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大侠和他的小跟班

“今晚,有哪些人出入过这个房间?“张大人继续问话。

老·鸨第一个抢答:“晚上我和我们玲珑一起上楼的,我送她进的房间。但我嘱咐了几句操心话,就离开了。和我没关系啊。”说完还不忘撇清关系。

张大人望向苏玲珑,苏玲珑点头认同道:“是的。妈妈送我进屋之后就走了。”

“我们玲珑这几天都会在大堂弹奏,到戌初二刻才会离席回房。我下楼大约过了一刻钟就碰到曲公子来了,赶忙招呼着让他上楼。但他是熟客了,熟门熟路的我也没跟着陪同上去。”老·鸨又说,“最近真是晦气,出了这种事,叫我生意怎么做啊。”

空气又陷入了一片安静。

栩枫捕捉到了一些信息,微微皱眉。最近晦气?看来除了今天的案子,怡红院还有其他的事情……

姜烟染脑瓜子没这么灵敏,在脑子里换算着时间,古时候一刻大约十五分钟。也就是晚上七点半苏玲珑离席上楼,七点四十五分曲靖通上楼。八点十五分左右苏玲珑满手鲜血跑了出来。

“张大人,今晚小的往玲珑姑娘房里送过一次茶水。“一个小厮模样的男人低着头站了出来

“哦?什么时候?那时房内有何异常。”

“大约是戌正时分,屋子里挺安静的,曲公子和玲珑姑娘都在屏风后面,姑娘们房里的事,我也没敢多看。放下就走了。“小厮老实巴交的说道。

“那时曲公子可还活着?”

“是的,我临走时他还叫我关上房门。”

“那玲珑姑娘呢?是什么状态?”

“我没见到,没有声响,可能就如玲珑姑娘所言,被迷晕了吧。”小厮小心翼翼的猜测。

苏玲珑似乎不知道这一切,听得很认真。

如果小厮所言属实,那是应证了苏玲珑的证词的。而苏玲珑那声叫喊是在戌正一刻,所有人都听到的。十五分钟间,有人进入房间不声不响的杀人灭口还安然无恙的跑了出来?姜烟染心里暗暗分析着。

“也就是说,死亡时间是在戌正时分到戌正一刻之间。”张大人也推算着案发时间。

大家点头默认。二楼的姑娘和小厮们都互相大眼瞪小眼的,他们彼此都有不在场证明。而其他寻·欢的客人,也都有姑娘作陪。

“如果玲珑姑娘不是戌正一刻才醒,而是提前醒来,也有可能刺杀了曲公子,再佯装害怕跑出来。”一圈问话作证下来,张大人还是把嫌疑锁定在苏玲珑身上。

苏玲珑无法辩驳,又开始一波梨花带雨。大家都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玲珑,议论纷纷。

“玲珑平时老实本分,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啊。”

“玲珑妹妹虽然才来不久,但她的人品姐妹们有目共睹啊,一定是这个禽·兽太过分了!”

……

莺莺燕燕们太嘈杂,张大人打了个哈欠,毕竟年纪大了,大晚上爬起来断案不容易。不管能力如何,态度摆得很端正。

一直没说话的栩枫突然蹲下了身,拾起桌脚旁的一块丝绢帕子皱起了眉。

“张大人您看,这是沾了迷·药的手帕。”栩枫递给张大人,提示道。

“哦?迷·药找着了。”张大人打量起这块帕子来,丝绢帕子上绣有花鸟图案,不像是男人会携带的物品。

姜烟染翻了个白眼,这帕子这么堂而皇之的丢在那边,还用找?生怕我们发现不了吧!但是尸体倒在门口,离床还有一段距离。手帕落在这个位置,恐怕不太对吧?姜烟染一下子发现了问题所在。

张大人也有了自己的判断,说:“这个帕子不是男人用的,是玲珑姑娘的吧?”苏玲珑摇头否认,这种帕子在路边摊很常见,但的确不是她的。

张大人继续发表着自己的推论:“是你的帕子,也是你事先准备的迷·药,是你将曲公子在门口迷晕,再连捅数刀,你根本没有晕倒,你是装的!你故意叫人送茶水,再装作不出声!假装自己当时已经被迷晕!”张大人年纪大了,半夜三更被叫醒更加头痛,经由栩枫一提醒,他便开了个脑洞觉得各方面都很合理,可以结案了。

李捕头大手一挥,命人给苏玲珑的双手戴上了木枷。

“等一下!”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姜烟染举起了手,高喊道。

众人都将目光投向男扮女装的姜烟染,以及她下巴上已经快掉了一半的胡子。众人看着这个小兄弟面生,仔细看又带着点面熟。

“等一下等一下!死者曲靖通是左将军的儿子,是边戍了几年的将门之后!武功难道不及一个青楼女子?这么容易被捂晕,又这么容易被砍死?“姜烟染开门见山的点出了她认为的最大的不合理。

栩枫双手交叉在胸前,微微点头同意姜烟染的看法,心里也诧异的对这个“混世魔王“有了新的认识,原来她不止会闯祸,还有伸张正义的一面。

“第二!玲珑姑娘多高?也就和我差不多。”姜烟染见没人打断她,还得到了栩枫的肯定,说得更来劲儿了,“而曲公子人高马大,如果说在门口就用帕子把他捂晕,玲珑姑娘还得踮起来起来使劲儿。”

说罢,她垫脚转身,用手去捂住栩枫的嘴,像还原现场一样展示给众人看。栩枫感受到了柔软冰凉的小手轻触了他的唇,条件反射似的快速抽手推开了姜烟染。

姜烟染尴尬得原地转了一圈,解释道:“就像这样,我做不到,玲珑姑娘也完不成的。”

众人纷纷点头,张大人也不打哈欠了。

“所以说,假设玲珑姑娘提早准备了迷·药,她可以下药到酒水里,下药到别的更有利于她的方法,而不是用帕子去捂!”

毕竟自己刚刚被冤枉入狱过,见到案子还没抽丝剥茧就要被潦草断定,心中燃起熊熊的正义感让她必须跳出来指出来。

“但是如果按照玲珑姑娘说的那样,曲公子是在床上用手帕捂晕了她。那帕子应该是扔在床边,或者曲公子收好了。不会散落在门口吧?”张大人捋了捋胡子,提出了新的疑问。

“没错,这也是我心里的一个疑点。或许理清了这一点,案件才会清晰起来。”姜烟染也没想通,但确实奇怪。

“敢问这位小公子怎么称呼?”张大人感叹英雄出少年。

姜烟染眼珠转悠了一圈,自信的抱拳回答道:“在下姜火!栩大侠的跟班!”

突然被cue的栩枫,质问中带着震惊,瞪了一眼姜烟染。姜烟染嬉皮笑脸的向他发射了一个wink!

栩枫忍住了怒火,我的天,好无语啊,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这是来自大侠的修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