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塞北风雪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4524字
  • 2022-05-16 12:04:36

寒风呼啸,这个冬天特别冷,姑娘们都在山洞中避寒。黄奇早起,指导邱一志和王小周练剑。

就在这时,山下一匹快马奔跑如飞,转眼只见出现在黄奇的面前。

黄奇一看,原来是赵凯。赵凯气喘吁吁地说道:“大哥,快点,来不及了。太师被刺客所伤,伤势十分严重。赵庭飞鸽传书给我,让我找你去给太师治伤,否则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黄奇道:“情况十分紧急,那我们赶紧出发。容我带点东西。”

赵凯道:“还带什么啊,我都有。赶紧走吧。”

黄奇对邱一志道:“你回去跟辛姑娘他们说一声。王小周是北方人,跟我去。”说罢,牵了马,三个人直奔京师而去。

到了京师,三个人直奔太师府。太师在床上奄奄一息,赵庭对黄奇说:“黄大侠,你看看家父还有救吗?”

黄奇看了看太师的脸色,脸色灰白,又看了看眼睛,白多黑少。黄奇用三部九侯之术,探求人迎、寸口和伏冲之脉,上中下三部脉象皆弱。

黄奇带着赵庭他们到了客厅,对赵庭说道:“太师凶多吉少。就看他自己的生命力了,如果他自己求活,还有转机,如果他自己放弃,那就没有希望了。”

赵凯道:“大哥,怎样才能让他自己求活呢?”

黄奇道:“让家人在他身边多说说话,盼望他醒过来,多说说家人多么需要他。他应该有感知,那么就比较好医治了。”

由于太师伤在心脏,黄奇让赵家买了些补心补气补血的药食,按照身体的虚弱程度适量喂食。随着身体好转,太师的眼中有了神气的凝聚,黄奇晚上日落之后给他用针灸调理手少阴经神门穴和手心主之内关穴,以补法。再过几天,又调理了足阳明胃经和足太阴脾经的相关穴位,增强胃气的输送,滋养五脏的恢复。太师本来年事已高,五脏皆虚,所以治疗起来还是很费时间。

这天晚上,太师能少许交谈,感谢黄奇过来挽救了他性命。黄奇让他少说话以养气,说都是他应该做的事情,让太师不要客气。就在这时,房顶有人走动,黄奇内力强,耳朵尖,立马对赵凯说:“有刺客,你们在这里保护太师,小周,我们俩上房去追!”

师徒俩跳上房顶,只见两个黑影向北而逃。于是黄奇紧追不放,王小周由于轻功还差火候,被甩在了后面。

王小周根据黄奇留的记号,一直向北追赶。结果越追越远,看来刺客一直在往北方逃窜。

这天王小周来到了一个小镇上,看到师父留的银针记号,方向仍然向北。他自忖自己的轻功无法追上师父,于是买了一匹马。有了马,那就快多了。一天之内,就追到了师父留下的新的印记。

这时,王小周放眼一看,一片茫茫的沙漠。由于是冬季,草已经都枯焦。稀稀落落地有几棵灌木丛,也都是没有树叶,光秃秃地甚是凄凉。

王小周自己没有出过远门,只觉得自己特别无助,心里忐忑不安。只能循着师父留的记号,往前走。

这天,王小周顺着记号,走到了一个蒙古包前,记号就没有了。于是他叫道:“师父,师父,你在哪里?”带着哭腔。

这时候黄奇从蒙古包里走了出来,一起出来的还有一对牧民,还有牧民的女儿,一位美丽的蒙古少女。

王小周看到师父,激动坏了,上前就抱住黄奇,哭道:“师父,我以为我找不到你了。我好怕啊。”

黄奇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看师父不是好好地在这儿吗?你是男子汉了,还哭,让人笑话。”

那个男牧民会讲几句汉语,说道:“小伙子,冻坏了吧,进来喝杯奶茶暖暖身子。”

于是大家都走进了蒙古包,里面很温暖,王小周问道:“师父,你怎么到了这里?”

黄奇道:“我追着刺客,刺客一直跑,我一直追。哪里知道他们越跑越远,跑到了草原。我跟他们打了几架,难分胜负。他们怕我银针,还是跑,我还是追。结果一天刮风下雪,我又冷又饿,晕倒在这个蒙古包前。是这对牧民夫妇救了我。我也只能在这里养身体。结果你就来了。我还以为你回去了呢。”

王小周道:“没找到师父,我怎么能回去呢?”

黄奇道:“小周,不错。师父没有白教你啊。你将来肯定有出息。”

王小周道:“师父,我头疼,胃还胀胀的,怎么调理为好?”

