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监狱风云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4304字
  • 2022-05-13 08:18:22

转眼寒冬将至,黄山也下了大雪。这天,黄奇正在给徒弟讲阴阳之道:“经书说,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阳互根互生。阳盛阴病,阴胜阳病,寒极生热,热极生寒……”徒弟们也在全神贯注地听。黄奇突然听到马蹄踏雪之声。由于他内功已经出神入化,听力可达十里开外,所以他听到了,徒弟们却没听到。黄奇道:“有人上来,你们准备好兵器。无论是敌是友,都是有备无患。我先出去看看,你们相互提问学习。”

黄奇出门以后,躲在一棵大树之后。这时马蹄声已经到达山洞口,黄奇看到仍是上次来过的王府三名官差。于是黄奇走上前去,施礼道:“三位大人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其中一人叫杨胜,向黄奇施礼道:“黄大侠,王爷叫我们上山来告知,太后有意招你进宫当太医。你看看,如果你愿意,可以跟我们走。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回去复命。只是王爷念你治病之恩,叫你赶紧躲避,否则太后派人来颁口谕,你想走也来不及了。”

黄奇道:“感谢王爷以及三位大人好意。只是我乃山村野人,知识浅陋,自觉无能,所以也无意去皇宫报效太后恩典。既然如此,我们就躲开吧。请三位大人回去一定代我向王爷说声感谢。”

三位官差见他不愿意,也就告辞下山了。一再叮嘱黄奇,如果皇上和太后派人来抓你,肯定都是大内侍卫,顶级高手。虽然你不一定会输,但是得罪了人,你也就无法安身了。黄奇不住称谢,把他们送下山了。

回到山洞,黄奇把王爷的意思跟三个徒弟讲了,叫他们收拾,赶紧搬家。吴承英道:“师父,那我们要搬到哪里比较好呢?还得不能让他们找到。是不是搬到仙霞派那边?”

黄奇道:“我们最好是搬到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去。如果搬到仙霞派的附近,到时候他们来,会害了仙霞派。”

吴承英道:“师父,那我们搬到九华山去吧。我知道一个村子,他们肯定找不到。”

黄奇道:“那很好,九华山是个好地方。我们就搬到那里去。你们赶紧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就出发。”

师徒四人收拾好东西后,牵了马,就往九华山出发。也来不及告诉辛七七他们,等以后稳定了再说不迟。

由于山路又遭遇下雪,三天后才到达九华山。吴承英找的那个村子在山里面,外人很难找到。村里的人都很高兴,吴承英的二姨一家就住在这里,找了几间空房,给他们安排住下来。师徒四人每天练武学医,有空就给村里人看病,倒也是神仙般的生活。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春暖花开。黄奇对吴承英道:“现在天气转暖,路也好走了。你和王师弟的武功都进步得很快。这样,你们乔装打扮,取个假名字,去仙霞派看看,通知辛女侠。如果遇到她,也只能告诉她一人关于我们的藏身之处。如果她愿意,你们就把她带过来。记住,千万别人打架,有什么事情,尽快回来跟我汇报。”吴承英和王小周领命而去。

三天后,王小周一个人骑马回来了,由于着急赶路,浑身都是汗水,气喘吁吁地告诉黄奇道:“师父,不好了,辛女侠被抓去京城了。师姐说去救她,跟踪他们去了京师。她让我回来跟你汇报,她说在京师等我们。”

黄奇一听,大吃一惊,问道:“他们抓辛女侠干嘛?”

王小周道:“据了解京城来的人说,你和辛女侠关系亲密,把她抓去,逼你现身。京城的侍卫去山洞没有找到你,所以迁怒了仙霞派,特别是辛七七女侠。”

黄奇道:“事不迟疑,你受伤了,在家让师哥替你治伤。我去京师去救辛女侠。”

两个徒弟都道:“师父,把我们也带着吧,可以多个帮手。”

黄奇道:“带你们去也帮不了大忙。我出去找几个高手一起去,你们在家,帮助村民保健治病,就是帮我。”说完,牵了马,朝武当山奔去。

到了武当山下,黄奇先去拜见了清风道长。清风道长了解情况后,说道:“这个朝廷怎么能胡乱抓人,还强人所难?只是老道年纪大了,经不起风霜。你去找柔云吧,他可以帮到你。”

