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安神符

司机在心里打嘀咕,刚才那老板看着人高马大的,说话也带点江湖气。

不会是混道上的吧?

“这地方太偏了,万一他把咱们诓过去……”

司机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儿,再看看秦浩燃。

要是这个地方真的有危险,打不过怎么办?

“没事,那老板给的应该是真地址,无缘无故的,人家骗你干什么?”

秦浩燃一点都不担心,反而觉得司机杞人忧天。

现在是天眼时代,法治社会,对方总不可能把他们两个大男人,骗到郊外去做人肉包子吧?

而且秦浩燃也能识人相面。

这老板就是长的壮了点,但目光清正,一看就没干过违法乱纪的事情。

司机没办法,拗不过秦浩燃,一路提心吊胆的开着车。

快中午时,两个人终于到了。

这是一个小村庄,大中午的,没什么人。

秦浩燃在村口的小卖部,买了两瓶矿泉水,顺便问了问路。

他一说那个地址,小卖部的老板娘就“哦”了一声。

“你找老于啊,进村之后,顺着这条路直走就行。

他家跟别家不一样,你们一看就知道了。”

谢过老板娘之后,秦浩燃就跟司机往村里走。

至于哪里不一样?

他们在没找到老于之前,都觉得这个说法太虚了。

忽然!

“我去,那是什么东西?”

秦浩燃赶紧转过头去看,“是办丧事时用的纸马。”

纸马的骨架子高,从外面看,就像是院墙上面长了一个头。

这应该就是老于家了。

原来是做死人生意的,怪不得老板娘说,他家跟别家不一样。

秦浩燃敲门,客气地说明了来意。

老于打量了秦浩燃几眼,“我这里跟别人不一样,卖东西一口价,不还价。”

“只要质量好,要多少都行。”

“行,先跟我来后院看看货。”

从前院走到后院时,秦浩燃的注意力,忽然被角落里的几个大石头吸引过去了。

“于老爷子,你这不是一般的石头吧?”

“有眼光,我这是玉石原石。

不过我这是人家玩剩下的,捡了几个废料子回来当石墩子坐。”

秦浩燃心中意动,一夜爆富的机会来了!

叶氏集团差那么多钱,哪怕他去舍身抢运钞车,都不一定够。

但是赌石就不一样了。

开出了绝品翡翠,什么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老爷子,没想到你还有这种路子,什么时候也带我去开开眼呗。”

这话说的挺自来熟的,但秦浩燃一派轻松自然,于老头也不好大惊小怪。

看看男主的穿着打扮,身后还有司机,估计是个富家子弟。

这人想去凑热闹瞧新鲜,他倒不是不能带,只是丑话要说在前面。

“我只负责带你认认路,你进去之后是赚是赔,都跟我没关系。”

“放心,规矩我懂。”

赌石这种东西,一看经验,二看运气。

开绿的时候,一刀天上一刀地下的事情,不是没有过。

“你来的巧,过几天会从云都那边来一批新的原石,你要有时间的话,我就带你去看看。”

“行,我给你留个电话,到时候直接找我。”

像老于这样的人,应该是掮客。

秦浩燃现在就缺一个懂行的人。

他刚来恒都,地界还没摸熟,有些事情不好麻烦叶倾城和叶家的人,这个老于出现的刚刚好。

既然是掮客,必然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

秦浩燃决定自己下山之后,开张第一笔生意就靠老于了。

只是有些事情不能自卖自夸,要在无声无息间,显露出自己的厉害。

所以,秦浩燃在买完朱砂和符纸之后,嘴上说着试试效果,手上便开始画起符来。

因为秦浩燃画符的过程太简单,像小孩涂鸦一样。

老于心想,这符肯定是个废的。

结果下一秒,秦浩燃就把这张符给他了。

“于大爷,你这几天晚上是不是睡不好?”

“你怎么知道?”

秦浩燃的表情高深莫测,没有解释,而是说,

“这是一张安神符,可以随身佩戴,也可以挂在床头。有了这个,保你一夜好眠。”

“你要是觉得好用,下次见面我再给你画几个。”

说完以后,秦浩燃也没在这多呆。

拿上自己买的东西,又对老于头比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然后大步离开。

车上。

司机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时不时的从后视镜里,偷偷瞅秦浩燃几眼。

这样的目光,哪怕是个瞎子,都能有感觉。

秦浩燃只好问道:“你想说什么?”

“你怎么知道那人晚上睡不好?”

总不能是中老年人普遍睡眠质量不行,所以蒙的吧。

秦浩燃还真不是蒙的,他是看相看出来的。

“这人最近,估计刚倒腾了什么刚出土的东西,身上沾染了点阴气。”

本来这种阴气,在正午十分多晒晒太阳就行。

但是老于头一来年纪大了,身体情况比不上年轻小伙子。

二来做的又是这种生意,总跟那些纸马纸人在一块,阴气的消散速度就会慢一些。

阴气入体,谁能舒坦?

半夜睡不好觉,还是轻的。

严重一点儿,大白天站太阳底下,都会觉得浑身发冷,骨头缝子都是冰的。

而秦浩燃画的这个安神符,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接到老于头的电话。

“哦,您还挺厉害的。”

司机心想这小白脸怎么不走寻常路,看着神神叨叨的。

怎么不去上健身课和厨艺课?

既能抓住他们大小姐的眼,也能抓住大小姐的心。

秦浩燃没跟司机这种外行解释太多。

他回到叶家老宅时,已经下午四五点了,叶正详跟叶倾城都没回来。

秦浩燃也不着急吃饭,而是去楼上房间画符。

多日没有练功,今天趁着有空,秦浩燃便把刚买的这一沓符纸全用完了。

如果此时有懂行的人在,绝对会为秦浩燃这恐怖的天赋,而感到震撼。

别人画符,都要先沐浴焚香,以示虔诚。

因为画符是沟通天地灵气,将这一份气凝聚于纸上,禁锢于笔尖,流淌于字形中。

旁人画符,十张里面能成一张,就算不错的了。

但秦浩燃画符,速度堪比印钞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