辛七七说:“令尊是少阳经脉中风形成的偏枯,右边身体阳邪太旺,而痰湿瘀阻了经脉,以致经脉不通。我用针刺调理阴阳,阴阳和谐,经脉通了,也就好了。不过令尊的病拖了很久,发现也比较晚,所以治疗还是需要十日的。”辛七七道:“全依仗黄大哥了。”

于是黄奇在次日取出九针之毫针,并在日出后漏水下十刻,卫气到达少阳经之时,进针阳陵泉穴,泻足少阳胆经之邪气。并吩咐辛父配合进针吸气,出针呼气。进针不到半刻,问辛父是否感到针附近有凉风吹过的感觉。辛父说有,于是黄奇缓慢摇大针孔,让辛父配合缓慢呼气,黄奇在针快出皮肤的时候,快速拔出。辛父感到一股阴凉之气随针而出,并持续了半炷香的时间。辛父感到很轻松。随后漏水下十四刻,黄奇又在足少阳经之环跳穴平补平泻,调理经脉。次日晚日落后,在各条经脉卫气循经时间,黄奇又调理了辛父之足太阴脾经,足厥阴肝经,足少阴肾经相关穴位,进行补泻。

经过一个月的调理,辛七七的父亲已经能下地走路了,只是行动缓慢,两个月以后,辛父已经行动自如。这两个月,黄奇在江南辛庄财主家,一边治病,一边研习仙姑师太留给他的仙霞派的轻功秘笈《千里独行》,辛七七的病好了,他的超人轻功也练成了,飞檐走壁,奔跑如飞已经不在话下。原来这本秘籍里面记载的轻功,是根据《易经》八卦原理创造的,其中揉进了阴阳五行的方位,符合大自然八风的规律。由于辛七七的师父是仙霞派的圆能道长,在派中武功极高,可以望背仙姑道长。所以黄奇也将此轻功传于了辛七七,也算对仙姑道长有了交代。

既然辛七七父亲已经慢慢康复,黄奇就告辞再去东海。可是等他再到东海,东海的瘟疫已经结束。老百姓恢复了安居乐业的生活,黄奇心中十分高兴。只是一个人行走江湖,没有辛七七的陪伴,显得有些落寞。心中想到辛七七,暗自责备自己,变成了什么人?人家辛姑娘只是请自己去给父亲看病,倒是自己思想想歪了,真是德行还不够圆满,不配做医生。想到此处,身上冒出冷汗。既然东海已经无事,自己就应该回到师父的山洞中继续钻研经书。

辛七七自从黄奇走后,也是心潮起伏。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自己晚上难以成眠,辗转反侧。父母知道女儿的心思,就对女儿说,去吧,去找他吧。也知道女儿的武功在江湖上闯荡也不会吃亏,更觉得黄奇是个值得依靠的男子。如果错过了,女儿也许就会后悔一辈子。所以催着女儿去江湖上行走。

辛七七告别家人,也朝东海方向而来。黄奇在临行之前跟她说过,还会再去东海。说东海是鱼盐之地,空气潮湿,老百姓容易生病。可是等她到了东海,却不知黄奇已经回去了。找了近一个月,也没找到。

黄奇没有找到,却遇到了张一鹤一行三人。张一鹤看她落了单,黄奇并不在身边,色心顿起。招呼酒肉和尚和高瘦子:“兄弟们,我们有福了。这么美的姑娘送上门来,我们如果还是菩萨心肠,那太对不起上天了。兄弟们,我们一起上!”

辛七七暗自叫苦,幸好黄奇把轻功《千里独行》倾囊相授,否则今日定然无幸。便面上还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对三个人喝到:“你们三个人是活腻了吗?我师哥黄奇就在附近,你们还想多活几天的话,赶紧滚,否则今日定然取了你们的狗命!”

谁知张一鹤根本不吃这一套。三个人站成了三角形的方位,伺机而动。辛七七看到那个瘦高个武功稍弱,就一剑刺向他,寻找突破口。谁知这个人不但轻功好,手中的峨眉刺也不是吃素了,差点套住了她的剑尖。酒肉和尚抡起禅杖横扫她的下盘,她不得不纵身一跃,飞身旋转刺向张一鹤。张一鹤断头砍刀直辟她的剑中,宝剑拦腰折断。辛七七没办法,只得用断剑,施展轻功与他们周旋。一百余合下来,已经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一不小心,后肩被张一鹤砍中。幸亏张一鹤是想活捉她,没怎么用力,否则这只肩膀就要没了。辛七七暗想,今日我命休矣!突然想到黄奇传授轻功的时候,一再强调,《千里独行》的轻功高明之处,不在于“轻”,而在于八卦方位和步法。这下点醒梦中人,立即施展步法,左蹦右跳,三个人只觉得眼前人影晃动,突地一下,辛七七从他们头顶跃出,飞奔而走。抢了一匹马,飞驰而去。