于是黄奇上山找到了柔云道长,柔云道长二话没说,带了个武功高强的徒弟,对黄奇说:“我们还得去少林寺,找智真老和尚。”

三人马不停蹄,到了少林寺,知客僧通报给了智真。智真说道:“我们少林弟子是出家人,与世无争,出面很不方便。这样吧,我有个徒弟名叫孙在道,是俗家弟子,平时行侠仗义,武功不输于我。叫他跟你去,必能帮你,因为他善使迷香,肯定是能帮你救人。正好这两天到寺中来,我来叫他。”于是让一个小徒弟去把孙在道找过来,介绍给柔云和黄奇认识。黄奇一看,好一条大汉,看起来就是硬手。于是跟他说明来意。孙在道喝道:“哪有这个道理,别人不愿意还能强求?把不相干的人抓去了,我最讨厌这样狐假虎威的官府。我跟你们去,定把辛女侠救出来。”

柔云道:“有我们几个人去,够了。人不能太多,人太多了惹眼,反而不好。我们去也得乔装打扮,不能让官府认出来。不是怕他们,而是避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我们的目的是救人。”

黄奇道:“这样吧,我们都改了姓就行,都姓‘贾’,意思也就是都是假的。后面的名字不换。至于脸上,到时候抹点灰,谅他们也认不出来。”大家都觉得可行。

这天,到了京城。黄奇找了个靠近太师府的客栈。晚上,黄奇说出去探探消息,叫其他人在客栈等他。他穿了件夜行衣,带了个帽子,沾了一缕胡须,脸上抹了把灰,柔云他们都说认不出来了。于是半夜翻进了太师府,敲了赵庭的窗户。赵庭已经入睡,听到窗户响动,问道:“是谁?半夜敲窗户有事吗?”还把少夫人吓醒了。黄奇低声道:“赵公子,我是黄奇,找你有事。”赵庭听了,安慰妻子说不要紧,叫她不用担心,自己穿了衣服出来。

赵庭找了个僻静的房间,问道:“黄大侠,听说朝廷派侍卫去抓你了,你怎么半夜到我这里来了?”

黄奇道:“他们没有抓到我,把辛女侠抓去了。我想请太师帮我打听一下,辛女侠关在那里,我们想把她救出来。”

赵庭道:“这件事有点棘手。我明天跟爹爹说说,然后叫我的手下施恩和展飞也打听一下。他们都在官府当差,应该会有所了解。你住在哪里?我有消息以后派人通知你。”

黄奇道:“我住在你们旁边的悦来客栈。我用的假名叫‘贾齐’。我等你们的消息。”

于是黄奇告别赵庭,回客栈休息去了。

第二天,他易了容,在街上的客栈打听吴承英的消息,正好吴承英也在找他,师父在街上遇到。由于吴承英没有化妆,黄奇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吴承英道:“师父,我还没有探听到辛姑娘的消息。”

黄奇道:“我已经委托朋友打听,最近会有消息。你跟我回我们的客栈吧。你一个人出来,胆子太大了,出了事情怎么办?”

第三天,黄奇在房间休息,就听见外面柜台有人打听贾齐客人是不是住在这里。黄奇出来一看,是太师府的施恩和展飞二人。黄奇说自己就是贾齐。二人把黄奇带到一个空旷地带,对黄奇说:“太师已经托人打听了,辛姑娘被关在知府的大牢里。怕有人去救,安排了很多武功高强的人守护。”

黄奇道:“那我们怎么能把人救出来?”

施恩道:“太师替你出了个主意。让你们扮成我的随从,去探监。正好监牢里面有个犯人是得罪太师的人。你们假扮成犯人的家人,跟随我们去探监,说是送点衣服饮食。我给那些守牢的士兵塞点银子,你们想办法点起迷香,这样他们都睡过去,我们就把辛姑娘带出来。你们准备一套男装,出来的时候让她穿上。安排几个人在街上准备好马匹,天亮你们就出城。太师已经安排好了出城令牌给你们。你们装扮成菜农,说是出城运菜。”

