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原来破的是这个财

叶知鲲站在台上凶记者,让他们删照片。

秦浩燃却在认真地询问求教,

“我听说现在的摄像设备都比较高级,同步发送,随时上传到云端。”

“是不是真的啊?”

台上有个记者冲秦浩燃点头。

这下秦浩燃兴奋了,“认命吧!删不掉的。”

“之前我就说让记者离开,你们偏不,硬要把人留下来。”

现在好了,不仅有照片,还有现场直播诶!

叶倾城小声提醒,“把脸上的笑收一收。”

在心里高兴就成了,别表现的那么明显。生怕自己不招人恨吗?

于是秦浩燃咳嗽几声,整个人又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严阁汶吸引走了。

趁此机会,秦浩燃拉着叶倾城的手悄悄退场。

走到一半,叶倾城忽然停下脚步,表情遗憾。

“我忘了跟记者说,我和严阁汶之间没关系。”

“没事,其实记者并不在意你的澄清,反而更希望你和他之间有点什么。”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大写特写,吸引一波又一波读者。

叶倾城想想也是这个理。

大多数人八卦的时候,才不管事实真相如何。只愿意相信自己脑补的那一部分。

于是叶倾城也不纠结了,而是好奇另外一件事。

“严阁汶裤门大开这件事,是你做的吗?”

要不然这裤门怎么开得如此及时。

秦浩燃嫌弃的撇了撇嘴,他有病啊,对别的男人的裤子拉链下手?

这种事情光是想一想,秦浩燃都觉得自己的手脏了。

“跟我没关系,要怪就怪严阁汶自己长太胖了。”

衣服被打湿以后,就紧紧贴在身上,穿着这样的衣服,难免会觉得有些束缚。

所以在举手投足之间,就会不自觉的加大力度。

严阁汶的身材,是中等偏胖那种,年纪不大,啤酒肚倒是不小。

裤子粘在腿上粘的难受,走起路来,步子自然要往大了迈。

这迈着迈着,裤裆就被崩开了。

原来如此,叶倾城点点头。

她还以为是秦浩燃暗中用了什么符,隔空弄坏了严阁汶的裤子。

秦浩燃表示,“我是天师,也是修道之人,我们这一派也讲究因果循环。”

像他这种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不能主动对普通人出手。

就算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举动,也不行!

自古以来,所有名门正派都遵守这个规矩。

秦浩燃下山以后,也从未违背过。

就算是跟那几个小混混打架,都是对方先出手,他才反击。

“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不爽就干,不服就打的性格。”

秦浩燃连忙点头,“我是啊!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干!”

“滚!”

三句话说不到,这人脑子里面又堆满了黄色废料。

秦浩燃委屈巴巴,这也不能怪他呀。

他可是童子鸡,初次开荤又年轻气盛,阳气足,肝火旺,叶倾城又总在他眼前晃悠。

他也压不住啊!

“得嘞,小的这就滚。”

秦浩燃二话不说,离开办公室,抬脚朝一楼走去。

刚才助理给叶倾城发短信,说严阁汶的保镖拦着记者不让走,想强行收缴他们的相机,删除里面的照片。

那些记者肯定不愿意啊,抱着相机不撒手,双方都快打起来了。

只能由叶氏集团的人出面,把双方带到一楼会客厅去,希望能和平解决此事。

叶倾城怕小助理压不住场子,本来准备自己出面。

但秦浩燃把人劝住,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哪里需要劳叶倾城的大驾?

于是秦浩燃现在,就来一楼会客厅主持公道。

“好啦,大家都不要吵,听我说一句公道话。”

“首先呢,这些照片都是记者朋友们的劳动成果,

又是通过合法取经获得的,且没有从中牟利。”

“你们二话不说就要破坏人家的劳动成果,这谁能愿意?”

这话偏向媒体那一方,那些记者纷纷点头附和。

“没错,是你们总裁站在台上让我们拍的,又不是我们拿着针孔摄像头,到他家里去偷拍的。”

“他要是不愿意让我们拍的话,一开始为什么不让我们走?”

“要早说不能拍,那我早早的走了,现在都能回家喝茶了”

这几个保镖没有秦浩燃能说会道,只能干巴巴的反问。

“那你们想怎么样?”

“很简单,如果严总想处理这些照片,那他可以把它们买下来。

这样一来,照片的所有权就归属于严总裁,他想对这些照片做什么都行。”

听见记者的这个主意,秦浩燃忽然乐了。

原来这就是严阁汶要破的财呀!

很好很好,多多益善。

当秦浩燃,他们在会客厅里谈论严总时,严阁汶和坤鹏也在议论秦浩燃。

……

叶知鲲的办公室里。

严阁汶在内间换好干净的衣服,出来坐到沙发上,向叶知鲲发问。

“这臭小子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看着像是野路子。”

“可不就是野路子吗?也不知道我那个表妹,是从哪个垃圾堆里,把人捡回来的。”

“别看这小子现在穿着西装,看着还挺人模狗样的,但他之前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拿去当抹布都觉得磕碜。”

叶知鲲特意在严阁汶面前,大肆贬低秦浩燃,想让严阁汶高兴一点。

然而,叶知鲲把秦浩燃说的越卑贱,严阁汶就越生气。

因为叶倾城宁愿选择一个只见过一面,家事不详、毫无本事的小白脸。

都不愿意选择他,严阁汶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严阁汶气愤叶倾城的选择,所以现在连带着看叶知鲲也不顺眼了,谁让这人也姓叶。

于是严阁汶话锋一转,开始找叶知鲲的麻烦。

“你应该还记得,我之前答应给你手下项目投资的前提,是让叶倾城变成我的女人。”

“可现在,她已经跟别的野男人官宣了。那你需要的项目资金,我只能说抱歉了。”

“别呀!”叶知鲲顿时急了。

在叶氏集团内部,他的支持者比叶倾城的拥趸少多了。

严阁汶可是他费尽千辛万苦,才找过来的救兵。

如果连严阁汶也不支持他,那他对上叶倾城的胜算就更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