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按摩功夫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4283字
  • 2022-05-18 08:09:04

这天,黄奇正在研究如何把师父传给他的“点到为止”剑术和针术如何结合在一起,这时候,邱一志和王小周过来了。

邱一志道:“师父,《素问》言:‘中央者,其地平以湿,天地所以生万物也众。其民食杂而不劳,故其病多痿厥寒热。其治宜导引按礄。’那我们这一带,基本也是靠近中原。是不是我们这一带的人生病的话,也是可以用按摩治疗呢?”

黄奇道:“一志,你研究得很仔细。按摩是从中央这一带兴起的,但是每个地方的人都是可以按摩治疗的。只是说中央这一带的气候好,物产丰富,人民比较安逸,经脉容易不通。所以按摩,可以通经脉,活气血,那么有些潜在的疾病可以通过按摩,疏通经络,邪气也就去除了。”

邱一志道:“经过师父讲解以后,我就懂了。按摩也只是一种治疗方法,跟针灸汤药一样,也是可以治病的。”

王小周道:“师父,这个按摩其实也不容易学。关键要懂十二条经脉,奇经八脉,三百六十五个穴位。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受力也不一样。其实是个大学问。”

黄奇道:“其实你说的都是容易学的,不容易学的是诊断。你首先要知道病人哪条经脉不通才行。你们还有得学呢。”黄奇又道:“你们对医学追求的劲头不小,可喜可贺。但是你们的武术水平也得跟上。武术可以强身健体,更可以为民除害。如果你出去被坏人打倒了,那就不能为老百姓瞧病了。”

王小周说道:“师父说的是。我们去练武了。”

次日,黄奇把辛七七以及四个徒弟都找来,说道:“昨天邱一志和王小周来跟我说按摩的事情,我觉得很有道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把按摩这项技术传播给老百姓,让他们自己养生保健。我们祖先的医学宗旨是不知已经治未病,所以说,防止生病才是真正的好郎中,也就是经书里面说的‘上工’。今天,我们去黄山脚下的村子里,看一看有没有需要按摩治疗的病人,有愿意学的,我们就把这项技术传授给他们。”

大家听了都很高兴。于是收拾好了就出发。

第一个来的村子是薛家村,薛家村也有上百口人,是个大村。村长说自己觉得身体半边发麻,手脚都不怎么灵便。黄奇让邱一志诊断治疗。邱一志四诊合参后对村长说道:“村长你的身体发麻,有的穴位我按你的时候你感到很痛。不通则痛,就说明你多条经脉已经被堵住。你躺下了,我给你按摩一下。我按摩的时候,你要记得我的手法和线路,将来你自己可以给自己按摩。要长年累月地坚持按摩,才能打通经脉。经脉通了,你的病自然就好了。”

于是邱一志和王小周一起给村长按摩。吴承英和黎小妖给村长的邻居,一位老大娘按摩。老大娘常年胃不舒服,吴承英就给她按摩足三里穴,还有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到吃中饭的时候,老大娘说胃已经舒服多了。

邱一志和王小周给村长按摩足少阳胆经和足太阳膀胱经。特别是环跳穴,邱一志叮嘱村长一定要天天按一按,对腿脚的灵便度会提升。村长答应了,说他们的水平真高,按摩也能治病。

黄奇和辛七七到隔壁的孙庄去义诊。在路上,两个人骑马而过,黄奇觉得骑马的人眼熟。于是叫辛七七展开轻功跟上。这两个人也是到孙庄,到了村头停了下来,把马扣在树上。黄奇和辛七七走近,只听其中有一个人问道:“你们家的男人孙兴去哪里了?你不告诉我,我就宰了你!”

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道:“我男人都一年没有回来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另外一个人道:“大哥,不要对她客气,给她点颜色悄悄。”就听到“啪”的一声,似乎是女人挨了一巴掌。旁边的孩子吓得哭了起来。

辛七七再也藏不住身,跳出来喝道:“哪里来的蛮子,到孙家庄来撒野?”

两个汉子走了出来,看到了辛七七和黄奇,都配着宝剑,练武的样子。说道:“我们找她家的男人,关你们什么事?你们不要多管闲事,否则连你们一起打!”

