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欠下的债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617字
  • 2022-05-20 02:13:00

赵今错轻挠下巴,眼睛一转,问到,“咱家还欠人家钱吗?”

对于一个会坑儿子的爹来说,不可能一个人扛下一切,况且条件不允许。

赵明郎摇摇头,脸上多了些为难,“大头等着你去还呢。”

得,坑儿的玩意,要不得。

“我娘走得时候我不过八岁,现在都过去二十年了,十五年的时间爹没把钱还清?”赵今错好奇,这得是借了多少呀!

须弥间,赵明郎眉头紧锁,才缓缓开口,“十五年里,头三年没去,但也借了不少,剩下的十二年里……”赵明郎摇摇头,“去倒是去了,头些年就赚了两百左右,后来遇己楼的价钱慢慢涨了些,扭不过岁月无形,物价可比赚的钱涨的快。”

赵明郎眼角噙着泪光。

赵忙是在五年前失踪的,没有人知道下落,赵明郎身体条件不允许他出去,也压根没打算找,做这行的,本就凶险万分,就算送了命,也只能怨时运不济。

“我房间里的笼箱里,有个匣子,里头装着欠条,以后……就由你来还了。”赵明郎默哀,悄悄闭上眼睛,痛苦不堪。

话落之间,赵今错拿着一块鸡腿,啃着走去赵明郎房间。

赵明郎感觉不对,就看见赵今错手里拿着鸡腿,瞬间骂到,“死小子,你敢弄脏我衣服试试。”

那时候的人,没有衣柜就用笼箱装衣服的,偏偏放着匣子的的笼箱里堆着衣服,不,应该说,笼箱里都装着衣服。

赵今错就是个没大没小的,一会直接上手扒拉衣服,不得全是油,赵明郎后悔了,就不应该告诉他,得自己拿出来才行,怨自己腿不能用,就只能干着急。

不一会,赵今错还是拿着那鸡腿,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匣子,上头还有锁扣,但没有锁。

赵明郎瞪着赵今错一句话也不说。

“爷爷,他们没找过你要钱吗?”赵今错好奇的问着,坐在椅子上,放下匣子,用双手拿着鸡腿啃,鸡腿没砍成块,所以是一整只腿。

赵明郎冷笑,“那好歹是我儿子,他只会坑儿,不会坑爹。”

赵今错停下动作,呆呆的看着赵明郎,瞧瞧这话说的,真不是个人。

赵明郎干咳了两声,才娓娓道来,“混三借钱的时候就说了,说我身体不好,千万别找我还钱,要找也得找他小子。要是找上我的话,八成可能我会被气死,到时候别说还钱了,钱没捞回来,棺材本还要他们出。其中深意,你明白吧!”

呵,说不坑爹,那就是诅了,倒是委屈了赵今错莫名背负的债务了。

一时间,没了言语,赵今错拼命的吃起来,好像有人跟他抢似的。

“赵叔。”

只看见铁大牛跨过了门槛,直接进来了。

他手里还拿了一个大碗,里头好像是肉。

“大牛来了。”赵明郎恢复了脸色,笑容随和的招招手,“来,吃饭。”

铁大牛摇头,把手里的肉放下,“不了,我爹已经煮好饭了,等我回去吃呢,这不是今错说要吃狗肉吗?我舍不得我家二狗子,就让我叔杀了条狗,这炖了些,给今错拿来。”

铁大牛的亲叔叔是个狗贩子,在山上养狗的,二狗子还是他狗窝里捉的。

赵今错呆愣,不过随口一说。

“谢谢大牛叔。”

“哎呀,你看你,管他喜好干嘛,我都没上心。”赵明郎笑眯眯的说了句。

铁大牛苦笑,您若真不上心,又怎么会宰鸡给他吃,那些都是他看着大的,一直没少,好像就等着赵今错回来。要换了往常,鸡没出笼都要捉来吃了,这一次,可是苦苦等着孙子一起吃呐!