黄奇道:“你是受了风寒。你拍一下头,哪里疼就拍哪里,把邪气拍出来。胃胀,我给你刺一下胃经足三里穴。胃经里面有寒邪,所以胃胀。”于是在火炉旁,为王小周调理了一下。过一会儿,王小周就好了。

牧民感到很神奇,就对黄奇说道:“黄大侠,我们这里蒙古人很多都有胃胀,你能不能帮助我们治一下?我女儿这两天就是胃胀,不能吃东西。”

黄奇道:“可以啊。只是你们这里的人不懂针灸,对针灸有可能害怕。你们这里有艾草吗?”

王小周道:“师父,艾灸也能治疗胃胀吗?”

黄奇道:“当然可以。每个地方的气候环境都不一样。《素问》里面说了:‘北方者,天地之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风寒冰冽,其民乐野处而乳食,脏寒生满病。其治宜灸芮。’所以说,艾草可以驱寒。你回去以后,多看看书。”

王小周道:“好的。师父懂得真多,以后我一定跟您多学一点东西。我真是孤陋寡闻了。”

黄奇给王小周介绍:“这位是阿木尔,这位是苏日娜,这位是他们的女儿其其格。是他们救了师父,否则你就找不到师父乐。其其格小时候在汉族亲戚家生活过,所以会说一点汉语。”

王小周咚的一声就跪下了:“感谢你们救了我师父,否则我师父就被冻死了。”磕了一个头。

阿木尔吓了一跳,立刻把王小周拉了起来。其其格道:“你不用客气,谁遇到都会救他的。他是个好人,看得出来。”

黄奇问道:“你们家有艾草吗?我可以给你女儿治疗胃胀。”

阿木尔说道:“我家没有。我亲戚家有的,我可以去骑马去拿。”

黄奇道:“不着急,你有空去拿就好了。我明天给其其格调理。其其格,你明天醒来记一下大致的时间。”其其格答应了。

第二天,在其其格醒来后漏水下三刻以后,黄奇让其其格靠着火炉,点燃艾草,灸了其其格足三里穴。结果当天晚上其其格胃口大开,吃了很多。胃也不胀了。

阿木尔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的族人,那些牧民都来找黄奇治疗。那些不怕针的,黄奇就用针刺调理;怕针的,就用艾灸。黄奇忙不过来,就让徒弟王小周帮忙。用了十几天,终于把附近的牧民调理得差不多了。

黄奇对其其格说道:“其其格,你可以跟我学习这个艾灸技术,以后给你的族人调理。如果你不会推算卫气的时间,你就在太阳出来以后日落以前灸足三里穴,总有一些作用的。也可以用艾草兑开水泡脚,也可以驱逐寒气。”

其其格说道:“那请黄大哥教我,我以后给他们调理。”

于是黄奇手把手地把治疗寒气的方法告诉了她,让她平日多准备点艾草,可以到冬天使用。

黄奇和王小周又在草原住了十几天,把其其格教会了。其其格也渐渐喜欢上了黄奇,蒙古姑娘直爽,当面表达了爱意。

黄奇对其其格道:“谢谢其其格姑娘的好意。只是我有了喜欢的姑娘,那个姑娘也喜欢我。这个我徒弟王小周也知道,所以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其其格看了看王小周,王小周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师父没有骗你。”

其其格道:“那我也拜你为师吧。”

黄奇道:“那你父母肯定离不开你。你看你父母年纪也大了,你得孝顺他们。你学会了针灸,就可以为牧民朋友服务,也是一样的。”

其其格道:“好吧,反正我心里把你当成师父好了。我阿爸阿妈也喜欢你。”

黄奇道:“我们出来也很多天了,家里的人还都等着我们回去。如果将来你们去南方,到黄山找我啊。总之,认识你们我很高兴,在草原上住了那么多天,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我今天就告辞了。”

阿木尔和苏日娜准备了好多羊肉牛肉还有裘皮大衣给他师徒俩,还给他们带了酒御寒。黄奇感受到了蒙古人的热情,十分温暖。王小周又感动得哭了。

其其格过来拥抱了黄奇,说道:“黄大哥,保重。”转身进了毡房。苏日娜看了,叹了口气。

阿木尔牵过了两匹神俊的高头大马,对黄奇道:“黄大侠,这是牧民们为你精挑细选的好马,希望你们能平安到达。”

黄奇深深地施了一礼:“阿木尔,替我感谢大家。”

