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粉色误会

“你你你,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姜烟染回忆起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昨天就是被这么一掌拍晕拎回府的。

“给你两个选择,一,你自己回去。二,我送你回去。”

栩枫淡淡说道。

“为什么你总要我回去呢?我不会给你拖后腿的!”

姜烟染加重了语气。

“对牛弹琴。”

栩枫懒得解释,说完就抬手,又打算把她点穴带回丞相府。

但,姜烟染预判到了这招,连滚带爬的在屋顶上挪动。

出府一趟又是翻墙又是躲猫猫,很不容易的!

打游戏满血状态强行“回城”可不行。又菜又爱玩的姜烟染弓着腰往前挪动着,还踢落了几块瓦砖。

突然,脚底一踩空,伴随着一声惨叫。姜烟染连人带瓦的从屋顶上掉了下去。

栩枫看到面前叽叽喳喳的女人突然消失在屋顶,连忙出手相救。在姜烟染落地前接住了她。

一阵清风拂面,英雄救美平稳落地。

栩枫对着手里这一坨“人形累赘”又多了几分无可奈何,人人都说她“混世魔王”成日闹事打架,但眼前这个秀气男子装扮下的小女子,分明手无缚鸡之力。这轻盈软绵的身肢,仿佛一摔就能摔碎似的。

姜烟染紧紧闭着眼睛,双手牢牢抓住栩枫的脖子,蜷缩在他的怀抱里,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胆战心惊的自由加速度最终落在了软绵绵的……怀抱里?

她双手在栩枫的背上试探性的游走,心底得出结论:是个人没错了,还好还好,没摔破相。

“你摸够了没?”栩枫浑身不自在,缓缓开口。

姜烟染听到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一只眼睛开一只眼睛闭地偷偷看了一眼,栩枫那半张面无表情的脸正冰冷的朝着她。吓得姜烟染赶紧闭眼,灵机一动,两手一摊,装死。

这拙劣的演技与姜烟染本染演员的身份多少是有些不符了。

可她再闭眼,脑海里浮现的还是栩枫的模样,第一次近距离看栩枫的脸,才发现原来他剑眉浓郁,双眸含光,鼻梁笔挺,轮廓俊朗,脸上的疤痕很MAN,充满了荷尔蒙……打住打住!想歪了!

“我数到三,不然我放手了。”头顶的声音再度响起。

“一、二……”计时催促着姜烟染不得不“原地复活”,从栩枫怀里跳下来。面对着刚才亲密接触的男人,还不好意思了起来。

栩枫却仿佛救了一位老奶奶一般波澜不惊,铁着脸说:“你这个功夫,只会给我添麻烦。你还是回府逗狗吧。”

回府是不可能的,狗狗也已经喂饱了。

等等,连逗狗他都知道……他偷·窥?昨夜他进我闺房了?衣服也是他帮我脱的?啊……姜烟染脑补三连,一丝带颜色的画面进入了她的脑子里。

“栩大侠怎么知道我养狗了?”姜烟染小心翼翼的问。

“我还知道是黑色的狗。”

“你你你!你是不是昨夜进我屋了?!这要是传出去,我清白怎么办啊!”姜烟染将后半句压低了声响,古人思维保守,她可是要嫁二皇子的,清白怎么能被他人污浊。

“你来逛青楼,可曾想过你的清白?”栩枫轻笑一声,反驳道。

“青楼又没有男妓!明明是你们男人可耻!三妻四妾不够还要到青楼花天酒地!”

姜烟染牙尖嘴利的怼了回去,栩枫没有反驳,频频点头觉得姜烟染这个说法倒是很有意思。

辩论第一回合姜烟染胜!

但是,姜烟染再想想栩枫的话,刚才他好像没有否认进了自己的房间?

“你承认啦?那么,昨天我的衣服……是你帮我脱的?!”姜烟染一手捂紧胸口,一手指着栩枫,一脸难以置信。

栩枫听了更难以置信,真不知道她脑子里整天装的都是什么。

只见栩枫把手伸向姜烟染的腰间,一声“色·狼”从姜烟染口中传出,然后栩枫拿着两根黑色的狗毛放在了她的眼前,带着轻蔑的笑意说道:“黑色家犬,从毛发看还是幼犬,不满一岁,但是,有点脱毛。这些事情,不用进门也可以知道啊”

说完,盯着姜烟染捂着胸口的手又补了一句:“我对这些,没兴趣。”

刚想佩服他细致入微登峰造极来着!

刚想庆祝自己留住清白来着!

刚想和他继续愉快的玩耍来着!

他又?人身攻击!不对,自信心打击!

姜烟染气呼呼的憋出一声“哼!”,转身就往怡红院主楼走去。

边走边说:“别跟着我!我查我的,你探你的! ”

留下栩枫站在原地,望着姜烟染娇小的背影,那面具之外的半边嘴角微微向上扬起。

“混世魔王姜烟染,果真又菜又霸道”

既然明着轰不走她,那就换个法子。栩枫心中又起了一计,往前跟了上去。

丞相府底翻天了。

全府上下都找遍了,却找不到姜烟染的踪迹。姜烟染常去赊账的商铺也问了,都说好久没见过她了。

以杭儿为首的下人们一个个的都战战兢兢的,生怕丞相回来后大发雷霆受到惩罚。尤其是杭儿,第一责任人!

老爷和夫人去将军府奔丧了,出门前特地嘱咐了,昨夜京城又出大命案,务必要看好小姐,不让乱跑。这一眨眼的功夫,姜烟染就连人带狗的,都不见了。

姜书恒回府的时候,杭儿她们已经上上下下翻了三遍了。

深怕小妹闯祸的人间好哥哥姜书恒,也加入了寻找队伍中。但他加入没多久,就有一个小朋友来丞相府找他。

小朋友六七岁的模样,扎着可爱的小辫子,一只手捏着糖人一只手把一张纸条递给了他。完成任务后,就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姜书恒一脸狐疑的打开纸条,上面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人在怡红院,望速来带回。

“染儿真是愈发胡闹了!”姜书恒将纸揉成了团,带了一个侍从就匆匆出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