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心有猛虎

可能是年龄大了吧,也可能是生活太过压抑,最近这半年,江辰感觉自己越来越焦虑了。

也可以说是麻木。

因为看什么都没感觉了,不会激动,不会气愤,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不值得惊讶,又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跟他没关系。

好像也的确没什么关系。

房价。

GDP。

消费……

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城市很大,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但这里的一切,从未有一刻属于过他。

他本不甘平凡。

他也曾充满抱负。

但是现在,他就是社会底层最普通最平凡的一只,他只想安安静静的躺着。

梦里啥都有。

若重头,我,注定不凡!

……

……

千禧年七月,随着时间来到清晨五点多,天色越发明亮起来。

这个时候湖中摸黑出来的人们纷纷上岸,与此同时,一捆一捆或洁白或鹅黄的新鲜藕带也滴着水被搬到岸上。

这东西蛮值钱的。

纯野生的藕带,又称藕肠,是荷叶还在淤泥中未出土的模样,也是莲藕的幼生形态,当下乡里街道便有小贩收,一斤四块。

也因此,每天凌晨三四点天不亮就有人来,江辰便是其中之一。

而这样的事情,他干了有三天了,这是第四天。

回到乡里街道,贩子一过秤,二十八斤,一百一十二块。

拿出十二给妹妹江晓鱼,又揉了揉她一头泛黄的短发,笑道:“呐,赏你的。”

“谢谢哥。”小丫头喜不自胜。

她也不小了,江辰十八,她十五。

原本她是很烦江辰动不动就摸她头揉她头发的,但是看在钱的份上,她觉得可以适当忍一忍。

之后不久便来到一家面馆:“老板,两碗牛肉面,两个肉包子。”

“嗳,两碗牛肉面,两个肉包子……”

老板跟着吆喝了一声,话语间两个大肉包子出笼,两把面条下锅,那市井的烟火气便随着升腾的热气磅礴而出。

江辰抓过一个肉包,一分为二,一半递给江晓鱼:“嗯。”

“谢谢哥。”江晓鱼眉开眼笑,接过就咬:“好吃,好多肉,哥你也吃。”

江辰笑笑,便也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是好吃。

五毛钱一个的大肉包子,皮薄馅大,里面正儿八经都是肉,香味隔着老远都能闻到。

等到两个包子搞定,牛肉面也上来了,一大碗,正经的牛肉正经的面条,兄妹俩呼噜呼噜,愣是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

扶了扶肚子,相视一笑,江辰道:“再来四个肉包带走。”

老板娘应了一声,便又用纸包了四个热气腾腾嘴上沁着油脂的肉包,一结账,总共才六块钱。

此后差不多二十分钟,棉花地头。

“老江,吃包子了。”

“这第几天了,天天早上吃包子,该吃腻了吧?”

“不吃,他们不饿,给我们吃了算了吧?”

“……”

时下的乡下人还是很多的。

炎炎夏日,也通常是赶早工,趁着早上凉快出来做事。

也因此,随着江晓鱼一声吆喝,瞬间地里变得很热闹。

江德明一路钻出来,额头满是汗水,也没怎么说话,沟里洗了洗手接过包子便开吃。

李秀琴却不禁埋怨道:“又买,不说了不用买我们的吗,我们回去炒点饭就吃了。”

“可饭没有肉香啊!”江辰笑呵呵说道。

江晓鱼连连点头:“就是,饭哪有肉香?我就不爱吃饭。”

李秀琴狠狠瞪了一眼:“那要不以后都别吃饭?”

江晓鱼讪笑,立马又很怂的往江辰身后躲:“我倒是想啊,这不没那条件么!”

李秀琴白了一眼,边吃边道:“知道就好,一会帮忙断尖,不然别说吃肉,饭都没得吃。”

作为传统经济作物,棉花的经济效益毋庸置疑是最好的,但也最费工夫。

就好比眼下,该断尖了,也就是掐顶,打顶,把棉花植株顶部嫩尖嫩叶去掉,否则就会造成光长个不结桃,产量低下。

而断尖过后,病虫防治,助壮素喷洒,都是活,没一样轻省。

江晓鱼显然也不会喜欢这种事,闻言便眼巴巴看向江辰,期待着江辰能带她逃出生天。

江辰咧嘴一笑:“看我做什么,不想吃饭了?”

“哦……”

这就没辙了。

看江辰一马当先走入棉田,饶是不喜欢不乐意,江晓鱼也只能乖乖跟上。

不然就该受教育了。

江德明李秀琴也没说什么,吃完喝了点水,继续干活,一直到上午十点多,才招呼着收工回家。

这会依然忙碌,要洗衣服,要寻猪菜,煮猪食,中午要吃的粥也要提前煮。

午饭后就好了。

夏日炎炎,连地面都晒得火烫,通常下午四点之前不会出门。

这个时候一般是午睡,趁着这个空档,江辰拆了一个已经光秃秃没用的竹扫把。

而后又找出一个旧毛线球,把毛线一段一段往拆出来的细竹棍上系。

江晓鱼抱着膝盖蹲在旁边,某一刻忽然说道:“江辰你变了。”

江辰:“???”

“你就是变了,这两天怪怪的,比我都勤快。”江晓鱼一本正经说道。

江辰头都没抬,一边弄一边说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没人生来就该平凡,也没人生来就甘于平凡,你觉得我变了,其实我只是想通了。”

江晓鱼:“???”

江辰直翻白眼:“陈涉世家,别告诉我你没学过。”

“哦,想起来了,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难怪好像哪里听过。”

江晓鱼笑嘻嘻,又兴致勃勃的问:“那哥你想通什么了,看破红尘,不再为情所困?”

江辰:“……”

半响,深吸一口气,将总共十多根简易钓竿收拢:“对,看破红尘,不再为情所困,走,钓虾去,明天哥带你进城发财。”

“进城发财?”江晓鱼怔了怔,赶忙起身跟上:“不去抽藕带了么?”

“不去了,从明天起,改行卖虾。”江辰把钓竿连桶一起交给江晓鱼,自己则背着锹,挖蚯蚓。

重生没什么好激动的,但此时的他,心有猛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