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能说非道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4217字
  • 2022-05-19 08:20:42

转眼又是一年。黄奇有空就耐心地指导徒弟练武学医。四个徒弟也是个个争气,都练就了一身好本领。可是一到天地人结合的大道,四个人始终不能融会贯通。黄奇不知道是他们的悟性有限,还是他们自身的阅历不够,自己也不能盲目地说教,以求速成。

这一天,黄奇对徒弟们说:“对于你们为何不能参天悟地,师父也是难以相通。这样吧,师父带着你们去少林武当,问一下得道的大师,他们必定能给我们指路。你们收拾一下,我们现在就出发。”

四个徒弟很高兴,不光能聆听禅意,还能游山玩水,哪里还能拖延时间?

黄奇对辛七七道:“七妹,这次出去,你就不要去了。你留下来看家,我们去去就回。”

辛七七明显不高兴,但也无力反驳,只能看着他们远行。

途中,黄奇对四个徒弟道:“我们先去武当,去听一听武当的道长解释大道。”弟子们都说:“全凭师父安排。”

师徒一行五人就往武当山而来。行到武当山下,黄奇想想先去拜访一下清风道长,结果到了他的居住地,道长不在。于是带着四个徒弟上山。走到半山腰,看到一个道士身上鲜血淋漓,横卧在路上。黄奇赶紧走上前问道:“道长,这是怎么了?”那个道士已经奄奄一息,只说了一句“武当有难……”,就断气了。

黄奇不敢耽误,带着四个徒弟赶紧上山。只听得山顶有打斗之声,乒乒乓乓响个不停。黄奇隐约看到,一批武林人士在和武当派道士相互厮杀。黄奇二话没说,带着四个徒弟加入战斗。

黄奇越战越勇,四个徒弟也是奋勇争先。等他们杀进道院的时候,隐约看见柔云道长大袖飘飘,穿梭于各武林人士中间,所向披靡,身上自是溅满了血迹。方丈柔波手持拂尘,挡在门口。

黄奇边打边问:“柔云道长,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是谁?”

柔云朗声道:“这些都是黑虎崖乌合之众,想抄武当山,夺取武当山经书。黄奇小友,感谢相助!”

黄奇看到一个武林人士,甚是高大威猛,应该是对方的首领。对柔云道:“道长,看我的。”掏出一把银针,一招“满天花雨”,撒到天空,然后成了一道弧线,射向那些武林人物的面门。只听到“哎呦哎呦”地叫个不停,很多武林人士倒下。

黄奇提剑刺向那个首领。那个首领喝道:“来着何人?为何多管闲事?”

黄奇也不理他,一招“一字无形”,剑尖直奔对方眼睛。

对方看来势凶猛,低头后挫,结果劲没有收到位,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但是他反应极快,一个懒驴打滚,滚出三尺开外,手中一抛,一个链球射向黄奇面门,然后纵身而起,武功之高,实属罕见。

黄奇不敢和对方链球相撞,箭一样地后退一仗开外,然后使出“千里独行”步法,三步两拐,到了对方面前,人道剑到,挺胸直刺。对方一手使剑,一手使锤,黄奇丝毫占不到便宜。双方激战五百回合,都是大汗淋漓。而柔云道长等已经干倒了其他武林人士,四个徒弟也帮着清理了一些武功低弱的敌人。这时候大家都在看黄奇和敌人首领在打。由于双方速度极快,别人也是无法帮忙。

黄奇久战不下,有些焦躁。突然想到当初师父教给他的一招“声东击西”,其实他以前也用过多次,只是没有融会贯通。这一招其实是剑和针配合使用,要做到天衣无缝,难度很大。因为其中包含一招是实招,一招是虚招。这时候黄奇也无暇多想,把手中的银针射向对方的脸面,然后宝剑斩向对方的下盘。针为虚招,剑为实招。对方知道对方银针厉害,向下一蹲,想躲银针,结果宝剑已经刺到了他的左腿,瞬间倒下。黄奇宝剑顺势而上,架到了他的脖颈。柔云道长让其他道士拿起绳子,把这个捆了起来,问道:“东方一锤帮主,不知武当上何时得罪了贵帮,为何要赶尽杀绝?”