黄奇走进了一点,说道:“两位壮士,你们还认得我吗?”

两个人仔细地瞅了瞅黄奇,说道:“原来是你,呵呵,得来全不费功夫。”

黄奇道:“在蒙古,我没有追到你们,给你们甩了。今天,怕是你们跑不了了吧?”

两人抽出了宝剑,黄奇和辛七七也并肩摆开了姿势。

那两个人是师兄弟,多年来相互配合练就了一套剑法,至今还没找到对手。虽然辛七七剑术也很高超,但是长期以来她和黄奇都是单独行动,并没有形成剑术上的默契。两个人站姿好像是并肩作战,但是在对方看来,两个人中间已经露出了破绽。

其中一个个子稍矮的人看到了破绽,一招“白蛇吐信”直刺两人肩膀。另外一人腾空而起,也是一招“白蛇吐信”直刺两个人的头颅。上路和中路都被封住,还看不出他们的破绽。只有后路和下路可以逃生。于是辛七七连续后退三步,黄奇则弯腰屈膝,姿势很狼狈。上次追赶他们,要不是对手很介意他的暗器,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黄奇叫道:“千里独行!”于是和辛七七展开轻功,和这两个人兜起圈子来,两百个来回,难分雌雄。

黄奇自忖,如果不出银针,他和辛七七尽力可以和他们打个平手。但是想捉住他们,难上加难。于是高呼:“夺命一枝花,你从后面包抄!”

那两个人一听,好像又来了帮手,想向后看,分了神。就在这当口,辛七七绕到他们背后,一招“风华绝代”横剑向两个人的肩膀斩去。

黄奇也就在这个空挡,左手挥出了银针,射向了两个人的“太溪穴”。

两个人躲开了辛七七的宝剑,却没有躲开了黄奇的银针。两个人的脚双双中针,都是一屁股坐了下来。

黄奇用剑撑住了休息,辛七七也是累得靠住了一个柳树喘气。那个人家的母子,都在门口张望,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

黄奇问道:“你们俩为啥要伤害他们母子?”

那个高个子说道:“她老公拿了别人的钱,却没有替别人办事,连我们都连累了。让我们在江湖上无法立足。你说我要不要找他们麻烦?”

辛七七道:“你找她老公算账,干嘛要为难女人和孩子?”

那个高个子说道:“这位女侠,我们不抓住他的女人和孩子,他能现身吗?”

黄奇道:“那你为什么要杀害太师?”

那个高个子说道:“我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这时,突然从旁边的树林里窜出来一个人,提着宝剑,迅速绝伦地刺向了地上的高个子和矮个子,两个人脖子上血如泉涌,瞬间就要断气了。

那个矮个子指着他说道:“孙兴,没有想到你那、那么、毒……”说完就断气了。

那个高个子只是睁大了眼睛,望着孙兴,说不出话来,过一会儿,也死了。

整件杀人过程,只在眨眼之间,黄奇和辛七七也是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只听见那个小孩喊道:“爹,你终于回来了!”跑过去,抱住孙兴。

黄奇和辛七七再也没有兴趣在孙家庄找人按摩治病了。两个人手挽着手向薛家村走去,还不时地回头望一眼,生怕孙兴的宝剑向他们刺来。

到了薛家村,四个徒弟已经治疗了五个病人,并且把技术都教给了病人。黄奇看他们功成名就的样子,也就不提了孙家庄发生的事情,一起告别乡亲们,回去了。

回到了家,辛七七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四个徒弟莫名其妙。黄奇就把孙家庄的事情讲了一遍,说辛七七被吓着了。王小周说道:“师父,那个孙兴杀的就是我们在蒙古追的两个人吗?”

黄奇道:“正是。只是没想到,他们会间接地死在我们的面前。”

王小周道:“师父,跟你们没关系,又不是你们杀了他们。你们没必要难过。再说了,这两个人也不是好人,说不定死有余辜。”

黄奇道:“话是如此说,只是我们当时在场,难免有点自责。”

黎小妖道:“辛姐姐还说是夺命一枝花,原来胆子这么小。况且还不是你们杀了人,怕啥?”

