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相谈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205字
  • 2022-05-19 02:13:00

陈兵看着赵今错离开,才缓缓道:“叔,今错伤的不轻,真不带他去药店看看?”

赵明郎摇摇头,摆了摆手,“不用,赵忙那混三不就经常这样,还不都是涂了药,忍忍就过了,农村人,不矫情,由着吧!”

铁大牛沉默片刻,“叔,今错刚回来,你了解他的性格吗?天天拎着把刀出去,怪吓人。”铁大牛的语气沉重的了几分,声音低沉,“他天天出去,也不干活,这……”

铁大牛欲言又止。

赵明郎很有深意的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赵今错回来不到一个月,村里大人小孩都怕他,一天天拎着刀出去,也不知道干嘛,净吓人。

这出门倒是出门,他不找活干阿,这赵家,指着赵明郎做手艺活,也不能指望一辈子。

“那刀是赵忙给他留下的,父子情深,不舍得离身。唉!这孩子,命苦啊!赵忙那混球,自从秦瑶走后,都不管今错了,天天跑路子,也没跑出个名堂,倒是把自己给弄丢了。我知道对不起小子,就由着他,改明,我说说他,让他别老提着刀,要是他不听,就让他把刀封上,免得人以为他神经病。”伴随着声声无奈的叹息着。

虽然声音不大,但屋里头的赵今错听得一清二楚。

他嘴角一抽,瞥向那把刀,他才不是因为是赵忙送的才天天带着,还不是因为它是兵刃。他思念赵忙才有鬼呢。

不过天天摸着把刀出去,确实挺显眼的,也没个刀鞘,不过可以做一个,打定主意的赵今错摸了摸床头,好半会才翻出一些碎银,不忍嘴角抽搐,无奈,条件不允许啊!

铁大牛的声音再次响起,“我的意思是,今错都大了,得给自己谋份差,总不能让你一直养着吧!况且他已经老大不小了,像他这样年纪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就算他现在仗着有你在,你养着,以后也是要娶媳妇的,退一万步讲,他以后有了儿子,得养是吧?所以呀!你得让他出去工作,挣个媳妇钱回来。”

“大牛说的对,别惯着他,得吃些苦头才行。”陈兵附和着上。

“行,大牛,你要是见着有什么工作适合今错的,你给介绍介绍。”赵明郎随和的笑着。

“好嘞叔!”铁大牛笑嘻嘻的,“叔,我帮你把鸡宰了吧!”

赵明郎眉眼微眯,“我这有现成的,让他练练手。”

赵今错两步并一步,大步跨出了房门,“我不会。”

“学呀!”赵明朗一脸戏谑,手指轻轻敲击着轮椅的扶手。

“我不学,我去找我干爹去。”赵今错鼓着腮帮子,一脸厌学的钻进鸡窝里狂扫。

他干爹是个光棍,还有个弟弟也打光棍,打算给两只鸡,外祖那边人多,逮了六只,分了两个笼子,他拿出扁担把东西挂上,“爷爷,我过去了,六点前回来。”

也不管赵明郎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径直挑着担子出了门,这回,赵今错可不带破斧了。

“麻烦你了,大牛。”赵明郎深感歉意,这孙子大了,是使唤不动了。

铁大牛微微点头,把鸡笼里捉的鸡,拿出两只,就听见赵明郎带着丝丝怒气,“做什么?”

“叔,我把我的给你放回去。”

铁大牛话音刚落,陈兵也跑到鸡笼前,捉起了鸡。

“莫要得,你们要敢放回去,以后都别来了。”怒气再增,这都什么事呀!

“这……”铁大牛看了看鸡,又看了看鸡圈里的鸡,一下子少一半。

虽然馋他家的鸡,那也得看看情况呀!

“说什么呢?拿走。”

最后两人被逼无奈,只好妥协。

两人感激,帮着他破竹子,直到把所有竹子破完,才安心离开。

六点,赵今错准时回到家里头,还拿了些小鸡仔子。

“哪来的?”赵明郎问。

“我舅的,黑鸡是邻居的,听说黑鸡补,出了点钱。”赵今错把装着鸡仔子的框子轻轻放在地上。

里头好说也有三四十鸡。

“你舅的给钱没?”赵明郎又问。

“舅死活不要,他说让你帮他养大,回头他过来捉。”赵今错如实回答。

赵明郎明白,秦家那边肯定是不要的,也没多问什么,微微皱眉,刚破壳的鸡仔,难养哦!

赵明郎突然之间,一巴掌落在赵今错身上,“混三,多大年纪了,还要我这个老头给你做饭,饭在厨房里,汤里的炭火也该灭了,赶紧端出来吃吧!”

赵今错应声进去了。

之后两个人坐在一起,两碗饭一个汤,简简单单。

赵明郎吃了两口,才低眉问起,“你今天进去了没?”

“嗯,那单娘心黑,第六步的时候是两步并一步,走到第七步的时候就见着单娘了,拿着白纸骗我往回走,还好我没听她的。”说着,把一块肉放嘴里啃。

又转身回房,拿着一张用红线系好的卷纸放在桌子上。

上头清晰可见的“令”字已经不言而喻。

“是去一个叫成安岭的地方,那人是村里的富户,也难怪找人续命。”话音之间,隐隐透露出醋味。

“酬金呢?”

“五百大洋,太少了。”赵今错抱怨着,一边把肉塞嘴里,一副很久没吃肉的样子。

赵明郎被他的话吓到了,这还嫌少?想当初他接任务就一两个大洋,还要拼死拼活的,时间没有定数,放近了说,赵忙最高酬金才五十大洋,到他这里都翻了多少倍了,居然还嫌少。

要是赵明郎腿没废,估计都能上赶着去接任务了。

“别小看它,一次任务就能让你发家致富了。”赵明郎白了一下赵今错。

一个大洋相当于一块钱,寻常百姓赚钱不过三到七个大洋,甚至还有人的酬劳用毛计算。

结果赵今错把人堵了回去,“那怎么不见咱家后起。”

要不是赵明郎只能坐轮椅,估计都能起来打人了。

“你怎么不说爷跟你娘拖垮赵家。”赵明郎被气得吹胡子瞪眼,怨气满满。

赵今错咋舌,还真有那么回事,听说人参很贵,还不是为了他母亲往家里买。

看来赵家穷也不是没道理。

钱是省出来的,要不是为了生赵今错,秦瑶也不用在病床上八年。

八年里,赵忙出一次任务少的都不够两回药,加上赵明郎,就更难了。

秦瑶死后,赵忙三年不接任务,像是守灵似的,就在家里捣鼓田地,死活不离村。

那几年还欠着债,村里人都躲着他,生怕再借,毕竟赵忙没什么活,想要他还钱,不一定还得了。

直到赵忙再出去,还了些钱,才有人愿意对着赵家打声招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