东方一锤道:“我只要武当山太极拳和太极剑秘籍,你们不给,我只能大开杀戒了。”

柔波主持道:“东方帮主,太极剑和太极拳只有我武当山修道人士可练,你们就是拿去了也练不成。这个肯定是借口,还请说出幕后指使。”

东方一锤道:“其中原因,我倒是知道,也只有我一人知道,但是我不说。”

黄奇两根银针射向对方足心,顿时麻痒难耐,东方一锤晕了过去。

黄奇把针取出,拍了一下他的百会穴,东方一锤顿时醒了过来。

但是无论他们用什么方法,东方一锤就是不说。

柔波无奈,吩咐把他们押送到空着的道观。对黄奇道:“感谢黄大侠赶来相助,否则武当山今天要遭灾了。”

黄奇道:“我们也是无意之中碰到武当遇难之事。本来我们想向道长请教问题的,结果遇到武当遭到贼人袭击,也是顺手帮了忙而已。”

柔波道:“黄大侠的恩情,我们都会记得。只是师叔清风道长为了保护武当,已经被贼人杀了。”说罢,双手合十,表情甚悲。

黄奇胸中一痛,说道:“就是那贼人东方一锤杀死的?”

柔波道:“东方一锤还杀不了师叔。那是他的师父金连子杀了我师叔。只是这人也被我师叔所伤,身负重伤而逃。”

黄奇道:“待我杀了东方一锤给清风道长报仇!”说罢,提剑而行。

柔波道:“黄大侠,人死不能复生,不要再开杀戮了!”

黄奇停了下来,只是想到清风道长给他的种种好处,心痛万分,掉下泪来。

柔波和柔云吩咐其他师兄弟处理后事,清扫庭院山林。也请黄奇师徒留下吃饭,黄奇也就没有客气,就留了下来。

晚上,柔云问道:“黄奇小友,不知道你此次过来所为何事?”

黄奇道:“晚辈因为徒弟练武学医,遇到了阻碍,所以来请教道长。”

柔云道:“你如果问我武功,我还能指导一二。如果问我修为,那我肯定没法回答。因为我的修为还不够呢。所以,你还没问柔波师兄。”说完,让他的徒弟去请柔波主持。

柔波过来问道:“不知道黄大侠要问何事?”

黄奇又说了一遍。

柔波道:“道可道,非常道。你说你徒弟不能领悟理解天地人合一之事,这都是正常的。这是因为他们对大自然和对人生的认识还不够,修为还太浅。到了一定的修为,自然而然地就能领悟了。所以这个道,是无法言说的。如果能说出来的道,那就不是真正的‘道’了。我这里有一本书,叫《道德经》,送给你们。如果你们能看懂并领悟,那就离‘道’不远了。”

黄奇道:“玩玩使不得。这是贵派的宝贝,我们不敢要。”

柔波道:“这是副本,我们有留底的。况且这书世上有刊印的,并不是我们所独有。只是有的人看不懂罢了。”

于是黄奇收下,问四个徒弟道:“你们都听懂了大师的话了吗?”

四个徒弟都摇摇头。邱一志道:“师父,也许我们都太年轻了。如果我们能听懂大师的话,我们也不用来请教了。”

于是黄奇告别柔波主持和柔云道长,往少林寺而来。

这日,到了少林寺外,请知客僧通报智真和尚,说黄奇小友求见。

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智真和尚出来,笑道:“黄奇小友,好久没见,怎么有空到少林寺来了?”

黄奇道:“智真大师,我是带徒弟过来,跟大师取经的。”于是给四位徒弟引荐了智真大师。

智真道:“只是这两位女施主不能进少林寺。我让知客僧安排在旁边的农家如何?”

黎小妖道:“一座破庙,还不给女人进,这什么规矩?女人烧香也不行吗?”

