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密查院的任务?

曲幽幽这会儿没空儿女情长,也没空找姜烟染比试算账。

她已经换上一袭白衣,在灵堂前哭了一天一夜了。与她一起的还有曲夫人和她的妹妹曲楚楚。

她们对着每一个前来哀悼的亲友大臣们一一鞠躬回礼。

将军府挂满了白灯笼与白布条,全府上上下下都笼罩在无限悲悯之中。

张大人已经带密查院的人来过了。

曲夫人说什么也不让他们再碰自己儿子的尸体,好说歹说的折腾了好久,密查院的人才确认无误,回去复命。

其实若不是密查院的人来,曲夫人都不知道,一直在晏州戍边的儿子,暗里还是密查院的一员。可见密查院线人身份的隐匿度十分之高,而凶手杀害曲靖通是因为私事还是和密查院线人的身份有关,暂且还不得而知。

都说慈母多败儿,这个曲夫人是个十分严格的母亲。

曲将军常年在外行军,家里事务基本都是曲夫人在打理。

也许受曲将军刚毅勇猛的遗传基因影响,也或许是受曲夫人从小到大的严厉教育影响。曲家的孩子各个都懂大义明是非,进取心与好胜心都极强。这一点在曲幽幽身上也能看得出来。

所以曲靖通也不是“败儿”,更不是那些经常沉溺于烟花之地的富贵公子哥。这次死在怡红院姑娘的房里,让曲夫人实在是难以接受。

张大人在曲府打探了一圈,也没有人表示曲靖通有这个爱好。

只是从他的随从那儿得知,大概三个月前开始,曲靖通总会时不时的一个人出门一会儿,不需要人陪同。

回到顺天府的张大人,一进门就把帽子摘了下来。

今天一天听到的信息太多了,梳理了一下今天一天的案情进展,却怎么也梳理不通。杀人案中又牵扯出失踪案,信息不对等,还都搞串了。

尤其是这会儿听栩枫说完两个案子涉及的房间中间竟还藏有密道!

张大人一个头两个大,心中早已打算好又要熬个通宵了。

“太难了,本府尹再有一年就可以告老还乡了。竟在最后的任期里出了这样的大案,实在是太难了啊。”

张大人也只能对栩枫发发牢骚,要是被属下们看到自己这幅无能为力的模样,威严无存,晚节不保啊。

栩枫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的听面前这位花甲老人边吐槽絮叨边说着查到的信息。

“刚才在将军府上,听曲夫人说到曲靖通戍边的地方,总觉得特别耳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了,老了,老糊涂了。”张大人一脸服老的样子。

“晏州……张大人刚才说玲珑姑娘的老家可也是晏州?”栩枫年轻,脑袋瓜子好使。

“对对对!晏州山县!”张大人拍了拍脑门,这么简单的事情,现在要经提醒才记得起来。

“苏玲珑是什么时候来的京城?”栩枫想到了什么,询问张大人确认一下时间。

张大人记忆唤醒似的,快速回答:“半年前。没错,家里人就是死于半年前那场大灾荒,她才来的京城。”

“那就对了,曲靖通和苏玲珑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关系。”

栩枫说话不说完整。

张大人虽然反应慢,但也反应过来了。

“曲靖通!也是半年前从晏州戍边回京的!”

张大人总算在千丝万缕中,找到了一点点信息的联系。他急忙站起来来回踱步,多走走活动活动筋骨,促进一下大脑的血液循环。

“栩大侠,你说这个苏玲珑会不会和曲靖通有私仇?一路跟回了京城才下手!”大脑活跃起来的张大人开始了“午夜推凶”表演。

白天才刚觉得凶手另有其人,现在又把嫌疑放到了苏玲珑身上。

栩枫摇摇头,给张大人一个否定的眼神。

“晏州山高皇帝远更好下手,没必要来京城下手。”

张大人首推碰壁,再次猜测道:“有可能在晏州没机会,京城潜伏半年终于有机会了呢?”

栩枫依旧摇摇头,开口:“每次见面,都是曲靖通主动去找苏玲珑,对于苏玲珑来说,很被动。机会更微小。”

张大人再次碰壁,第三次“午夜推凶”蠢蠢欲动,说道:“既然不是私仇,那有没有可能是旧爱!”

栩枫对这一设定没有考虑过,倒是想听听年已花甲的老人如何推理小年轻的爱恨情仇。

张大人见栩枫没有摇头,便满上了兴致继续推测,说:“可能曲靖通与苏玲珑在晏州已经相知相爱,来到京城后由于曲夫人家教严厉,就不能把苏玲珑带回将军府。意外之下苏玲珑进了怡红院,成了花魁。三个月后二人才重新有了联系。然后苏玲珑感到被抛弃,由爱生恨……”

栩枫越听越离谱,赶紧打断了“午夜推凶”环节,好让张大人早些休息。

“以曲靖通的能力,在外安置个小宅给心上人暂住很难吗?他才不会眼睁睁看心上人步入青楼呢。”

栩枫一下否定了爱恨之说。

“不过大人刚才所言,有一点倒是提醒了栩枫。”栩枫若有所思,将双手环抱在胸前的姿势改换成了单手抱胸,一手抵着下巴。

“哪里?”张大人急切追问。

“有什么原因,会让两个人差不多同时回京,三个月前毫无联系,三个月后却密切联系呢?”栩枫觉得要从三个月入手,“会不会和曲靖通在密查院的任务,有关系?”

后面半句,栩枫是挨在张大人的耳边说的。

关于密查院的情况,公开审理的时候也并不会提起。密查院今天确认了线人标记,但仍没有告诉顺天府关于密查院的任务。这只有皇帝和密查院任务线的人才知道。

“若真是如此,那要禀明圣上裁决了。我小小顺天府查明不了啊。”张大人听了就想到把这烫手山芋赶紧扔了最好。

“这也只是栩枫不成熟的猜测。”栩枫又把烫山芋粘在了张大人手上。

是啊,只是猜测而已。

但猜测可以去证实啊,虽然密查院那边去不了,可苏玲珑还被关押在顺天府地牢里。如果曲靖通去怡红院真的和任务有关,苏玲珑一定也是任务中一个环节。

栩枫心思缜密,不会把没有十足把握的事情说出来。

但关于苏玲珑和密查院任务有关这一点,在张大人讲到苏玲珑‘闻音成曲’的天赋时,就隐隐浮现了。

如果曲靖通出没怡红院真与任务有关,那么苏玲珑无非两种身份。

密查院任务的敌对势力,或者,她也是密查院的人。

今日夜色已深,栩枫打算着明日要再从苏玲珑那儿找找突破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