辛七七道:“如果是我亲手杀了坏人,我不怕。只是这两个人死得太快,唉,我这个外号跟这些人比起来,肯定以后不能用了。”

黎小妖道:“那你过来,我帮你按摩一下心经,你就不怕了。”

辛七七道:“我不敢,怕你用毒。你还是给你师父按摩吧,他也吓得够呛。”

黎小妖道:“你不怕我把师父毒死?嘻嘻。”

就在他们斗嘴的时候,黄奇突然提剑而出。原来他耳朵灵敏,听到外面有人上山。辛七七也和四个徒弟各自拿着兵刃跟了出来。等他们到了山坡,发现黄奇跟一个人已经打了起来。辛七七定睛一看,却是孙兴。

黄奇和孙兴对打,稍占上风。不想前面那两个人,剑术配合天衣无缝。这个孙兴虽然武功高强,但是招数有漏洞可循。黄奇不急不躁,和孙兴周旋,但想赢下孙兴,也不是在须臾之间。黄奇有这样的对手,很是高兴,可以把师父交给他的剑招“点到为止”运用到恰到好处。之间两个人衣袂飘飘,姿态优美,越打越顺手。好像并不是在性命相搏,而是师兄弟在练剑。

黎小妖道:“师姐你看,师父这么好的剑法都不传给我们,师父是英雄,徒弟是狗熊。”

吴承英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这么深的功夫你能学会吗?你连基础都没打好,就想学高深的武功,还不会走,就想跑,真是异想天开。”

黎小妖道:“两位师哥你看,我就说了一句,就被她批评了那么多。你么俩以后多教教我功夫啊。”

王小周道:“师妹,你的功夫也不错了,起码说是独树一帜。如果你想学我们中原的功夫,我可以手把手地教你。”

黎小妖道:“我看你还是手把手地教师姐吧。我是一个小孩,你也喜欢啊?”

王小周道:“师妹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是想教你功夫,特别是剑法。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辛七七道:“你们不要胡扯了。快看你师父,我看他三招之内,就可以拿下这个人。”

果然,辛七七话刚讲完,黄奇一招“见异思迁”,撩到了对方的手腕,对方的宝剑应声而落。

黄奇喝道:“孙兴,难道你跟过来还要杀人吗?”

孙兴道:“黄大侠你误会了。我是来请你看病的。”

黄奇道:“你的病我看不了,请你回去吧。”

孙兴道:“你见我杀人是不是心里有怒气?我不杀他们,他们也会杀我甚至杀我全家。正好有机会我把他们杀了,所以首先要感谢黄大侠救了我们全家。”

黄奇道:“你的意思是他们该杀?”

孙兴道:“是的。他们都不是好人,当然我也不是好人。我本来跟他们是一伙。你知道刺杀太师的人是谁吗?就是他们。当然我也去的,只是后来我打了退堂鼓。由于我收了人家钱,但是没有去做事,所以对方就让他们俩杀我。”

黄奇道:“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们的恩怨情仇我不管。那你又有什么病呢?”

孙兴道:“我的腿最近总是莫名地疼痛,所以想请黄大侠给看上一看。”

黄奇道:“你这毛病,我的徒弟也能看。王小周,给孙师傅看一看。”

于是王小周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说:“孙师傅,你这是经脉不通。还有受伤的瘀血。我先把你瘀血清除,然后教你按摩。以后你经常按摩,把经脉打通就好了。”

孙兴点了点头。王小周取出九针,用锋针点破他瘀血之处,尽放瘀血。然后在他足厥阴肝经一条线上按摩,两条腿都按。把五输血的未知也告诉他,让他每日都按,一个月左右应该就好了。

孙兴非常高兴,跪下给黄奇磕头。孙兴道:“感谢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因为我也是个杀手,跟你们不是一类人。但是我也知道感恩,以后只要我能帮上忙,尽管吩咐。反正我住的也不远。今日就告辞,这是诊费。”

说罢丢下十两银子,转身就走。

黄奇把银子还给了他,说道:“不用银子,小毛病。你只要以后多做善事就行了。好了,你下山去吧。”对王小周说道:“小周,送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