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叶知鲲的图谋

“哪个叶先生?”

叶家老宅占地极广,有主栋别墅,侧边还有两栋小洋楼。

不仅是叶倾城和大伯住在这里,叶知鲲也厚着脸皮,死乞白赖地留了下来。

叶倾城不笑的时候,显得有些清冷,更能震慑住公司里的那些老人。

现在她在问话时,也不自觉地流露出在公司的架势。

那几个工人有些紧张,不安地搓着手。

“我们也不知道是哪个叶先生,就是老板让我们来干活的。”

叶倾城也无意为难他们,“你们先别干了。”

这里是老宅,轻易不动土。

如果是大伯要动工的话,肯定会提前知会她,而不是直接找工人进来。

会这么做的,只有一个人。

“谁给他的胆子,说都不说就擅自决定!”

今天敢挖土填池,明天就敢上房翻天。

“他这是在一步一步,试探我的底线。”

叶倾城面容冷肃,那几个工人瑟瑟不安。

他们只是听吩咐做事,图个温饱而已,并不想被扯入这些豪门恩怨当中。

其中一人,看起来像是这几个工人的头儿。

他犹豫了一下,讨好的说道,

“这位小姐,我们要是现在收工的话,那之前干的这些怎么办?”

“还有我们的材料费,人工费……”

“你们把这里恢复原样,按照正常价格给你们结算,一分都不少你们的。”

“欸,好!”

“我们也刚干没多久,这就原模原样的砌回去,”

这几人在交谈的时候,秦浩燃一言不发。

他默默往后退了几步,找到一个高处站上去。

远眺四周,神情严肃。

等叶倾城跟这些工人商谈完,回头一看,不由奇怪道,

“你在那站着做什么?”

“看点东西。”

“别看了,赶紧下来,带你去见我大伯。”

两人一同往主动别墅走去。

路上,前后无人,秦浩燃这才小声说道:

“我觉得叶知鲲之所以填埋锦鲤池,不仅仅是挑衅你那么简单。”

一想到秦浩燃的职业,叶倾城就敏锐发问,

“是不是那个锦鲤池有什么讲究?”

“水通八方,可聚财,锦鲤自古以来便是吉兆,可集运。”

“这个锦鲤池修建的时候兆头非常好,方位也是精心算过的。

这么多年下来,池水生生不息,锦鲤代代更迭,叶家人也受益良多。”

“如果把这个池子填埋,叶家的运势可能会有一些波折。”

怕叶倾城听不懂,秦浩燃特意没说那么多专业术语,讲的浅显直白。

之前的时候,他治病展现的手段,让叶倾城无法怀疑他的话。

但是叶倾城还是有点不懂,可她疑惑的是,“锦鲤池在的时候,叶家人都受益。

现在叶知鲲要把它填上,同为叶家人,难道他不会跟着走背运吗?”

“他这么做,可能是被人忽悠了,也可能是有其他的解决之策。”

秦浩燃猜测一二。

叶倾城忧心忡忡,“我找人调查一下。”

这段时间,公司的情况本就不好,叶知鲲还不让人省心,尽出幺蛾子。

真是内忧外患,让人头疼。

只是,还没等叶倾城去找叶知鲲,叶知鲲就率先找上门来。

此时,叶倾城,秦浩燃和大伯父正齐聚一桌,在吃晚饭。

叶知鲲推了门就进来,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吃吃吃,你还吃得下去?我要是你,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任性,给公司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听到这话,叶倾城在心里压了一天的火气,再一次翻涌沸腾。

只是还没等她出口反驳,就看见秦浩燃将碗,重重地放在桌面上。

“有没有礼貌?知不知道进来之前要先敲门?”

“你要是谈公事,那就拿出谈公事的态度。

在职位上,倾城是你的上级,你去外面看看,哪个公司的员工敢这么对自己的上司说话。”

“倾城之前竭力支撑集团运转的时候,不见你们出来帮把手。

现在出了问题,一个比一个会推卸责任。”

“怎么?合着你们是不是叶家人,还是选择性分时间段的?”

秦浩燃脸上的讽刺之意明显,率先把叶知鲲呛了一通。

他把叶知鲲骂完之后,叶倾城的心气顺了一点。

“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管我们叶家的事?这里有你说话的地吗?”

“别以为跟叶倾城沾上了一点边,就能对着叶家家事指手画脚。

像你这样没身份,没地位,没能力的人,当上门女婿都不够格。”

叶知鲲自己是大男子主义,他觉得这样骂秦浩燃,肯定最戳对方痛点。

可秦浩燃却一脸无所谓,

“够不够格?又不是你说了算。叶倾城觉得我好就行了。”

“没错,秦浩燃虽然不姓叶,可他一心向着叶家和公司。

有些人倒是顶着叶这个姓氏,干的却都是猪狗不如丧尽良心的事情。”

叶倾城狠狠骂道。

“你这臭丫头片子,你说谁猪狗不如?”

“谁心虚我说谁,谁激动谁就是!”

叶知鲲还欲反驳,大伯父却抬手示意。

“好了,不要吵了。我是叶家人,总能过问叶家的事情吧!”

“我就一天没去公司,说说看,公司损失什么了?”

叶知鲲心中气极,说话也添油加醋。

“还不是因为叶倾城,严阁汶多好的人,年纪轻轻,家财万贯,长得也不差。

可是叶倾城看不上,偏偏找了一个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能拿得出手的破落户。”

“而且秦浩燃今天,还害叶总在媒体面前丢了大人。”

严阁汶今天为了撤热搜、买断照片和视频,足足花了800万。

“因为这,我们之前和严氏集团说好的一个项目,现在也黄了,没戏了!

如果再没有资金支持,估计员工们下个季度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叶知鲲说完之后,就开始长吁短叹,各种埋怨和后悔。

秦浩燃听完这婆婆妈妈罗罗嗦嗦的讲述,直接问道:

“既然项目已经黄了,那你现在来怪罪叶倾城有什么用?”

“你不是公司的人?你不会帮公司拉点投资?

坐在这个位置上,什么都不干,要你有什么用?”

“你以为大客户是地里面的大白菜,想拉就能拉?”

叶知鲲被秦浩燃这理所当然的语气气坏了。

“那我要能拉来呢?”秦浩燃反问。

“你要能拉来,我这位置给你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