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三日后问斩!

大璋王朝 大理寺狱

姜烟染浑浑噩噩的醒来,呼吸间嗅到了一丝潮湿腐朽的味道,顿时涌起一阵恶心,起身呕吐却吐不出来。

昨晚聚餐,姜烟染喝多了,早就已经把胃吐空了,现在头还有点懵懵的。看身边的一切有点不切实际。

石砖墙黏连着铁栅栏,四周幽暗污秽,只有头顶处一小方天窗投射下一道光亮,尘埃在光束里张牙舞爪的翻动。“滋滋……”还有一只肥硕的老鼠在草席上爬过。

这是在监狱?

姜烟染一下懵了,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市民,难道喝酒闹事被抓了?

但当低头看到自己身穿的单薄白衣上,赫然一个“囚”字时,姜烟染彻底傻眼。

我穿越了?

“当啷”

一阵清脆的解锁声。

姜烟染惊喜的抬头,看向牢房门锁,果然……纹丝不动。

大概是幻听了?

“恭喜您,解锁新服装一套!”耳边又传来清晰而又生动的语音播报。像极了某多多的砍价声。

姜烟染的眼前骤然出现了一块屏幕,像一个游戏界面。解锁的服装正是白衣囚服,服装等级是一颗星。

“进度读取中……”姜烟染念着屏幕上的几个大字,脑海里却不受控制的被灌入了一堆原主的记忆。

姜烟染,丞相独女。自幼身患寒疾,大夫断言命不过十九。

虽生母早亡,但后妈对姜烟染也视如己出。更因为与二皇子曾指腹为婚,丞相府上下对姜烟染宠爱有加。

所以姜烟染除了生病休养的时候安静安分一些,其他时候都在任性玩闹,脾气大爱胡闹,街上小摊贩看到相府小姐来了都躲着走,是京城出了名的“混世魔王”。

直到两天前,闹出了人命。

元宵灯会上,很多人亲眼目睹了朴静公主被姜烟染推下了河,再被捞起时已经溺亡。

高国是大璋的藩属国,朴静公主是此次随同高国使臣一同来京城朝贡的,高国本意将公主献给皇帝……

由于涉案人身份特殊,需经督察院、刑部、大理寺三轮覆审,但因事件脉络清晰,目击证人口供一致,现已结案。

姜烟染被判斩首。

算算时间,还剩三天。

“恭喜您完成记忆读取,获得系统赠送的能量丸一颗,新手大礼包一份。”

姜烟染抬手去触屏的瞬间,手里突然多了一颗画面中一模一样的药丸。

还是个带系统的穿越?

姜烟染想到以前看过的那些网络小说,于是将信将疑的吞下系统送的能量丸,竟然真的感觉精神了些,饿意困意全无。

这是个好东西!

不过,马上要被砍了,还恭喜什么?这是天崩模式吧!

姜烟染欲哭无泪,本来刚刚拍完一部古装探案剧,可以去度假休息一阵。这下好了,喝个酒把自个儿喝到了大璋王朝!

当个嚣张跋扈的坏小姐也就算了,顶多人设差了些。但偏偏还是个杀人的坏小姐!

还没享受这里的山珍海味锦衣玉食,就要一命呜呼了。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

姜烟染焦虑地在阴瑟的牢房里来回踱步,紧张与恐惧在她眉眼间盘旋。试图用拍戏前学的刑侦知识和看了八百集柯南的经验,找到为自己开脱的办法。

找人求情是不可能的,这个案子毕竟涉及璋朝的邦交,涉及大璋王朝的大国形象,父亲贵为丞相也束手无策。

母亲生前与皇后娘娘是闺蜜,皇后娘娘对自己也颇为关照,但后宫也无权干涉国事。

越狱?假死出逃?盖世英雄踏着七彩祥云来劫法场?

没越狱的体魄! 没假死的神药! 没爱慕者没盖世英雄!

好惨一女的!除了两个哥哥宠着不学无术的自己,没有其他异性主动接近姜烟染,与之有婚约的二皇子也有毁婚之意。

而大哥在北方带军,二哥只懂文韬不擅武略。

完蛋!

除非自己不是凶手,否则没办法解救自己。

“对哦!万一我不是凶手呢?”

原主虽然闹腾了点,会闯祸了点,但是三观还是挺正的,违反律法的事儿不会做。

姜烟染记忆里闪现出零碎的画面。她努力的拼凑当时的场景,试图寻找一丝可疑之处。

记忆中,元宵灯会那一天,是朴静公主先在街上摊位前抢走了姜烟染的糖人,还回头做了个鬼脸挑衅她,这才争抢了起来。

不过,一个糖人至于杀人吗? 姜烟染代入了一下古人的思维。

可是就算再怎么大的代沟,正常的古人也做不出这事儿啊?而且,糖人摊离河边要绕过好几条街,又是怎么跑到河边的呢?

记忆继续读取……

今年元宵恰逢万邦来朝,灯会比以往更加热闹。

街上人头攒动,有表演动物杂耍的,有表演喷火的,几乎全城的男女老少都出门了,逛灯会、猜灯谜、放河灯、赏烟花……这其中不乏暂住在驿站的外邦人。

姜烟染是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玩儿的,刚一出门就被一个异族穿着的女子抢了糖人,还挑衅,“京城小恶霸”岂能在自己的地盘被外邦人挑衅?姜烟染追着就要去抢回来。

对方也很绝,一个糖人而已,愣是跑完了一条街,还穿过了人兽表演,哦不,动物杂耍。

像砸场似的闹了一番,见姜烟染追不动了,还时不时得意洋洋的炫耀糖人,嘚瑟的样子气得姜烟染也大打出手。

“不错,不愧是我,草包一个。”姜烟染无奈的嘲笑了一下姜烟染。

怪不得很多人都看到了。

追打了几条街,打翻了好几家摊子,扯破了一堆灯谜,能不引人注意吗?

最后追逐到了相对人少的河边,朴静公主才停了下来。

还没等姜烟染质问她为什么和自己作对,她就抓起姜烟染的手往自己肩头一推,一边大喊,一边自己跳进了河里。

是她自己跳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