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再回万古城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00字
  • 2022-07-01 23:00:00

赵今错认真打量着莫子邪,他的嘴里……

赵今错下意识的伸手去碰,此刻却发出了诡异的光。

“不要!”一道苍白无力的声音响起,赵今错和叶念安却消失在了原地。

也正因为这一声,所以目光再次齐聚,没有人知道棺材之中为什么发出光芒。

年迈的老人家拄着拐杖,脚步踉跄的走向主棺,棺材已经随之晃动,即将改变位置。

陆还反应过来,撇下方怀年,飞身越上了棺材之上,迅速跳跃,目标是主棺。

“跟上去。”黄老头虽然不知道发了什么,但还是选择了跟着。话语刚落,四人踏步而起。

轰隆一声,机械运作的声音响起,却无迹可寻。

“是阵法,阵法开启了。”有人尖叫出声。

还有人迷迷糊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手足无措。

此刻,赵今错回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锣鼓唢呐声声入耳,这里可不就是万古城那一幕,送煞归路和娶亲的戏码,时隔一夜,记忆犹深。

赵今错带着叶念安跳上了树,示意他不要说话,静静看着就好。

铜锣唢呐的声音越来越近,不出意外,还是在同一地点不期而遇。

“这又娶亲呀!”白事这边的老者调笑。

新郎缓缓一笑,今天娶亲,心情好,还是勉强应一声,免得他尴尬,“可不是,是个漂亮的美娇娘,想来你们没有这个福气。”

老者脸色一僵,面前这家伙可真是换女人如衣服,半个月换一个,都不带重样的。

赵今错仔细看着棺材,那个自称莫子邪的人根本就没有出现,他记得陆还说过,那一次是他第一次见到棺材上有人,也就是说,那个莫子邪大多数时间都不会出现,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将人引出来,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莫子邪的棺材居然是把他带到这里。

不对,莫家冢那边……遭了。

赵今错没有心情看他们互插,很快就带着叶念安离开。

“刚才的是……”叶念安忍不住好奇。

“一桩红白喜事罢了,白事送煞,喜事应该是那种,以食女子阴气而生的怪物。”赵今错悠悠开口。

叶念安遗憾,却发现这样自己很没面子,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那你跟陆还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关于这个问题,赵今错差点就咬伤舌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来过这,就昨天,跟陆还一起,你刚刚看到的,也是我之前看到的,不过上次看见有一个少年坐在棺材之上,这次显然没有。”言简意赅。

叶念安摸不着头脑,来过?坐在棺材上的少年?

此刻,赵今错又补了一句,“是从莫家进来的,没想到,莫家冢这边也可以进。”

这里,赵今错一直没有弄清楚,为什么那些人可以如此坚持不懈的日复一日,那些人又是从哪里来的。

“天亮了,走,回村子去。”赵今错将手搭在肩膀之上。

就这样叶念安懵懵懂懂的就跟着赵今错进了村子。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陆还也已经到了村子里。

陆还看着跟过来的黄家几个和黑衣人,以及拄着拐杖也要舍身下来的老婆婆。

她的容颜已经被岁月摧残,布满皱纹的脸上,尽显沧桑,空口无牙,说话都颤颤巍巍。

陆还眼神扫过其余人,又定格在她身上,“他们下来我能理解,可你下来,我就不理解了,都要踏进棺材之上人,凑什么热闹?”

此话一次,其余人也看着他,极为不解,只见老婆婆闭嘴不言,只是一个劲的叹息摇头。

“你还来?”赵今错错愕盯着陆还。

“还?”黄老头迅速扑捉到了重要字眼。

“怎么?就你能来,爷爷我就不行。”陆还得意的指了指自己相当豪。

赵今错白了一眼他,手抵着破斧敲击声响起。

“我给你一次机会,重新组织你的语言。”妥妥的威胁之意。

陆还憨憨的向他身后的叶念安求救,却直接被对方无视,扭过了头,这还得了,这人比他都冲动,也没特殊爱好,也不知道打人算不算。

“嘿嘿,你这不是担心你,下来陪你嘛!”陆还认怂,毫无骨气可言,谁让自己打不过。

“哦~”赵今错拉长了声音,“所以,你舍弃自己的表弟,只为了担心我一个陌生人?”

陆还一怔,他是不是忘了什么?

“啊!方怀年没跟过来吗?”陆还尖叫出声,一直揉搓着脑袋,太难受了,又又又把人忘了。

早已经习以为常的叶念安翻了个白眼,默默为方怀年有这个表哥感到悲哀,“我们离开时,阵法已经开启了吧?那可是七杀阵,怕是不太妙。”

陆还委屈巴巴,却又无可奈何,反正是回不去了,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里就是莫子邪的老巢?”黑衣人敏锐的判断出陆还和赵今错来过,才开口问。

“哪个莫子邪?”赵今错反问了一句。

男人打量了赵今错许久,才缓言,“有几个莫子邪,难不成莫家老祖还能换人不成?”

接收到信息的陆还,很快就意思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莫家老祖换不换人,你怎么就知道了,莫不是跟他们一伙的?”陆还讽刺到。

“陆还,她是谁?”叶念安的目光投向了老婆婆。

后者漫不经心的回了句,“谁知道?”

“朋友可否以真面目示人,毕竟有些事情,你一直这般,不太好办呀!”赵今错一本正经的故弄玄虚。

只见男人犹豫不决,最后还是选择拿下伪装。

当两个人看见卸下伪装的男人事,匀为一愣,这不就是莫子邪吗?不对,是假的莫子邪。

陆还咬牙切齿,“我有打人的冲动,你怎么看?”

赵今错点头,托着下巴,“打吗?”

其余人一脸迷茫,这好端端的,怎么就想着打人了?

就连男人也遂不及防,对上他们杀人的眼神,隐隐约约感觉事情不太妙,难道之前自己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让他们如此憎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