还有就是剁肉的时候,特意说了鸡腿和鸡翅好吃,让他留的整只。

这赵明郎呀!面上嫌弃的要死,心里早就偏向了孙子。

“叔,我刚刚进门,隐隐约约听说还钱,赵忙借的钱还没还清吗?”铁大牛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问了出来。

“还没呢!借的大头,一个都没还,难咯!”虽然声声叹息,但明面上还是强装没事。

“欠了多少,我找我爹借些,让你先还部分。”铁大牛大义凛然,想要帮扶。

赵明郎哈哈大笑起来,“不过凤毛麟角,让小子自己还去。”

“大牛叔,我不需要借钱还钱,完全没有这必要,我会还清的。”赵今错说着,手指轻轻点在匣子上。

铁大牛知道赵家借钱好说,还不还得上难说,也没再问第二句,才讪讪的笑着说,“行吧!我先回去了,要是用得上的地方,记得来找我。”

“行,我记下了,小子,送你叔去。”赵明郎双手放在轮椅的把手上,转头对着赵今错示意。

赵今错委屈巴巴的“哦”了声,起来了。

“不用不用,就隔着一座墙壁,不用送。”说着就走了出去,但赵今错还是把人送回他家门口。

“瞧瞧,你大牛叔多好,你自己吃吧!”赵明郎醋味横生。

赵明郎不喝酒?那是不可能的,喝酒配上狗肉才有滋味。

“行了,我没想吃狗肉,是遇己楼里的那个赵忙说我像他家二狗子,我气不过,随口说的,你还是自己吃吧!”赵今错厌烦的丢下一句话,空着饭碗,也没打算再吃。

赵今错好一会才打开了匣子,里头足足有两节手指厚度的欠条。

赵今错眸光闪动间,看见最上面的欠条添了个叉,“这是什么意思?”

正在夹狗肉的赵明郎用余光瞥了一眼,“那是还了的,反正还的没还的都在里头。画叉的是还了的。”

赵今错无语,就不知道拿出来呀!

赵今错翻了好几张,都是还了钱的小头,直到看见一直巨款时,瞬间不淡定了,“这一千大洋是怎么回事,吸血了?这么多。”

赵明郎被打扰就挺不耐烦的,他还要吃狗肉呢,吵个没完,他倒是吃饱了,还有人没饱呢。

“那不是你爹要了只千年人参吗,足足六百大洋,剩下的四百花我身上了。”

然而,赵今错继续翻,最后差点没翻白眼。

春茗堂欠下的足足有六千八百一十一大洋,也不知道怎么花的。

这叫春茗堂的实在是勇气可嘉,断断续续的欠条下来,也不怕没有得还。

“别想了,那春茗堂是省城药铺,都是悬壶济世,打从你落地,就赊了人家药钱,多些也是情理之中啊!你都二十八了。”赵明郎叹息着。

春茗堂是真不担心他们不给药钱,毕竟赵忙救了人家当家的,人家根本就没打算来要。

当初赵忙没成家,就想着救命之恩,用女儿来报,谁知道赵忙不乐意,还说了有喜欢的人。

之后给钱,赵忙也不肯收,要不是因为秦瑶,赵忙也不会被逼的去赊药,这一赊就是二十八年呀!

赵今错仔细确认了一下,五家欠条,其中春茗堂最难还,还有一个叫普济民药的药店,也欠了一千三百七十八大洋。镇上那号称大善人的欠八百大洋,村里那财主是五百大洋,可这个铁匠……

赵今错沉默了。

赵明郎偷偷看了一眼,那铁匠家也是赊账,前前后后,少说也有七八百。

“你酬金就五百大洋,先把一家的还清了,徐大善人家的,你就拿两只鸡,让他们再缓缓,还有丁铁匠那边也是。”

至于其他两家,赵明郎不说。

其实,春茗堂在省城,地方偏远了些,至于普济民药那边闹了个个不愉快,反正他们也不敢来要钱。

赵今错从赵明郎口中了解了一些事情,才缓缓道,“先把普济民药的还了,就不记仇了,其他的等还完了普济民药再说。”

这一次,赵明郎没有任何表示,还钱的从始至终都是赵今错,他能够左右就行,反正赵明郎也在其中是借钱的理由,毕竟大部分是因为他欠下的,也不好说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