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患难真情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4400字
  • 2022-05-15 08:16:15

就在辛七七骑马下山的时候,黄奇还在做着美梦。他梦见自己既娶了辛七七,又娶了张若兰,左拥右抱,幸福至极,竟然呵呵笑醒了。

没有听到辛七七的叫声,却听到吴承英在门外叫道:“师父,辛姑娘出走了!”

黄奇立马坐了起来,问道:“她有没有说去哪里?”

吴承英道:“我没听到。她是夜里走的,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黄奇再无睡意,立马起来,牵了马就下山去追。结果,去了仙霞派,慧剑等说没有见到。黄奇自己骑马又在黄山附近找了一天,也没找到。只好算了,他想,辛七七武功高强,在江湖上也不吃亏。等有空再出去找她亦可。

三天以后以后,黄奇带着吴承英,去了辛家庄,辛家的人说没有见到她回来,黄奇这才急了。自忖,七妹虽是侠女,但是也不喜欢一个人独闯江湖。那么长时间没有消息,定是出事了。于是安排吴承英和黎小妖到徽州城里乡下都去找一下;又叫邱一志和王小周到长江以北包括八仙镇都去找寻。自己在黄山、九华山周围找。虽是心急如焚,却也后悔不已。

又是十天过去,黄奇还是没有发现辛七七的踪迹。由于长期在山中行走,衣服都破了,胡子头发也没时间整理,几乎成了野人。

这天,他来到黄山背面的一个山坡,累得筋疲力尽,于是倒在山坡上就睡着了。睡梦中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立即醒了。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好像就是在附近。于是他循声而靠近,就在西边的一个山洞里,传出来两个男人吵架的声音。一个说:“我要杀了他。”另一个说:“不行,我的徒弟还在他手里。”

黄奇慢慢靠近,见到洞门口有两个汉子把门,于是飞起银针,射中他们的哑穴,然后一边一拳把他们击晕。洞里面好像听到了动静,有人问道:“是谁?”黄奇走了进来,说道:“是我,你的祖宗!”洞里走出了三个人,却是他认识的老朋友,一个是西海药王,一个是五指山神,还有一个是瞎了眼的黑沙掌门。

黄奇暗想,不是冤家不碰头,这三个都是硬骨头。难道七妹在他们手里?

西海药王道:“是黄大侠吗?你怎么留胡子了?我还以为是山里的野人。”

黑沙掌门道:“师叔,你要给我报仇,就是这个人,射瞎了我的双眼。”

黄奇道:“原来你们三个是一个门派,怪不得都会使毒。今天怎么说,是你们三个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只听山洞里面一个女子声音很低地说道:“奇哥,他们都会用毒,你一定要小心。我已经中毒了。”

黄奇一听大喜:“原来辛七七果然在这里。”这下他倒是定心了很多。说道:“七妹,别怕,我来救你了。”

五指山神说道:“黑沙师侄,你练成了这辨声之术,今天你可以报仇了。”

黑沙掌门道:“两位师叔等一等,让我先来。我定要杀了这个恶贼,取了他的双眼给我装上!”

黄奇道:“黑沙掌门,你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我让你多活几年,你不愿意,还出来作恶多端。看银针!”说外取剑直刺他左胸。

黑沙掌门侧耳倾听,却听到了宝剑的声音。立即挥动手中的狼牙棒,循声而出。黄奇来不及把宝剑抽回,顺势向下一撩,斩他左腿。哪知道黑沙听力极佳,而且力大无穷,双棒砸向他的宝剑。黄奇看他棒法并无破绽,于是展开千里独行之轻功,绕着他转了起来。黑沙掌门不知道他在哪个方位,把狼牙棒挥成了圈,结果下盘露出了破绽。黄奇一招“花落树下”,一剑刺中他的右脚,黑沙掌门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脚上鲜血直流。

五指山神立马挥刀砍过来,刀上隐隐有血腥之气。黄奇知道是刀刃喂了毒药,不敢和他相接,用轻功和他周旋。这时西海药王也舞动禅杖,扫他下盘。黄奇腹背受敌,心中暗暗叫苦。如果不使用银针,自己和辛七七今日难逃此劫。于是挥剑挽个剑花,剑身在阳光下耀眼,照得西海药王眼睛一花。黄奇抓住机会,顺势取出银针,扣在左手,伺机而发。