智真道:“女施主言之有理。只是这是我们的规矩,老和尚也不敢打破。还请两位女施主原谅则个。”

黎小妖看他脾气甚好,和蔼可亲,也就算了。

黄奇带着邱一志和王小周进了少林寺。智真和尚带着他们参观了各个院落,介绍了少林寺的由来。

黄奇跟智真和尚介绍了来意。

智真和尚道:“你问的问题,如果武当山都没能解释清楚,那我们禅宗也不一定能说个明白。既然说不明白,那你们就体会一下我们的生活,也许就能明白一点。”

黄奇道:“如此尚好。请大师安排。”

于是智真和尚找了主持,安排了一间禅房给他们师徒三人,让他们跟和尚们一起生活起居,智真也就不管了。

少林寺的生活也是很简单。黄奇和两个徒弟,凌晨跟着其他和尚一起起床,观看他们练武。然后与他们一起吃早饭,两个徒弟还没吃饱。白天也是练武念经。晚上日落后休息。

两天以后,智真和尚问道:“黄大侠,不知道你的徒弟有没有领悟点什么?”

黄奇用眼神询问了两个徒弟,两个人都摇了摇头。

智真大师说道:“修心养德非一日之功。随着他们长大成人,自然也就会明白了。黄奇小友,我寺有一个和尚生病多日,一直没能治好。不知黄大侠能否帮忙会诊一下?”

黄奇道:“愿意效劳。”

智真大师道:“其他和尚都说他是‘失心疯’,黄大侠必能看出门道,如果你能把治好,那也算做了善事。”

于是把黄奇带到了一个禅院。之间一个中年和尚,笑嘻嘻地在爬墙,追鸟。衣裳甚是破旧,而且被撕了好几个洞。黄奇一看,就知道这是阳盛阴衰,心气太实所致。于是问智真和尚道:“大师,他的法号叫什么?”

智真和尚道:“他叫‘净明’。”于是叫道:“净明,净明,有人来看你,你过来。”

净明听到有人叫他,就笑嘻嘻地过来了。

智真和尚道:“这时黄大侠,想和你做朋友,你愿意吗?”

净明笑嘻嘻地点了点头。

黄奇道:“那你要听我的话哦,我能把你的病治好。”

净明哈哈哈笑道:“你骗人,好多人都没治好我的病,嘻嘻。”

黄奇道:“只要你听我的话,我就能治好。”于是替他把了脉,果然心气实,阳气太过。于是晚上在卫气进入心经的时候,给他针刺调理了手心主内关穴,手少阴之神门穴,以泻法。第二天日出后五刻,又针刺调理了足太阳膀胱经的申脉穴,以泻法。紧接着日出后八刻又补法调理了足少阴肾经的照海穴。这样一泻一补,阴阳达到了平衡,净明和尚马上就打哈欠了,他的师弟伺候他睡觉去了。

第二天,智真大师带着净明和尚来找黄奇道谢。智真道:“黄大侠,真有你的。你就针刺调理了几次,他就睡得很好,也不嬉笑了,也不爬墙了,又跟以前一样,懂礼节,知廉耻。真的是好了。很神奇。”

黄奇道:“经书里面说的,他这病叫‘癫狂’,并不少见。也就是阴阳不平衡造成了。现在他阴阳平衡了,自然也就好了。”

智真和尚道:“你还带着徒弟到我们这里来聆听禅意,这有点走偏了。你自己才是懂得了天地大道的人,你徒弟跟着你都没开悟,到了我们和尚庙里面能领悟天道?”

黄奇说道:“大师客气了。晚辈这就告辞,以后有需要晚辈之处,请飞鸽传书,晚辈一定会来。”

智真和尚道:“那是肯定的。你们有空再来少林寺盘桓几日,我们可以相互切磋。我带你去找你两个女徒弟,我听说了,他们在那个农户家里也是过得很开心。”

于是智真和尚带着黄奇他们,到了那个农户家里。吴承英和黎小妖正在帮着农户摘棉花。

黄奇道:“你们俩辛苦了,看看你们,都晒黑了。赶紧的,谢谢人家,我们可以回去了。”

黎小妖道:“师父,你看我晒黑了吗?我本来就是黑的,能黑到哪里去?你们去了庙里几天,学到了什么没有?”

黄奇道:“自然学到了很多东西。你们摘棉花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大道都是在这些小事里面,只要你们认真学,自然能领悟。”

智真和尚双掌合十道:“黄施主,听君一席话,胜修十年禅。你的话充满了禅意,给了我启迪,阿弥陀佛。”

黄奇道:“智真大师客气了。那我们就回去了,将来有空再来黄山游玩。”于是师徒五人,踏上了归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