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破局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157字
  • 2022-05-16 02:13:03

赵今错冷眉微挑,笑着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赵家,枉今生,皆为错,不渡秦瑶,忘百家。”

赵忙呆滞,难以置信,他是……

“错儿?你……你是我儿子,赵今错?”显而,他还要些难以接受,“你是我的错儿。”

其实,起名字的时候,赵忙还是很随意的,他初遇秦瑶,便误了终身,身经坎坷,最终走到一起,也不枉一句,不枉今生。

秦瑶身体如履薄冰,摇摇欲坠,却拼了命也要生下赵今错,这是赵忙唯一对不起秦瑶的地方。

枉今生,皆为错,说的是赵忙不顾一切娶了秦瑶,最后还要逼着她传宗接代,乃人生大过。

不渡秦瑶,忘百家。那是秦瑶濒临死亡,赵忙却身在外,心在家,身不由己,可最后,秦瑶等不回赵忙,死不瞑目。

这句话,赵今错心里清楚。

“原来家里这么穷,钱都被你拿了养女人了。”赵今错颓然一笑。

赵忙下意识的推开裴娘,摆摆手,拼命解释,“胡说什么,我这么爱瑶瑶,怎么可能对不起她。”

爱?真的爱吗?那为什么还要和这个叫裴娘的人不清不楚。

赵今错讽刺,“你爱她,怎么会连自己的骨肉都认不得,你爱她,怎么这么多年,从未给家里一分钱,你明知道爷爷双腿残废,一生只能在轮椅上坐,而我学艺不精,还需要深造,这些年里,顾着以前的贴己钱,扣扣搜搜的不敢往外掏,爷爷他厚着脸皮,要邻居给他砍竹子,做竹篮,竹杯子,只要能做的竹制品,他都做,卖了换些钱,手指不知道破了多少回,我不知道。我若是知道他那么辛苦,我就应该早点下山。而你大手大脚的挥霍,你还是人吗?上有老下有小家都不顾,倒是给她们花的新鲜,你这么爱玩,还娶妻生子干什么?直接在外面过,弄出几个私生子私生女不在话下,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自私。”

赵今错撕裂大吼,一直以来,都很失望。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错儿,错儿……”赵忙拖着脚,一步步后退。

而赵今错也在一步步靠近,他低身拿起了破斧,眸中生出血丝,“你还记得它吗?这可是你为我选的,你说过,只要我单手拿起它,我就是小男子汉了,你看,我拿起了。”他步步紧逼着。

赵忙手放在身前,示意他止步,可他没停,所有人看玩笑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赵今错拎着刀朝他走近,这就是人心呐!

“够了,不要过来了,我知道你已经是男子汉了,你不必证明给我看,我知道了。”他企图说服他。

他却笑了,“父亲不是说,等我拿起破斧,就要跟我好好切磋切磋吗?既然今天撞上了,那就好好切磋切磋,看看是父亲厉害,还是孩儿厉害。”

“不,改日吧!为父今日身上有伤,改日再切磋。”赵忙慌乱的摆手。

赵今错好不容易停下脚步,单手拿起破斧,左右查看,还在刀身上弹了弹,“父亲可还记得,你说过,若要被我发现,你做了错事,就代替母亲打你,你还说,你不改,就杀了你。”

一时之间,赵今错宛然一笑,却在下一刻收回笑意,变成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厉鬼索命一般。

他目光明确,破斧横扫,瞬间朝着赵忙落下。

赵忙一个侧身,躲了破斧划下的刀光,却也在一瞬间,他扶住自己的脚。

赵今错笑了,再次出手朝他袭去。

“赵今错,你疯了,我可是你老子。”赵忙几近疯狂大喊。

刀身临近,赵忙怒不可遏,伸出双手去挡。

赵今错嬉笑一声,刀并没有落下,他不傻,赵忙手腕上有护甲,要是真一刀砍下,原本就不锋利的刀就多了几个坑坑。

转而攻向了下身。

赵忙有所察觉,慌乱跳开,却没有他的刀快。

一时之间,倒在地上,鲜血直流。

“疯子,我是你父亲,你敢弑父,必遭天谴。”赵忙痛苦难言,怒吼着居高临下的人。

“可我这都是遂了你的心愿,可是你要我杀了你的。”赵今错蹲下身子,破斧猛的插地面,就在赵忙的面前。

赵忙不敢相信,他当真敢。

“我错了,错儿,我的乖儿子,我的钱都给你,你别杀我,我给你娶媳妇,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赵忙瞬间怂了。

赵今错歪头坏笑,“我可不是你的乖儿子,我独来独往惯了,做事呢?不讲情面。我承认,你教了我很多事情,可我好像除了要杀了你之外,好像也没有学会别的本事了。还请父亲谅解,孩儿逾越了。”

话落,手落在刀柄上,就要朝他脖子砍落。

“不要,乖儿子,你不能这样做,杀人是要偿命的,我死了,你也活不了,不然咱们各退一步。我还有一个小金库,就在,唔唔唔……”话未说完,他就被捂住了嘴。

“你可以去死了。”说话间,破斧落了下来。

血腥味弥漫而至。

“啊!杀人了!”有人惊叫起来,人心惶惶,四处而散。

赵今错拿起沾满血迹破斧,站了起来。

“第五步,我可是过了?”

“哈哈哈,少年,你还真是心狠手辣,连自己的父亲都杀。”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是赵忙。

赵今错转身,看着已经把脖子拼好的赵忙,浑身血迹斑斑,却又如此生气。

“我承认,我差点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几乎要忘了,自己身处七步连桥,可惜,你露出破绽。”赵今错冷笑。

赵忙邪妄一笑,“哦?是哪里出了破绽,居然被你看穿了?”

“来之前,我问过连碧,问她,赵忙除了找单娘,可还找过其她人,她道没有,虽然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再后来,你穿着上,是一大破绽,你不妨效仿一下我。赵忙是个实心眼的酒鬼,把酒看的比命还重要,干不出将酒瓶子亮出来,保其身。赵忙也确实很爱我母亲,所以一直以来,穿的都是我母亲给他缝缝又补补的破烂衣服,再者,他邋遢惯了,只有在我母亲面前才会收拾,而你,差距太远。”赵今错比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赵忙哈哈大笑,原来,他模仿的一点都不像,也难怪他会大开杀戒。

“你走吧。”赵忙浅笑,大手一挥。

眼前的景象都变了,赵今错回到了桥上,他已经走出了第五步,还差两步就可以过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