黄奇上马刚要走,其其格又奔了出来,叫道:“黄大哥,你以后再来草原,一定要来……”

黄奇最怕这种送别的场面,头也没回,走了。

于是师徒俩回到了京师,跟太师请罪,说没有抓住凶手。太师道:“你看看我的病好了。抓凶手又不是你们的任务,是官府的事情。你过来把我的病治好了,我就很感谢了。”

黄奇道:“太师,张士达张大人让我替他感谢您,感谢您的栽培。”

太师道:“是他自己干出来的,我也没有帮上忙。他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朝廷也能看得到。你让他不要客气了。”

黄奇道:“还是太师大度。请太师以后去黄山的话,一定要找我。”于是告辞了太师等人,跟赵凯回到了八仙镇赵家庄。

赵凯的妻子李月娥也出来拜见了大哥。赵凯介绍道:“我妻子是我的小师妹。本来我挺喜欢辛七七辛姑娘的,可是辛姑娘看不上我。我这小师妹一直喜欢我的,所以我就娶了她。现在我们俩挺幸福。大哥你得加油啊,我等着吃你的喜酒。”

黄奇道:“看着你们幸福的样子,我也想结婚了。”

赵凯道:“那就快一点,别让辛姑娘等太久了。”

黄奇道:“谢兄弟好意,我会考虑的。由于离开太久,我和小周就回去了。你们有空去黄山玩,辛姑娘会给你们当导游。”

王小周道:“师叔,我师父在蒙古还遇到了一位蒙古美女,差一点回不来了。“

赵凯道:“还有这事?大哥,你到处留情,对不起辛姑娘啊。”

李月娥道:“大哥,我下次碰到辛姐姐一定告诉她,看她会不会把你看得死死的。”说完,偷偷一乐。

黄奇道:“你们别听小周乱说。我只是给他们治了病,人家说的一些感激的话而已。”

于是师徒二人赶路,有了好马相助,第二天就到了黄山。

辛七七看他们回来了,高兴坏了,亲自去镇上买菜,犒劳他师徒俩。

却在镇上遇到了慧剑,慧剑道:“师娘,买菜哪?”

辛七七骂道:“师姐,你这狗嘴吐不出象牙,小心烂舌头。”

慧剑道:“你嘴上骂我,心里甜滋滋的。”

辛七七道:“你跟我回去,我做饭给你吃,好不好。我都想你了。”

慧剑道:“你有那么好心肠吗?俗话说‘饭局’‘饭局’,那肯定是个局。你肯定有事求我,说罢,想让我干嘛?”

辛七七道:“你这人的内心哦,太阴暗了。我就不能请你吃饭,非要有目的?”

慧剑道:“暂且相信你。我跟你回去,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招。”

两人到了山上,吴承英打下手,辛七七主厨,烧了一大桌子菜。

黄奇拿出了上次张大人送的酒,给慧剑喝。

慧剑道:“你让出家人喝酒,是什么目的?你们俩今天都不正常。就是找媒人,也不能找出家人吧?”

黄奇道:“什么媒人?我只是觉得请你喝酒,没有想到出家人不喝酒。”

慧剑道:“那我今天就点一回鸳鸯谱了。黄师叔,你什么时候娶我的师妹,辛七七辛女侠?”

黄奇道:“啊?是这回事呀。这事其实我也在考虑了。”

慧剑道:“辛师妹,你听到了啊。我吃了你这顿饭,事情我也做了,没有白吃。”

辛七七脸红了,说道:“你乱说什么呢?你是我师姐,难道我就不能请你吃饭?”

黎小妖跑到了黄奇旁边说道:“师父,你晚点结婚,我还没长大呢。”

黄奇道:“你这个小孩子,凑什么热闹。赶紧去吃饭,否则我会罚你背经书。”

黎小妖最怕背诵经书了,赶紧跑开了。

王小周笑道:“师父,蒙古的事情要不要跟他们讲讲?”

辛七七道:“蒙古什么事情?讲讲,我们这日子也太闷了,就是要有酒有故事。”

王小周刚想张嘴,黄奇道:“小周,你也想罚站吗?”

王下周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们在蒙古,给牧民治病,治好了很多人。”

黄奇这才放心,说道:“你看你,就这点事情,也要拿起来说一说,所以说啊,你们长不大,什么时候才能出师?”

辛七七道:“如果以后还有故事,王小周,我可饶不了你。”

王小周道:“我喝酒了。我敬我师父一杯,以后多教我点本领。”说完,跪在地上,一饮而尽。

其他三位徒弟也都来敬酒,黄奇越喝越多,终于醉得人事不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