辛七七在洞内无法看到洞外的情况,身体又被捆住,只能干着急。想到西海药王和五指山神聊天的时候,说过他怕要中风,怕吹风。于是使出全力喊道:“奇哥,那个西域老怪怕风,你使出八风掌对他。”

黄奇一听,立即展开轻功,绕着他们身体移动。解开长袍,衣襟带风。把宝剑交到左手,右手使出八风掌,风声渐紧,越来越大。西海药王大叫一声仰面跌倒,右手右脚不住地抽搐,显然是中风了。

这时黄奇由于力战三人,早已体力不支。如果再战下去,五指山神的毒刀就会砍在自己的身上。于是趁着五指山神去扶西海药王的空挡,银针一闪,中了五指山神的膻中穴。五指山神瞬间气闭,晕了过去。

这时,黄奇也坐倒在地,运气护体。

整个山洞门口静悄悄的,一片死寂。

黄奇刚把气血运了个周身,只听辛七七在洞里道:“奇哥,你身后有人偷袭你。”黄奇来不及起身,左手一甩,一根银针射中了后面人的印堂穴。那人呼地倒地,原来是五指山神的一个徒弟醒了,想来偷袭。

黄奇体力有所恢复,站了起来。向里走到了辛七七的身边,看到辛七七被铁链拴住,于是运气举起宝剑,力透剑尖,断了铁链。扶起辛七七,辛七七软弱无力,对黄奇说:“奇哥,我中毒了,无法走动。”

黄奇把她背到洞口,放下来,问道:“是谁下的毒?”

辛七七道:“是那个西域老怪。”

黄奇点了西海药王的穴位,止住了他的抖动,问道:“解药呢?”

西海药王颤抖着说:“没有”。

黄奇道:“你把毒解了,我今日放过你们。还把你中风治好,成交吗?”

西海药王点点头:“把我的禅杖拿过来。”

黄奇递过了他的禅杖。西海药王手颤抖着拔开杖的头部,里面藏有解药。取出了一颗,递给了黄奇。黄奇喂了辛七七,在洞里找了一碗水,给她喝了。

却是解药,一顿饭的功夫,辛七七逐渐恢复了力气。

辛七七道:“奇哥,这几个人还能让他们活吗?我们受尽了苦头。”

黄奇道:“我答应了饶了他们,今日就算了。等将来再遇到他们,定要了他们的狗命。”

辛七七沉默不语。

黄奇把那个铁链拿过来,链住了五指山神。然后拔出了银针。在西海药王的足少阳胆经上环跳穴上扎了两针,然后在足少阳胆经的邱虚穴做了泻法,足少阴肾经的复溜穴上做了补法。西海药王感到很舒服,经脉打通了的感觉,也不再颤抖了。此时,他只有深深地佩服。黄奇两次治好了他的病,两次放过他。他还是厚着脸皮问道:“黄大侠,你到底是看了什么经书,你怎么医术那么高超?”

黄奇道:“就是普通的经书啊。《素问》《灵枢》,市面上都能找到。其实这医学博大精深,在于自己领悟,经书谁都能看,但是如果不能领悟,那也是白看。将来我有机会去刊印一些,送机几本也是可以的。”说完,扶着辛七七走了。五指山神喊道:“我徒弟呢?你把她怎样了?”

黄奇道:“她现在是我的徒弟了,你不用担心。”

五指山神道:“我这徒弟天生有反骨,将来肯定也能把你卖了。”

黄奇道:“我会拨乱反正。你们不要再来惹我们了,否则下次不会饶了你们。”

路上,黄奇问辛七七道:“七妹,你怎么落到他们手里的?”

辛七七道:“那天我听到你和黎小妖的对话,我很生气。想想你对我的态度,我悲痛欲绝。于是天亮前,我牵了马下了山。我不知道去哪里,就在山下转悠,从山前转到了山后。看到一个山洞,我就进来歇息。我出来了,又不好意思回去。于是就在山洞里住了一段时间。结果前几天,这几个家伙过来找黎小妖,碰到了我。我打不过他们,还中了毒,于是被他们囚禁。那个瞎子想非礼我,被西海药王拦住了。他说你给他治过病,不能欺负你的女人。”说罢,羞红了脸。

黄奇握住了她的手,说道:“七妹,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你为我吃了那么多的苦,我心里很难受。你放心,从今以后,我心里只有你。你不知道,你走了以后,我心里空落落的。我什么都不想做,徒弟也不想教了。我叫他们出去找你去了。”

