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名声大噪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4425字
  • 2022-05-12 15:47:47

黄奇在京师为太师治病之事,一传十,十传百,不久就传遍了京师。

人生在世,谁能不生病?对于那些无法请到太医的人,有水平的民间医生就成为了香饽饽。从此黄山来的人就多了很多,也拉动了黄山的旅游。很多人都是带着病人过来瞧病,黄奇只要有可能,就帮助他们瞧病。有些轻症病人,黄奇让徒弟出手,也能治好。这一年之内,三个徒弟也有了进步。由于他们热爱,所以进步很快。

这一日,黄奇正在给从南方远道而来的一个病人瞧病,又被马蹄声惊扰。他出来一看,三个官差下了马,冲了黄奇抱了抱拳,说道:“请问是黄郎中吗?我们是京师过来的。我们家王爷得了一种怪病,睡不着觉,很多大夫都瞧不好。王爷听说黄郎中水平高,让我们过来请。请收拾一下,跟我们走一趟吧。”

黄奇道:“抱歉几位官爷,京师我是不敢去了。我去了,很多人要杀我。所以麻烦你们通报王爷,另请高人。再说了,我这点水平给老百姓调理一下还可以,给王公大臣调理,那还差的很远呢。”说罢,转身进洞。

三名官差道:“黄郎中,你如果不去,就不怕王爷派人来烧了你的家?”言语中已有威逼之意。

黄奇大声道:“我的命要紧,你烧了我的家我也不能去。”

其中一个官差道:“你去了,我们王爷肯定会保护黄郎中的安全。我们王爷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谁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

黄奇道:“我已经收到了很多恐吓信,说我去京师,取我小命。所以恕难从命。大人请回吧。”

三个人无法,商量了一下也不好动粗。不要说是普通医生,都得邀请,何况黄奇武艺高超,动粗也不能赢。只得回去复命。

这天,黄奇耐心地教三个徒弟,仔细地讲解,从武功到医学,一天下来很累。晚上那是睡得很香,连窗外飘进来的烟雾都没感觉到。等他醒来的时候,发觉在路上,好像在马车里。山路很颠簸,黄奇彻底地惊醒了。原来自己中了迷香,身体被捆住了,嘴里被塞了布,无法出声。一路颠簸,第二天上午,那三个官差老爷过来,其中一个给他喂饭,好言好语相劝:“黄大侠,我们可对不起你了。由于你不愿意去给王爷看病,所以我们才出此下策。你该吃吃,该喝喝,我们一路伺候你。只是不能放了,放了我们也打不过你。再辛苦一天,我们就到了。”

黄奇想,事已至此,生气也没用,话不多说,顺其自然吧,吃喝拉撒都有人伺候。

这天中午,终于到了京师,王爷亲自来迎接。三个官差下跪叩见王爷,黄奇抬头望天,理也不理。王爷叫道:“来呀,给黄大侠松绑!”

当天晚上,王爷犒劳黄奇和三位官差,都是山珍海味,黄奇从来没有吃过的酒菜。黄奇看王爷脸色甚是憔悴,知道他是多日缺少睡眠之故。第二天,黄奇仔细地给王爷望闻问切诊断,对王爷说:“王爷,您睡不好觉,是不是因为公务繁忙,操心的事情太多?”

王爷道:“谁说不是呢?我还做着兵部尚书啊,这个心操的啊,没完没了。家里还有很多事情也让我头疼。”

黄奇道:“您有没有夏天秋天晒过太阳或者中过暑?”

王爷道:“那肯定有呢。我阅兵练兵总要晒太阳吧?黄郎中,你问这个干嘛?”

黄奇道:“我仔细看了,您是阳盛阴衰,阳跷满,卫气不能入阴,所以您睡不着。再加上日夜操劳,心中有事,心神被扰,更是难以入眠。等明天我给你调理一下,阴阳协调就好了。”

王爷道:“你这个解释很有道理。我有超过三年时间,没有睡好觉,人都要崩溃了。否则我也不会出此下策,让三个下属去请你过来。如何调理,你说了算,我全力配合就是。”

黄奇道:“调理可以,但是您一定要替我保密,不要说是我调理的。上次我给太师治病,我的命差点丢了。所以这次,您得保证我的安全。”

王爷怒道:“是谁这么大胆?天子脚下也可以胡来?没有王法了吗?”气得吹胡子瞪眼。

黄奇道:“王爷息怒。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我给你调理以后,您也不要声张,我自然悄悄地就回去了。请王爷答应。还有,也请您明天早上醒来,记住醒来的大约时间,以便我推算经气到达时间。”

王爷道:“好吧,就尊重你的选择。我会记住时间,一般我睡得很少。只是以后我还有哪里不舒服,去请你,你还得来,不要让我用强。哈哈哈哈!”

