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收起你可笑的花招

  • 极品运师神婿
  • 猫南北
  • 2054字
  • 2022-05-11 16:20:12

面对苏星宇的话。

梦雨然的眼角一阵抽/动。

她内心震惊,不仅自问,难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这小子看出来了?

运师,真有这么强?

不会是炸我吧!

“你想要说什么?”梦雨然嘴硬道。

“怎么,还不承认吗?”

苏星宇再次正色道:“我说,把你的花招收起来吧!你手里牵着那多的线,不觉得割手吗?”

安静……

整个中药馆内,一时竟安静的可怕。

苏星宇的眼神,让梦雨然很不舒服,就好像她的手段,在此人看来,根本就是小孩炫技一样。

“哼!想不到,当今的苏家运师,到有几分本事。”梦雨然冷声道。

“哈,好说好说”

苏星宇微微一笑:“比起我爷爷来说,我的功力可差的远了。”

“不过,比起梦小姐的话,我自然……”

“你说什么!”

“哈哈,没事没事,我只是觉得有些意外,意外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店铺,竟能让江湖上,消失了近千年的‘傀儡师’传人,重新显世。”

“哦!对了,梦……或许,我不应该叫你梦小姐吧。”

说道这里。

苏星宇的神色,瞬间冰冷了起来,一双淡漠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梦雨然’。

“你到底是谁?”

“我的“未婚妻”真正的梦雨然,现在又在哪?”

“还有,这张牛皮纸,你是从哪得来的?”

接二连三的问题抛出。

已经完全,把这名假冒的‘梦雨然’问懵了。

其实,刚开始苏星宇,并没有这个怀疑。

从进门到情绪上。

这个女人的表现,都符合梦雨然的情绪反应。

直到那张牛皮纸的出现。

字迹没错,的确是苏星宇爷爷苏启明的。

可问题在于那两个血污。

活人以血肉之躯为载体,所承载的运,也是一样的。

运说白了,就是一种天生风水之势,人体的血可为河流,人体的骨头可为山峰。

生辰八字,便是星辰之对照。

人体的一载一物,便都有活人生运的气息。

而身为运师,苏星宇感受自己的血污,轻而易举。

可当他感受梦雨然的血污时。

发现和眼前这人对不上了。

一直没动神色,苏星宇不过是想看看,此人到底想干嘛,又是什么身份。

既然现在,身份已拆穿,那便没必要再隐藏下去了。

“傀儡师?那是何物,你说的我不懂。”

假冒的梦雨然,此刻应了一句。

不懂?

苏星宇眉头微微皱起,不对,他的推测应该不会错。

现前他从那黑衣人身上,分明发现,在那些关节之处,皆有隐藏的暗线,而这些暗线,当时就牵在这假冒的梦雨然手中。

如同傀儡被人操控,这分明就是傀儡师的技能。

据说,傀儡师一门,传承与诸子百家时期的墨家,墨家因擅长各类机关术,一直闻名历史长河之中。

古时候,有时会用于军事,有些时候也会用于丧葬,或者挡灾之上,这些东西被做的惟妙惟肖,有时活人都难以分辨真假。

真正的高手,据说能以死物化活物,创造出的傀儡,与活人没有两样,有些用于特殊材料,有的则用于木料,反正用料十分的考究。

苏家所留的《青囊运术》中,就曾有记载这么一事,据说,这些人会用一种柳竹木,这种木料十分难以寻找,一般生长于深山野林的背阴之处,木材整体呈现紫褐色。

因为有竹子一般的韧性,也有柳树一般的阴性,故此得名。

制作前,先将柳竹木泡软,然后根据活人骨架,开始制造傀儡骨架,接着,以各类机关核心进行联动,最后,有些人会以活人之皮,套在骨架之上,也有用特质纸浆封与上面。

总之,这个行当十分神秘,据说,因为战乱中,导致墨家机关术失传。

一时傀儡师们群龙无首,最终,绝技失传,这个行当也就彻底消失了。

见这人不说实话。

苏星宇也没耐心,陪这个冒牌的梦雨然耗下去了。

他手上迅速结印,口中低念:“土和,气吞山河!震!”

这是《青囊运术》中,震字诀的,五行阵,同先前的震杀咒属于统一法门。

五行阵改动的,便是五行属性的运势,它可以将石运,直接挪移到活人身上。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随着苏星宇一声令下,原本还气焰嚣张的,冒牌梦雨然,顿时是满脸的痛苦之色,纤细的身姿开始不断发抖,整个身体都佝偻了下来。

她浑身用力,想要将身体直起,可即便气喘吁吁,脸色涨红,佝偻的上身也没能摆正,就恍如有千斤巨石,在转瞬之间,全都都压在了她的身上一样。

“我没时间跟你耗!”

此刻的苏星宇气势勃发,恍如一股冰冷的气息,正在从他身上蔓延。

中药馆内,肉眼可见的竟结出了一层层的冰霜。

“你师傅没告诉你!不要轻易招惹运师吗!”

苏星宇道:“你以为杂禁九门,为何敢招惹一行独大的命师,却不敢招惹排名第二的运师吗!”

“因为命师不敌天道,二十必死,而运师可站天道之上,我问你答!若我不满,你今日的脊椎必断!”

实力的威胁,已领假冒的梦雨然放弃了挣扎。

“我的确不是梦雨然,我可确实是梦家人,我是她姐,梦欣。”

梦欣回应道:“当年的事情,我的确对你不满,可借运契约一事,是我爷爷所嘱托!”

“雨然就在外面的车上,爷爷临终托付,雨然的病情一旦恶化,必须要来此处找你们苏家。”

“他说只有苏家的运师,才能救活雨然,苏星宇,我不管你们苏家运师多么厉害!”

“但雨然你必须要救,若非将生运借给你!她又怎会如此!”

“你欠她的,你必须得还!你说过要负责的!”

还?

苏星宇挑了挑眉,那是不可能的。

他要是还了,那全村明天就得吃席了。

这生运一还,他转眼就得嗝屁。

而这个自称梦欣的,苏星宇觉得她应该没撒谎,毕竟这种情况下,她脊椎断不断,就在他一念之间,为此说谎,没有必要。

“不用你说,你说她在车上,带我见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