时至今日,辛七七才感受道黄奇的真情,忍不住激动得留下泪来,投入他的怀里痛哭失声。

两个人回去以后几天,徒弟们也都回来了。他们一看辛七七回到了师父的身边,都是非常高兴。辛七七也向他们道歉,说是自己的出走连累了大家。吴承英道:“辛姑娘你回来就好,你一个人出去跑江湖,我们都很不放心。特别是师父,每天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说罢,抿嘴而笑。

辛七七道:“黎小妖,我遇见了你的前师父五指山神,好凶啊。我差点死在他们的手里。”

黎小妖道:“我前师父对我也是不错得。他也是我们村得人,还是我长辈。对你嘛,肯定会不怎么友好。但是他也不是好色之人。”

辛七七道:“是啊,他不好色。只是用铁链子把我绑起来。”

黎小妖道:“要不是师父找到你,后果还真难以想象。你是不是吃了张若兰小姐得醋了,才跑掉的?”

辛七七道:“是啊。不过我现在不吃醋了。”说完,朝黄奇看了一眼。

黎小妖道:“我明白了。”

吴承英道:“你明白什么了?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黎小妖道:“大师姐,你不一定有我懂得多。”

辛七七道:“好好好,你懂得多。以后你好好学习武术医学,为大家多做点事情,才能算你懂得多。”

黄奇道:“大家都不要争论了。那么久没有学习了。我现在考一下几位徒弟。问:如果我的上牙齿痛,是哪条经脉病了,怎么治疗?”

邱一志道:“那肯定是足阳明胃经病了,足阳明胃经入上齿。上齿疼多是热症,如果用药用寒凉之药,温水服之。”

黄奇道:“还是一志的功夫扎实。如果针灸治疗呢?”

吴承英道:“一志出身于医学世家,那能不好吗?如果是针刺的话,泻胃经之热,取之于足阳明胃经之合穴足三里穴。”

黄奇道:“不愧为大师姐。针灸已经初窥门径。那如果是下齿疼呢?”

王小周抢答道:“手阳明大肠经入下齿,下齿疼多是寒症。补手阳明大肠经合谷穴。”

黄奇叹道:“小周后来居上,真是不成魔不成活啊。小周的热爱,进步很快。黎小妖,你的进步呢?”

黎小妖道:“又不允许用毒药,我进步什么啊?”

黄奇道:“你还是把经脉摸通吧。”

黎小妖道:“那也只能师姐来摸我,师哥不行!”

大家都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有人上山。原来是五指山神等人。黄奇道:“五指山神,我说了,你们不要再打扰我们,你们怎么又来了?”

五指山神道:“黄大侠,我是来看看我徒弟的。她妈妈交代的,她妈妈说:跟着你他们放心,让你多管管她。我以后是不管她了。”

黎小妖看到以前的师父来了,很高兴,说道:“五指师父,他们又不用毒,老是欺负我。你得给我撑腰。”

五指山神道:“你现在的师父本领很大,侠医中排名第二,他能保护你的。你不要撒娇卖乖了,你最喜欢偷懒。黄大侠,我看小妖在你这里挺好的,我也就放心了。那我们就告辞。”说完,带着徒弟走了,黎小妖送他们下山,上来还哭了。

辛七七道:“黎小妖,你可以跟他们回去嘛,你不想你父母吗?”

黎小妖破涕为笑:“我什么都没学会,我怎么回去啊?我师父也不教我怎么治疟疾,我回去会被他们打死。”

黄奇道:“你以为治疟疾那么简单吗?没有十年八年的功夫,你怎么可能会治疟疾?好好跟师姐师哥学习吧,先学好基本功。”

黎小妖撒娇道:“我就要师父教,我不喜欢他们。”

黄奇道:“我可以教你啊,可是你从来都没问过我任何问题。你这个学习态度,估计一辈子只能跟着师父了。”

黎小妖跑过去,拉着黄奇的胳膊说:“师父,你就不能主动教我吗?”

辛七七把她推开了:“去去去,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即使是师父也不行!”

黎小妖道:“你还没当师娘呢,就宣布领地了啊,比母狮子还狠。”

大家都被她逗乐了。辛七七道:“你还是个孩子,我不计较。”

黎小妖心里道:不计较,推我干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