次日,黄奇用毫针选取足太阳经申脉穴,在王爷醒来后五刻进针,等王爷有凉针感是让王爷呼气,泻足太阳经阳邪。在王爷醒来后八刻,进针足少阴肾经之照海穴,补阴之不足。这样一泻一补,阴阳逐渐平衡。晚上,黄奇有调理了王爷的手少阴心经的神门穴,在卫气进入手少阴经以后进针,补心神之不足,起到了安心定神的作用。当天夜里,王爷就睡了个好觉。三天后,黄奇再诊断再调理,王爷基本康复了。

王爷高兴坏了,对黄奇说:“你不光是治了我的病,让我睡觉那么简单。我好了,军机大事就干得有劲了,也是帮了国家啊。你说吧,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黄奇道:“我只有一个要求啊王爷,就是让我平安回去。我的目的就是治病,王爷您好了,我就满意了。”

王爷叫管家塞了一百两银子给他,威胁他如果不要,就不管他的死活。如果要了,就找人保护他平安出城。黄奇没有办法,只得收了。

又住了两天,王爷安排了几个武功高强的人护送黄奇出城。光天化日之下,倒也平平安安。出了京城,黄奇倒也不怕了,他让几个武师回去,自己没什么风险了。

就在黄奇跟武师告别之际,忽听有人喊:“黄大侠,慢一点,王爷找你有事!”黄奇定睛一看,又是请他去京师的三名官差。

黄奇问道:“三位大人,既然王爷已经病愈,为何还要阻我归程?”

三名官差齐道:“具体我们也不清楚,请你回去,王爷自会告诉你。”

黄奇跟了他们回到王府,王爷拉住他的手说:“黄大侠,都怪我。前两天我跟夫人去了皇宫,说漏嘴了,把你治病的事情说了出来。太后说不舒服,想请你看看。”

黄奇惊道:“王爷,你还是把我杀了吧。皇宫那是我们这种平民百姓进得了的地方吗?再说了,他们有御医,怎么会用到我们这些乡野郎中呢?那是万万不可。这次我命休矣!”

王爷道:“你不用怕,有什么事,由我承担。”

黄奇想,这次自己的小脑袋估计要开花,这个病治也不行,不治也不行。治了,得罪了太医们,不治,得罪了皇上太后。无论治好还是治不好,这次是死定了。但是太后钦点,逃得掉吗?

没办法,只能跟随王爷来到皇宫。

黄奇觉得是乡下人进城的感觉,可以说,皇宫比地方的一个城市还大。他只能硬着头皮,拜见了太后。太后是玉体,他也不敢把脉,又无法正眼直视太后,否则就是大不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问”了。

黄奇跪倒磕头,然后战战兢兢问道:“请问太后,不知贵体哪里不舒服,能否告知草民?”

太后道:“你就是黄奇郎中啊,听王爷说你很有本事。我就是有时候心烦,还焦虑,睡不好觉,也不想吃东西,身上感觉没劲。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太医也给了好多方子,吃了很多汤药,也不见好。”

黄奇道:“根据太后您所说的情况,草民觉得,应该是五脏六腑受伤,情绪不好,所以病从里生,往外发散。肝脾肾皆虚,按季节滋补当月脏器,应该会有效果。特别是肝脾肾三脏。只是草民只擅长针灸,如果太后习惯汤药,还是让太医治疗最好。”

太后身后站着好几名太医,听了黄奇一说,都在点头。有一个说:“这么个乡下郎中,竟然懂得四时五行、五脏六腑的原理,确是难得。”

太后说道:“听你讲了,我虽不是医生,但也觉得有点道理。你说得对,我还是喜欢内服汤药。你们几个太医听清楚了吗?如何治疗,你们跟黄郎中探讨一下。”

身后的一个太医主管说道:“太后,属下都听明白了。”

太后说道:“黄郎中,你都看得什么医书呀?跟太医们讲讲。你暂且住到王爷家里。如果他们还是调理不好,我再问你。”