黄奇听了,觉得这个安排甚好,于是大家准备妥当,准备夜里动手。

这天晚上,月黑风高。大家都穿上了夜行服,化了妆。黄奇、孙在道和吴承英扮成犯人的家属,跟随施恩和展飞进入了监牢。柔云道长和他徒弟在外面接应。施恩塞了两锭银子给守狱的头头,头头命令狱卒打开监狱门,让他们去探望犯人。施恩和展飞向狱头打了招呼,说还有公干,先走了。黄奇和吴承英找到了辛七七的所在,孙在道点燃了迷香,靠着风口,向其他地方扩散。吴承英假装给辛七七穿新衣服,偷偷跟她讲:“辛姑娘,我师父来救你了,等会我扶着你直接向外冲,外面有人接应。师父断后。”辛七七看起来很憔悴,点了点头。

一炷香的功夫,只听见不住地有人说:“怎么就这么困呢?”接着就有人躺地上睡着了。由于黄奇他们都服了解药,吴承英也喂了一颗解药给辛七七,叫她跟着她出去。辛七七已经换了男装,吴承英扶着她,走到门口,看到狱卒也都睡着了。这时,外面进来了两个侍卫,问道:“什么人?”黄奇一看不妙,掏出银针直奔两个侍卫的太阳穴撒去。两个人来不及反应,太阳穴中针。

吴承英驮起辛七七,快速奔跑,到了门口,柔云道长赶着马车过来,他的徒弟和吴承英两个人把辛七七扶上了马车,直接就奔城门了。辛七七有气无力地问道:“你师父呢,怎么没来?”吴承英道:“我师父安排我们先走,他随后就来。我们在城门口会合,天亮出城。”辛七七非常焦急,说道:“如果你师父遇到危险怎么办?那不是因为我而害了他?”吴承英道:“我师父有人帮忙,你放心。”

黄奇看着他们已经出了监狱,看了看被他射中的两个人在地上嚎叫,于是撕下了衣襟,塞住了两个人的嘴。

这时,附近巡逻的两个人听到叫声,赶了过来。一看同伴在地上嚎叫,知道不妙,一人举起了断头刀,往黄奇身上砍来。另外一个人抽出宝剑,一招拖泥带水,直刺黄奇大腿。由于夜色太暗,黄奇来不及躲避,左胳膊被刀砍到,疼痛入心。黄奇不敢恋战,跳出两人合围,施展千里独行之术,跳上了房顶,朝着城门奔去。两个侍卫轻功不如他,只能眼睁睁地看他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于夜色之中。

天微亮,柔云道长一行已经到了城门口。只是守城的军士还没有开门,黄奇也没有到。辛七七心急如焚,不住地催促吴承英看看。就在守城军士开城门之际,黄奇赶到,左胳膊鲜血淋漓。吴承英立即替他包扎,由于失血过多,黄奇晕了过去。

柔云道长示意,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计划,准备出门。吴承英找了床被子给黄奇盖上,让他靠在辛七七的身旁。柔云道长拿出出城令牌,对军士说:“太师府出去买菜的马车。”守城士兵看是太师府的令牌,也就没有多问,让他们顺利出了城门。

出门以后,黄奇醒了过来。黄奇忍住伤痛和柔云道长师徒告别,也和孙在道告别,请他转告智真和尚,感谢他的帮忙。黄奇道:“大恩不言谢。将来会找各位报答恩德。”于是大家在徐州附近分道而行。

吴承英道:“师父,你受伤不轻,是否到八仙镇赵凯叔叔家养伤?”

黄奇道:“由于我们现在身份特殊,官府在找我们,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免得给他们带来灾难。我们还是直奔九华山吧。这点皮肉之伤,奈何不了我。我们可以道偏僻一点的村子,停下来休息。”

辛七七含泪道:“对不起,奇哥,都是为了救我,你才受了伤。”说罢,眼泪啪啪直掉。

黄奇道:“那你又是为了谁呢?你在牢房了吃了那么多的苦,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辛七七道:“他们也没有打我,只是把我当成了筹码,等你去然后再捉你而已。我只是自己太想你,不想吃饭,所以你才觉得我瘦了。”

黄奇抓住辛七七的手说:“七妹,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苦了。”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辛七七心里甜丝丝的,温柔地笑着说:“奇哥,你累了,睡一会儿吧。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就赶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