高瘦子轻功好,急忙追去。辛七七连忙掷出断剑,高瘦子只得躲避,否则直中胸口。就这一个停顿,马匹已经窜出好远,再也追不上了。

辛七七骑马狂奔,到了淮阴,估计他们是追不上了。肩膀疼得要命,自己有金疮药,但是伤口在后背,自己无法医治。在街上打听到了一家药店,让大夫的老婆帮她敷药。等包扎好,又累又乏,昏睡过去。

次日醒来,只觉得伤口疼痛,浑身无力,大夫说她的伤口并未愈合,而且发烧了。大夫老婆是个心善之人,看她一个姑娘家,不容易,叫当家的赶紧医治。吃了几副汤药,才渐渐好转。

这次辛七七伤得不轻,在淮阴将养了半个月,才恢复健康。由于失血过多,身体仍是虚弱。又在淮阴住上半个月,元气渐渐恢复,于是告别医生夫妇两人,丢了一锭金子给他们,去了黄山方向。

到了黄山,见了师叔圆虚和慧剑她们,把自己这个月来的遭遇说完,抱住慧剑嚎啕大哭。慧剑道:“辛女侠,能让你这个女侠大哭可不容易啊。你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怎么能这么哭呢?”辛七七不好意思又笑了,问道:“师姐,你见到黄大哥了吗?他是不是回黄山了?”慧剑道:“哎呦喂,你真是不知羞啊。他是你师叔好不好?差着辈呢,你怎么叫黄大哥?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回来。如果你很担心他,我可以陪着你去找找看。我知道他的山洞在哪里。”

圆虚道:“也许黄奇师弟不在黄山。你们去看一看比较好,如果他在,请他过来盘桓几日也好。”辛七七道:“师叔,黄大侠把《千里独行》轻功传授给我了,我要不要传给师姐他们?”圆虚道:“等你师父云游回来再说吧。你们先去山那边看看黄师弟在不在。”

于是二人往黄奇的住所而来。

还没到山洞之前,就听到山洞前面有打斗之声。到了山洞门口一看,两个汉子在打架。一个看起来似是江南人士,有吴语口音。一个是北方人,有山东口音。两边还各有一个妇女观战。只听那个吴语口音的汉子说道:“我来请黄大侠去我苏州,给我母亲看病,你是北方人,太远,黄大侠是不会去的。”那个北方的汉子却说:“听说黄大侠医术高明,我家哥哥瘫痪在床三年了。所以我过来请黄大侠过去医治。你母亲那点病,普通医生都能治,你跟我抢什么?一边打,两人一边分辩,还时不时地爆粗口。两个人都是武林人士,各有各的绝招,来来回回打了不少回合。那两个妇女看着自家男人难以取胜,也各自轮着兵器上阵相助。两边打的是难解难分,根本无法相劝。只听辛七七道:“你们说请黄大侠去看病,请问黄大侠现在在哪里?”两边人一听,都说:“他老人家肯定在山洞里。”辛七七道:“你们在山洞前又打又闹,如果他在洞里,能不出来吗?”两边一听,觉得有理,各自分开不打了。愣了一下,又各自奔向了山洞。转了一圈,也没看到一个人。双方很是垂头丧气。辛七七到了烧饭的洞口看了一眼,说道:“他刚走两三天,只是不知道去哪里了。”打架的双方都围了过来,喊道:“这位女侠,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你怎么知道他刚走了两三天?”辛七七道:“我是看了这个烧饭的柴火,好像是新烧的,但是却又有旧意。所以我觉得他刚走。唉……”说完,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慧剑道:“既然黄大侠不在家,你们都回去吧。”

双方齐声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到他回来。”

慧剑道:“如果他一年以后再回来呢?你们也等?”

双方都喊道:“等!”

辛七七道:“不如这样吧,我们等一个晚上,如果明天他还不回来,我们都散了,好不好?肯定是去远游去了。等一年半载也不一定回来,不如回去。你们觉得如何?”

大家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在山洞坐了下来,各自有干粮,各自充饥。辛七七问那位江南的汉子道:“这位大哥,你怎么知道黄大哥能治病?”

那个汉子道:“我是周庄的。我们是听江阴的辛庄传过来的消息。说黄大侠能治中风。我母亲也是类似的病,所以我来看看能不能请黄大侠医治呢。可惜有可能没有缘分了。”说完叹了口气。

那个北方的汉子说:“我是听八仙镇的赵家庄传出来的消息。说黄大侠什么病都能治疗,我们俩结婚三年了,还没孩子,所以我们过来看看。我们是徐州那边的人。”

辛七七道:“这样吧,你们各自把地址留给我,我如果见到黄大哥,跟他说,如果可能,他肯定回过去看看的。周庄离我家并不远,应该也是好找的,我就是辛庄的人。”

于是两人找了山洞里面的毛笔,留下了各自的地址。第二天,等到了中午,还是没有见到黄奇回来,大家也就散了。

慧剑陪着辛七七,又回到了仙霞洞。慧剑道:“辛师妹,你反正也没事,就把轻功传给了我们吧。你也可以等着黄师叔回来。”辛七七无奈,只得住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