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委婉地下逐客令

  • 极品运师神婿
  • 猫南北
  • 2001字
  • 2022-05-11 16:20:12

苏星宇把从梦欣到自己家,再到和炼尸人大战,最后到因事回梦家的事讲了一遍。

当然,他只把和炼尸人大战的过程一带而过,也没有说在服务区遇到梦易天的事。

谁的闺女谁不爱,苏星宇生怕梦文林知道炼尸人的所作所为后,直接发动家族势力把东阳镇翻个底朝天。

现在的重中之重是先想办法治好梦雨然。

至于炼尸人的事,苏星宇一直认为江湖事江湖了。

打不过就搬出大人来给自己报仇的事,他还干不出来。

退一步说,江湖上已经多少年没出过邪修者了。

此番这炼尸人敢如此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自己这个运师面前必定有一些不为人之的秘密。

苏星宇还不想过早的打草惊蛇。

等他把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交代完,梦文林的神色才稍稍缓和了下来。

梦欣知道自己父亲可能是误会了苏星宇,也停下了哭声,“爸,你别怪星宇,要不是她在,女儿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二老了。”

梦文林听完女儿的话就知道苏星宇刚才说的话绝对有水分。

人嘛,即便再位高权重、足智多谋,当看到自己的儿女受到伤害时,都会不自觉的乱了方寸。

此时的梦文林就是如此。

自己女儿的斤两作为父亲的他还是多少知道些,当初送她去学傀儡师的本事就是为了让她能够保护自己。

再加上多年和苏家一门打交道,他对运师一脉的本事也多少知道一些。

此刻一听女儿说“差点就和自己见不到面”,自然在心中对苏星宇也是有点不太满意。

自己这未来女婿不仅让他的小女儿病症加重,甚至连大女儿都保护不好,将来他怎么能放心!

一时间,刚刚缓和下来的神色又有点凝重,说话的语气也随之重了几分。

“星宇啊,我知道你路上舟车劳顿,不如先回房休息会,我知道你是来找《阵法百解》的,明天一早我就吩咐福伯给你带上!”

苏星宇一听“带上”二字,就知道这梦文林是在委婉地下逐客令了。

不过,他倒是能理解几分此刻梦文林的心情,也没多想。

他知道现在就算自己能口吐莲花,此时也改变不了这便宜老丈人对自己的看法,就躬身行了个礼,开口道。

“知道了,梦叔,那就有劳您了。”

随后,他扭身回了二楼梦雨然的房间,打算看看梦雨然现在的状态,把客厅留给了梦欣一家人。

梦欣见苏星宇消失在二楼拐角处,连忙看向梦文林,“爸,你别这么和星宇说话!人家是来救雨然的,而且他还是我的朋友,再这样我可生气了!”

云裳听完苏星宇的话,又看了看梦文林怀中的梦欣。

身为人母的她,虽然也很担心,但是她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女儿表达的意思。

那就是,梦欣能平安归来,梦雨然的身家性命,全得仰仗着苏星宇的帮忙。

她和梦文林相处了二十几年,自然也明白自己老公的脾气秉性,也赶忙在一边敲着边,“就是啊,星宇可是咱未来的女婿,虽然好多年没见了,但是你这一见面就下逐客令,有失待客之道啊!”

梦文林一见自己大女儿和老婆都站在苏星宇的一边,心里的火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他松开怀中的梦欣,几步就走到了沙发上坐下。

“哼,你们就向着那个混小子吧!”

“这次小欣的事就已经给我们敲醒了警钟,雨然和他的婚事我看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就凭他的本事,运师一脉早晚会毁在他手里!”

说完,梦文林都没给云裳母女说话的机会,直接就回了书房。

梦欣一看自己父亲好像是动了真怒,赶忙看向身边的母亲,“妈,你看我爸他不分青红皂白!”

云裳摸了摸梦欣的头,“没事的,你爸他就是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平时在外精明能干,遇事也够足智多谋,却唯独碰上和你们姐俩有关的事,绝对乱方寸。”

“这婚事的问题你爸也就是说说,当初你爷爷传族长之位给他时,可是叮嘱他好半天,让他千万不能悔婚,这关系到我们梦家接下来几十年的生死存亡。”

梦欣也不是傻姑娘,听完母亲的话,也分析出点东西,当即问了起来,“莫不是星宇身上有什么咱梦家所求之物?”

“这个不清楚,你爸也没和我说过,不过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房收拾一下,一会家宴开始,你二伯和三婶他们就该来了。”

“你爸那边我来说,对了,一会儿记得把星宇请下来一起吃饭啊!”

梦欣听完这话,直接一口亲在了云裳的脸上。

“mua~”

“还是妈妈好!”

“对了,我再告诉您一个秘密吧!”

随后,梦欣便神秘兮兮的对着云裳附耳说了句话后,才回了自己房间。

只留下云裳呆在原地,手里的也茶杯险些掉落!

回过神的她将茶杯放到一旁,忙朝着书房就走了过去。

因为她清晰地听到自家女儿对自己说的四个字——

“罡气化身”!

和梦家一样,云裳的娘家也是大门大户。

云家是东山省有名的风水大家。

正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这风水师在杂禁九门中的地位仅排在运师之后。

虽然风水一脉传男不传女,但在从小的耳濡目染下,她多少还是知道关于修道者的事。

二十岁出头就晋升为罡气化身境界的修道者,她听都没听过。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两个钟头。

梦家大宅宴会厅内,作为传承多年的老牌家族,梦家家宴的座位也是很有讲究。

梦文林坐在主位上,在他右边的是梦家的二当家,也就是梦易天和梦菲儿的父亲,梦文商。

在他左边的,则是云裳和已经嫁出去多年的妹妹,梦柔。

剩下的家里人,都按照规矩坐在长桌两旁。

只不过和每年家宴不一样的是,今天的饭桌上多了一个新面孔!

那便是应邀坐在孩子辈首位的苏星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