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活不过三日

叶正详虽然也是气愤,可见叶倾城被人如此挤兑,心理总归是不好受的。

“行了,倾城也不容易,谁家和她这般年纪的女孩,哪个不是谈恋爱和玩乐的。”

“你和她这个年纪的时候大学还没毕业,她二年前都双硕学位毕业打理公司了。”

叶知鲲听到叶正详的话,脸上的笑容整个都僵住了。

“咳咳咳,家主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我这不也是关心表妹吗?”

“怕她被什么坏人给欺骗了,你看这个人像个有正经工作的嘛。”

叶知鲲不提还好,叶正详也注意到秦浩燃,他阴沉着一张脸。

“你倒地是什么人,是不是你用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才把倾城骗到手的。”

“我是太航道馆第一百八十五代掌门,最年轻一代的天师。”

秦浩燃挺直胸膛自我介绍,没想到却引来哄堂大笑。

“哈哈哈……天师,我看你就是招摇撞骗的骗子。”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天师,看你这穿着打扮,最多就是个臭道士。”

“倾城简直是胡闹,这样的骗子也和对方不清不楚的,这让外人怎么看我们叶家!”

“就是,不都会说咱们叶家以后都是骗子不成。”

……

众人的一字一句都如同利刃在叶倾城的心口切下一刀,只因为这一件事,就否定她这么多年的努力和付出。

叶倾城不免寒心,第一次觉得原来做错一件事整个家族都会背叛她,被众人所指。

她强忍着眼泪,可却不知道唇角都被咬破了。

秦浩燃将她的隐忍都看在眼里,看出她的脆弱,心有不忍。

他最见不得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人,更何况还是他的女人。

秦浩燃挡在叶倾城的面前,毫不客气一拳揍到叶知鲲的脸上。

叶倾城愣怔的看着秦浩燃的背影,那一刻她鼻子忍不住一酸,没想到第一个保护她的,竟然是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

冰冷的心,有一丝的触动。

秦浩燃一把揪住叶知鲲的衣领,质问道。

“你口口声声叫她表妹,可有真将她当做妹妹看待?”

“啊!”叶知鲲惨叫一声,等反应过来怒不可遏。

“你丫的敢揍我!”

“打的就是你,你再多嘴一句话,我不介意毒哑你。”

叶知鲲只当秦浩燃说大话,就要破口大骂,可他一张口,惊悚的发现舌头不听使唤,竟然动不了拉。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慌了,只能口水流的到处都是,手指还瞎比划着什么。

而这时他的电话响了,他连忙拿出手机,看到显示来电名单,慌张的将手机准备放回去。

秦浩燃察觉他神情有异常,一把夺走手机,一看上面的来电号码,十分眼熟。

仔细一想,他就想起来,这不是青蛇臂男的电话嘛!

秦浩燃也不傻,自然明白了,感情这些事情都是眼前这个人搞的鬼。

“原来是你?”

“你们之前认识?”叶正详皱着眉头问道。

秦浩燃冷笑一声,“呵呵,不算认识,只是今天有一群人找我麻烦,他们招供幕后的人叫什么鲲哥。”

“巧的是,那个为首的人的手机号正是给他来电的人。”

叶知鲲听了秦浩燃的话,慌张的想夺走手机,秦浩燃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就将电话接通。

对面人听到秦浩燃的声音,整个人一哆嗦,还不等秦浩燃质问,就连忙求饶。

“大佬,你找到鲲哥了?大哥我错了,我确实隐瞒你了,包括昨晚酒吧的事情,其实……其实也是叶知鲲安排的,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对方这话一出,在场也不是傻子,立马回过味来。

叶倾城擦掉眼角的泪,不可置信的看着叶知鲲,咬牙切齿道。

“叶,知,鲲!我没想到你为了摸黑我,策划了这么多事情。”

“我的名声可不仅仅是我的,更关乎叶家声誉啊!”

“啪!”

叶正详抬手一巴掌狠狠的抽到叶知鲲的脸上,他的脸上迅速浮肿起来。

叶正详气的手不停哆嗦。

“你……你这个混账,竟然用这么龌蹉手段……”

他还想骂几句,竟然皱着眉头,唇色发白,身体踉跄两下,差点跌倒。

还好叶倾城一直在旁边,察觉到赶紧上前搀扶。

“大伯,您别生气,身体要紧。”

其他人也连忙装作关心模样,“家主啊,你可不能气坏了身体啊!”

甚至有人已经做作的带着哭腔要哭丧了。

叶倾城看着众人的嘴脸,冷呵道,“全给我闭嘴,带着叶知鲲滚出去。”

“谁要找我麻烦的,就去好好问问我的这个表哥,他是怎么想的,还是想被驱逐出叶家。”

“你们再闹,是不是要一起滚蛋!”

众人一看叶倾城发火,而这件事罪魁祸首还是叶知鲲,一时间也知道再闹下去,不会有好果子吃。

于是都纷纷告辞。

叶知鲲傻眼了,他还想和叶倾城理论,可支吾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叶知鲲一系的见事不对,就拉着他灰溜溜的离开。

“鲲哥,好事多磨,这事被发现也没什么,看她怎么处理,要是处理不好,迫于家族的压迫,这叶倾城还是会被提出管理层。”

叶知鲲狡诈一笑,摸着口水,带着人离开先去医院看看舌头。

看着这乌泱泱的一群人离开,叶倾城才松了一口气。

“倾城啊,扶我过去坐下。”叶倾城有点吃力的搀扶。

秦浩燃看着叶正详,样貌上看最多不过六十,这还是壮年怎么可能身体如此羸弱?

观察面相来看,不应该短命之人,而对方面色赤红,呼吸气短。

他上前搭把手,就注意到叶正详的指甲有点不正常,顺势搭脉。

秦浩燃面色一沉,没有言语,他从随身包裹中取出盒子,打开盒子后取出一根根银针。

他正要扎针却被叶倾城拦住。

“你这是要干什么?”

“再不扎针,逼出他体内积累的毒素,他撑不过三天。”

秦浩燃这一句话,惊的叶倾城诧异道。

“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