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夏老伯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31字
  • 2022-07-03 23:10:09

天色大开,隐隐约约传来声音,赵今错和陆还分别看向两边,没猜错的话,万古城的村民起了。

不消片刻,九个人被团团围住,一个个拿着家伙,对着他们。

只听见一声怒喝,“什么人?”

一条路,缓缓让出,为首的正是夏老伯。

“夏老伯。”赵今错与陆还拱了拱手,以示尊重。

“是你们?”夏老伯的脸色阴沉,似乎并不欢迎。

“你们还敢回来,都是因为你们进入神庙,诋毁神庙,万古城才会遭受厄运。”村民气愤填膺,一个个怨怒的看着他们。

夏老伯抬手,这才停止了声音,“这些年,你们去了哪里?你们进入神庙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叶念安不忍皱眉,古怪的看着赵今错,眼神询问着,发生了什么。

“我回了趟家,不知道万古城发生了什么,可否告知?”赵今错抿唇轻问。

夏老伯哈哈大笑,直接上前几步,揽着了赵今错的肩膀,奈何夏老伯要比赵今错矮一些,搂上去比较奇怪。

“到我家叙叙,咱们边吃边聊。”

“夏叔,他们……”未等说完,夏老伯再次抬手制止。

“大早上,来客人都不知道招待一下,赶紧的,麻溜些,各回各家,散了吧!”夏老伯一个眼神过去,其余人不敢说二话,只有个别还在碎碎念。

九人都互相看看对方,只见赵今错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这刚回到夏家,就有人备好了茶水,外头磨刀声声,这怕是不止一把吧!

“喝茶!”夏老伯十分好客的请人坐下,一张桌子不够,旁边添了一张。

赵今错点点头,端茶靠近唇角微试,感觉烫嘴,就又放了下来。

“夏老伯,万古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在进神庙的时候,听到一声巨响,不知道是从哪里来了?”赵今错小心翼翼的问着,一边观察着他的脸上。

只见夏老伯眼色一沉,却又很快恢复,“欸!那次你跟陆还进神庙,王大贵家的宅基地,就突然轰塌,整个房子都陷了进去。后来断断续续会发生怪事,唉!神庙也离奇消失了。”

宅基地塌陷,神庙消失?

对此,赵今错表示无辜。

“那日我们进去之后,虔诚跪拜,并没有做什么事情,只是进入了一个神秘通道,那是神给我们的明路。我们进去之后,发现下面连接一个墓穴,当时我们着急离开,也没有仔细看,如今过去那么久,我已然回想起,那个地方不简单。”赵今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陆还扶额,跪是没跪,拜也是没拜,事情倒是做了,还触发机关,那所谓的明路,也是自己找的,这人说假话当真是脸不红心不跳,自己都自愧不如了。

偏生,夏老伯还满意的点点头。

村里的怪事就是有人梦到一座墓穴之后,被里面的人带进棺材里,活活憋死,现实中,已经不见了几个人,好在他们已经有了面对的办法,这些年才没有继续死人。

夏老伯知道,万古城虽然看着太平,可实际上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惜他没办法探查,因为入夜入睡,就不会在半夜醒来,一夜之中发生什么,并非人所能控制。

万古城就是诅咒之城。

如果夏老伯没有看到自己曾经的手扎或许已经与赵今错火拼了,毕竟守护万古城,已经成为他的一种执念。

他想过告知所有人真相,可万古城的诅咒不会如他的愿,人的执念太深,就不会相信任何真真假假的东西。

此刻,几个青年端着米粥进来,挨个分了一碗,这才缓缓退下。

赵今错定睛一看,里头还有鸡肉,有看向了外面,“我不了解,米是从何处而来,鸡又是何处而来?”

是的,沙漠之眼,哪里来的粮食和肉食,总不能是他们捉拿莫良生之时,顺便带的吧!这解释没有人会信。

就是夏老伯也开始对此有疑,这些东西究竟是怎么来的?

夏老伯摸不着头脑,看着碗中的粮食,看不透。

他一直有一个不解之谜,就是位于沙漠之眼的万古城,为什么水源充足,资源丰富?

“记不得了,我们从一开始就这样,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失去了以前的记忆,连自己怎么到这里,为什么要来都不知道。”夏老伯难为情的拿起粥,一勺一勺的送进口中,细细品尝。

赵今错也知道这里会有让人失忆的秘宝,就算要再问,有问不出来。

“神庙为什么会消失,什么时候消失的,你总该知道吧?”陆还摸了摸鼻子,认真的看着夏老伯。

“一夜之间,凭空消失。”夏老伯有不要看,直接就说了出来。

这就奇怪了,一座庙,怎么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藏山庙。”苍白无力的声音响起,引得所有目光都紧紧的盯着她。

叶念安微微皱眉,藏山庙不就是为莫子洋起名之地,难道是莫子洋回来了?

“你听说过藏山庙?”赵今错对着老婆婆问到。

老婆婆点点头,手里的拐杖不断的敲击着地面,“藏山庙不是好的庙门,这里面沾染了血腥。里面的人都是逃犯出来的,当时的藏山庙有灵气,现在来了,反倒是给他们制造的机会。自打村子消亡之后,藏山庙就消失了。”

又是消失,那个神庙一看就是破破烂烂,经久失修,如果这就是藏山庙,那原来的人在哪里?庙中的机关也是这么回事。

按照时间,应该是莫子邪死后才突然消失,所以这藏山庙是跟着莫子邪走的。

莫子邪和这件事情,又有着怎么样的千丝万缕。

此刻,粥已经见底,却始终没有想到一个说得通的办法。

夏老伯不做逗留,拿着空碗就出去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夏老伯已经拿到自己曾经的手扎,对万古城也多了一份好奇。

叶念安他们的视线都落在了赵今错身上,唯有老婆婆不动如山,更像是一个等待猎物的猎人,箭在弦上。

面对他们渴望的目光,赵今错只好一五一十的告知他来过万古城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