黄奇道:“禀太后,草民只是看了前人留下来的《灵枢》和《素问》。谨遵太后懿旨,我先到王爷家暂住。”说完,汗也出来了。没想到自己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真到了皇宫,还是吓出了冷汗。

于是跟随王爷到了王府,一住下来就是十几天。没事的时候,把王府的仆人丫环,都看了遍,有病的都被他调理好了。

一天,正跟着王爷聊天,一个侍卫进来跟王爷汇报,说门口有两位姑娘找黄奇黄郎中。

黄奇出门一看,却是辛七七和吴承英。原来他们看黄奇一直没有回去,吴承英就去跟辛七七讲了,说师父不见了。辛七七急了,周围找了很多天也没找到。又到京师来,委托太师府的赵庭公子打听,说是在王爷家里,结果就找过来了。

也就在这天,太后差人来跟王爷讲,自己的病大有好转,可以让黄郎中回去了。黄奇一听高兴坏了,告别王爷,踏上了归途。

这天晚上,三人走到了鲁苏边界,正商量着是不是去八仙镇去看一看赵凯,对面迎来了几个江湖中人。到了黄奇面前,下马喝道:“你是黄奇吧,今天你是逃不掉了。大家齐上,不管死活都要拿下!”

辛七七喝道:“你们是何人,我们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何要要杀我黄大哥?”

来人中有一个胖子,说话不急不躁:“我们受人之托,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黄奇,聪明的话跟我们走,说不定还能留一条性命。”

黄奇道:“少废话,出手吧。”说罢,抽出宝剑。

对方五人,都是高手。黄奇和辛七七吴承英三人背靠背,成三角阵势。对方五人有人使剑,有人用刀,有人用枪。用枪的那个看吴承英比较弱,绕了个枪花,一招“鸿门宴”直刺吴承英胸口。吴承英挥剑想磕开,结果对方力道太大,刺到了她的肩头。黄奇和辛七七分别对付两个人,个个都是武功高强。黄奇和辛七七都有“千里独行”轻功,所以还能应付。吴承英较弱,一直处于劣势。黄奇来不及细想,如果不出神针,今天三个人定然无幸。于是大喝一声,从用枪的这边跳出包围圈外,同时已经取出神针,分别射向两个人的眼睛。其中一个人啊的一声,一只眼睛中针,另外一个人却中了脖子的人迎穴,两人大吃一惊,跌倒在地。

其余三人一看不妙,准备想逃。黄奇道:“你们想留着眼睛看路的话,就赶紧滚,否则你们的眼会两只都瞎。”其中一个老者说道:“你难道是不老真人的传人?怎地也会用银针做暗器?”

黄奇道:“算你还有点见识。你既然认识我师父,却又为何来杀我?”

那个老者道:“少侠,当年我曾受过你师父的恩惠,所以今日我也不敢和你为难。只是受人之托,我们无法完成使命,也不能回去交差。从此我们相忘于江湖吧。我想告诉你的是,有人嫉妒你,想取你性命,我想你也知道了。我劝你,京城你还是少来吧。”说罢,扶着受伤的两个人走了。

黄奇让辛七七在吴承英的伤口上涂上药,用布扎起来。由于受伤不能赶路,决定还是到赵凯家休养几天。正赶上赵凯跟他的师妹结婚,三个人还喝了顿喜酒,也正好压压惊。

婚礼结束后,黄奇把王爷治病的消息跟赵凯说了。赵凯道:“大哥,我看你京城也是不能再去了。太医们嫉贤妒能,他们治不了的病你去治好了,他们肯定会觉得没有面子。更让他们担心的是,你以后还可能再去。你名气越来越大,他们就越来越不安,肯定会赶尽杀绝。你逃了一次两次,难逃三次。所以你们还是回去给老百姓看看病吧。京师那里不是一般人能待的。”

黄奇道:“恭喜贤弟新婚。我这里有一点贺礼,请一定要收下。至于我们,回去以后也就不打算再到京师。请贤弟放心。”然后对吴承英说道:“承英,把我们的贺礼给了我赵凯兄弟。”其实也就是王爷给的一百两银子,以前受了赵凯不少好处,正好回报一下。

吴承英把银子给了赵凯,赵凯新婚,也不好推脱,只得收下了。

在赵凯家养了十天,吴承英的伤口也愈合得差不多了。三人告别了赵凯,回到了黄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