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厚颜无耻

叶知鲲把老人家纸尿裤脱下来之后,大声朝外面喊:

“这脏东西扔哪儿?”

真正的护工不高兴,嫌弃叶知鲲的动作太慢。

他也不打招呼,直接推门进去,准备接过叶知鲲接下来的工作。

门是向内推的,这人的手劲又大。

所以,正站在门后方的叶知鲲忽然一个踉跄……

而他此时,手里还提着一个黄色炸弹。

老人换尿不湿的画面,不太方便拍摄,那个记者和摄影师就在外面等着叶知鲲。

忽然,他们听见一声怒吼。

“啊!”

“呸呸呸……”

记者和摄像师相视一眼,这动静……

不会吧?

两人既兴奋又好奇,连忙举着手里面的家伙什往里冲。

五分钟后,叶倾城的手机上收到这样一张照片。

图里面,叶知鲲的白衬衣上面,满是黄色的污渍。

他张大嘴巴,牙齿上还有黄色东西,一脸恨不得立刻撞墙自杀的样子。

秦浩燃歪着身子,把头凑过去看了一眼,一脸惊讶。

“他这是干嘛去了?吃屎了吗?”

叶倾城憋着笑,没说话。

这图真是太恶心了,摄像头太高清,多看一眼都反胃。

秦浩燃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居然比他们预料的还要顺利。

青年企业家献爱心活动是真的,但是今天有活动是假的。

那两个记者是真的,但不是是电视台的。

而是叶倾城助理的同学,请他们俩过来帮忙。

所以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叶倾城与秦浩燃合力出演的一出戏。

他们早早挖好了坑,等着叶知鲲往里面跳。

本来只是想让叶知鲲多干些脏活累活,没成想叶知鲲如此配合。

连秦浩燃都说,“要是套麻袋打他一顿,也就是疼几天而已。”

“但是亲口吃屎,叶知鲲估计是一辈子都不会忘了。”

“得给那两个记者多加点感谢费!”

这张照片拍的真是太好了,“要是能有视频的话,就更妙了。”

叶倾城也点点头,“我这就给他们发消息,让他们多拍一点。”

随着叶倾城这条消息一块儿过去的,还有五万块钱的感谢费。

这笔钱可不算少。

为了感谢叶倾城的大手笔,摄像师手中的镜头,几乎没从叶知鲲身上离开过。

于是,叶倾城和秦浩燃收到了叶知鲲各种角度的吃屎照。

还有尿不湿埋脸照、惊慌失措,悲愤欲绝照……

过了一会儿,那个记者又给叶倾城发消息:

“叶知鲲暴跳如雷地赶我们离开,我们可以退了吗?”

“可以走了,路上注意安全。”

他们要是再不走,很容易被叶知鲲迁怒。

两个记者不想惹事上身。

但是秦浩燃不同,他生怕叶知鲲忘了自己今天,在敬老院的英姿。

晚上,叶知鲲从外面回来后。

秦浩燃主动请叶知鲲过来一起吃饭。

管家去请叶知鲲的时候,叶知鲲正在接严阁汶的电话。

今天一整天,严阁汶给叶知鲲打了20多个电话,刚刚才打通。

电话接通后,严阁汶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

只三句话的功夫,就从问候叶知鲲的爹妈,升级到问候他的祖宗十八辈。

叶知鲲怂的跟个孙子似的,连忙跟严阁汶解释:

“不是的,严总,你听我说,我真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

“我手机昨天晚上丢了,我助理白天去帮我补卡,我刚刚才把新手机拿到手。”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走漏消息了?秦浩燃为什么会知道我在顶层的总统套房?”

在医院里躺了一天的严阁汶,不停的对昨晚的事情进行复盘,脑子就没歇过。

他认为,肯定有人告密,要不然秦浩燃不可能来的那么及时。

他也就摸了摸叶倾城的小脸,连衣服都还没脱,秦浩燃就在外面疯狂踹门。

严阁汶越想越不对劲,“你小子不会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吧?

一边在我面前装孙子,一边去跟叶倾城卖好。”

“老子告诉你,自古以来,当墙头草都没有好下场。

要是让我查出来,这中间还有你的事,老子绝对弄死你。”

严阁汶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叶知鲲扒皮抽筋。

这人终究姓叶不姓严,所以严阁汶觉得自己的怀疑很有道理。

但叶知鲲觉得自己是真冤呀,

“严总,我昨晚把叶倾城送到你床上之后,我就没管这事了,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对天发誓,我真的没当墙头草!”

“叶倾城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敌人,我怎么可能跟她告密?”

与此同时,叶知鲲终于反应过来。

难怪叶倾城今天见到他之后,不但没有拍桌子,跳脚骂人。

反而连脸色都没变一分。

他大爷的,他当时还以为叶倾城是在故作镇定、强颜欢笑。

强撑着自己的尊严与体面。

没想到蠢货竟然是自己。

但严阁汶根本不听叶知鲲的解释,“老子懒得跟你说那么多,等老子出院以后,咱们再算总账!”

叶知鲲气得要摔手机,今天就没有一件顺心的事。

刚好这时,管家来请叶知鲲去主楼吃饭。

他把手机一关,气冲冲的走了。

一进门,叶知鲲就质问叶倾城:“你敢耍我?”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叶倾城语气冷淡,冰冷的犹如机器。

“今天你交代给我的那件事,难道不是在耍我吗?

我已经找人打听过了,市电视台今天根本就没有这个任务。”

“可这是你自己抢着要去的。”叶倾城一语中滴。

秦浩燃也在一旁点头附和,“没错,我当时都说了我去。”

“但你特别霸道,硬是一个人跑了。”

叶知鲲的拳头捏的咯吱作响。

他一看秦浩燃那故作无辜的样子,心里就邪火乱窜,真想一拳把他的头打歪。

双方剑拔弩张,叶正详不明所以地问道:

“这是怎么了?叶知鲲你妹妹好心叫你过来一起吃饭,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要不想吃就给我出去,别在这影响大家的心情。”

叶知鲲憋屈的要死,“大伯,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

“他们骗我……”

只是叶知鲲的话还没说完,秦浩燃就直接打断。

“我有个建议,你下次去医院做体检的时候,请医生帮忙量一下你脸皮的厚度。”

“我真的很好奇,究竟是多么厚颜无耻的人,才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

居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