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全都是骗子

叶倾城出公司的时候,刚好碰上叶知鲲从外面回来,对方硬是要跟她一起。

当时叶倾城以为叶知鲲是想抢功,把这个外国客户拢到自己这边。

但叶倾城不是这么没格局的人,现在当务之急,是从对方手里拉到投资。

所以叶倾城就让叶知鲲跟着了。

他们到了圣德酒店之后,先在订好的包厢里吃饭。

对方一行三人,有秘书,有保镖,都是货真价实的国外人,就是席间喝酒喝的有点猛。

但是因为交谈的内容比较专业,叶倾城也没起什么疑心。

那个外国投资商总是跟叶倾城碰杯,一顿饭下来,叶倾城可没少喝。

连小助理都在一旁偷偷抱怨,“这外国人可真不绅士。”

现在想想,哪里是外国人不绅士?

而是这一行三人全都是骗子!

叶倾城一边在脑海中,飞快地捋清前因后果,一边不断地向后退,躲避严阁汶的触碰。

严阁汶伸手,狠狠地捏了捏叶倾城的脸颊,“真滑!”

“别碰我,滚远点!”

“给你三分面子,还真以为我不敢动你不成?”

“被玩烂的女人,在老子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妇!”

严阁汶一边说,一边用手拍着叶倾城的脸,表情轻佻。

叶倾城身上软绵绵的,手脚都如面条一样,头一弯,恶狠狠地咬上严阁汶的手。

严阁汶手一抽,反手往叶倾城脸上扇了一巴掌。

“臭女表子,上赶着找不痛快是吧?”

“你要是听话一点,说不定今天晚上下了我的床,明天项目资金就到账了。”

“你不是一向大公无私,愿意为了叶氏集团付出一切吗?

所以你也别给我摆出这幅死鱼脸,今天晚上这事你也不吃亏。”

“一副破身子换这么多投资,叶倾城你赚大发了!”

严阁汶掐着叶倾城的下巴,狞笑着欺了上去。

叶倾城又恨又绝望,哪怕今天她为鱼肉任人宰割,她也不会让严阁汶好过。

只要严阁汶敢月兑裤子,她就不惜一切代价废了他。

严阁汶的另一只手,慢慢的,从叶倾城的脖子往下滑。

忽然,门外传来剧烈的敲击声。

“滚,不需要客房服务,别打扰我!”

“先生,不好意思,楼下起火了,为了您的安全起见,请迅速撤离!”

严阁汶现在是箭在弦上,但女人哪有小命重要。

严阁汶半信半疑,松开叶倾城从床上起来,打开门准备仔细询问。

门锁刚刚转动,就有人从外面大力踹了一脚。

严阁汶没站稳,被门带着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摔倒在地。

“干什么的?小心我找你们经理投诉你!”

“干什么的?老子就是过来揍你的!”

秦浩燃黑着脸进门之后,先往严阁汶身上踹了几脚。

然后目光向内张望。

看见叶倾城衣衫较为完整,好手好脚的躺在床上,这才稍稍安心。

“你可以呀,原以为你是个蠢货,没想到兜了个大圈子,把我们都骗过去了。”

秦浩燃拽着严阁汶的衣领子,像拖麻袋一样,把人从门口拖到客厅。

这里地方比较大,打人时胳膊也能抡得更圆一些。

严阁汶刚才被打蒙了,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竟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得罪我会有什么下场?”

严阁汶根本没把秦浩燃放在眼里。

即便他现在处于弱势,依旧敢跟秦浩燃撂狠话。

一个是集团继承人,一个是一穷二白的山野小子。

前者怎么可能会怕?

“别管我是什么下场,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至少今天晚上,我不可能让你竖着从这里走出去。”

秦浩燃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反应慢半拍的叶倾城,关心地问道:

“你还好吧,现在感觉怎么样?

他有没有给你用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头晕无力,我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因为谜药。”

叶倾城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绝处逢生,柳暗花明,她差点热泪盈眶。

秦浩燃过去给叶倾城把了把脉。

幸好,不是那种带有成瘾性的谜药。

但因为秦浩燃没有随身携带银针,不能立刻帮叶倾城把药效逼出来,只好小声跟她商量。

“你先在床上躺着看会儿戏,等我收拾完这个人渣,咱们再回去行吗?”

“还是你想现在就走?”

叶倾城摇摇头,她今天晚上受了那么大的屈辱,有仇必须当场报。

“不要饶了他。”

既然严阁汶刚才,口口声声说瞧不起叶家。

那她就要让严阁汶好好学学,看看“叶”字究竟该怎么写?

“得嘞,瞧好吧!”

征得叶倾城同意后,秦浩燃摩拳擦掌,一步一步走向瘫在地上的那团肥肉。

刚才进门时,秦浩燃踢的那几脚,可一点都没留力。

严阁汶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疼得移了位。

他怕秦浩燃真的下死手揍他,连忙大喊:

“叶倾城,你敢!”

“你别忘了我的身份,我可是严氏集团现任董事长。

你得罪我就是得罪整个严家,这个后果你受不受得起?”

脸颊上的疼痛让叶倾城更理智冷静。

其实今天晚上,没让严阁汶的诡计得逞,就已经是得罪他了。

所以把人得罪之后,多打一巴掌和少打一巴掌,毫无区别。

叶倾城的目光,像利剑一样射向严阁汶,声音冰冷。

“我叶倾城这一辈子,还没怕过谁,我也想看看得罪你严家之后,你能让我有多不好过。”

不就是不给投资吗?

大不了到时候鱼死网破,谁都别想脱身。

“你……”

“别废话了,再敢用手指着叶倾城,小心老子把你手指掰断。”

秦浩燃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把严阁汶的手指向外掰。

很快,“啪”的一声,严阁汶右手中指向外弯曲90度,断了。

“啊!”严阁汶嚎的跟杀猪一样,不是说再指一下才会掰吗?

他刚才明明没指了呀。

秦浩燃一脸愧疚的看着严阁汶,“真不好意思啊,力气太大,一时没收住。”

“唉,也怪你的骨头太硬,你看我把自己的手指头往外掰,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秦浩燃故意在严阁汶面前活动手指,嘴里说着抱歉,面上却满是挑衅。

“既然你骨头这么硬,那接下来就让我看看你其他地方硬不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