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打起来了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77字
  • 2022-06-25 23:20:00

七绝阵,不过是类似于七杀阵的一脉而已。

此前有人想要破析七杀阵,苦心经营分解了十一道阵列,后来死在七杀阵里。

七绝阵便是破析之一,也是第二还原的阵法,可惜没有七杀阵一般的厉害,只能说专研之一没有掌握到核心价值观,导致七绝阵掉价,厉害一些的算师,都能拿七绝阵蛊惑人心。

赵今错面不改色,亦不多言,毕竟只有身临其境才开一感觉到阵法的厉害之处,信与不信,皆在一念之差。

“臭老头,说你没见识吧,又会两把刷子,说你有见识吧!为什么看出来却又不道破,我看你就是闲他说了大实话,自己也想出风头,你早干嘛去了,我告诉你,他说是破匕七杀阵,就是破匕七杀阵,不容反驳。再者,对于用命来打拼的人,就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你这么说,是不是诚心让我们放松警惕,不为道者,不予真语,江湖相望,不道真言。”陆还可不会心甘情愿让人欺负,赵今错不做声,他可不介意代劳。

叶念安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很是赞同。

赵今错就像一个旁观者,不与狗语。

赵今错的眼睛一直盯着主棺之上,心里头无数的念头:赵忙去看了那里面?里面是什么?他是先去的莫家宅院还是这里?若是先去的莫家宅院,那就证明他从万古城出去了,可是他先来的这里,那就是说他不仅破了七杀阵,还走到了万古城。无论赵忙从哪里选择,为什么他不见了。

命牌一天还在,那赵忙又何去何从。

那老者顿时被气得青筋暴起活了以把年纪,居然被一个黄口小儿给教训了心下又怎么可能容忍,当即就上去揪着陆还的衣领,一把扯过,也在同一时间,另外一名老者捉住了他的手。

“欸欸欸,别冲动了,年轻人,争勇好胜了些,谁还没个嘴瓢的时候,今天呀!不管是七绝阵还是七杀阵,都是一种阵法,好歹沾亲带故的,差不多一个意思,你……”

“我呸!老子问他了吗?要他多管闲事。”陆还揪着自己的衣领,毫不给面子的破口大骂。

赵今错扶额,出手帮忙的人正是在茶楼一起的黄老头。

叶念安面上难堪,就不能说话斯文些,动不动就呸人家,像什么样。

陆还那里管这些,他跟他爹都不是斯文的人,就是要装,也装不出来呀!

“我看你欠教训。”老者气的咬牙恨齿,这小子居然完全不给面子,分明就是挑战他的底线,不能忍。

“你还缺教养呢!动不动就学疯狗咬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疯狗的亲戚疯牛。”陆还不分时间地点的骂人,他的脾气如此。

黄老头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两个人,谁都不让谁,这还有得劝吗?

这一老一少的,真是麻烦。

然而,正欲上前劝解的叶念安把赵今错抬手阻止,还做出了噤声动作,两个人也悄悄退出了这个话题中间。

老者气急败坏,想他纵横江湖,那一个小辈见了他,不都是毕恭毕敬,点头哈腰,可面前之人,不仅质疑他,还辱骂与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五指是力道加重了几分,黄老头也是捉紧了几分。

“多管闲事!”两道声音异口同声,震荡着黄老头的耳膜,下一瞬间,老者跟陆还齐齐出手,直接就把黄老头扔了出去。

“爹!”三个儿子齐齐出声,飞快的跑去接住被推开的人。

“我没事,快把他们分开。”安全稳住身形之后,黄老头摆摆手,满心以和为贵。

然而,左边的男人对着另一边的人使了眼色,示意他把父亲带走。

不疑有他,两人一左一右的抬起黄老头,离开这里,还有一个跟在身后,默不作声。

“反了天了,连我的话都不听了。”黄老头怨气满满。

直到离得远些,身后的人才缓缓开口,“爹,你没发现跑了两个了吗?他们干嘛去,你知道吗?”

黄老头诧异的看向自己小儿子。

大儿子蹲下身子解释,“不管有没有人劝架,那个少年都是要打的,你是没发现,他对着之前和我们一起坐着聊天的人使了眼色,让他离开,而那个少年就是故意转移视线。一是制造机会,二是制造混乱,三是转移视线。只要他们打起来所有的目光都会投向他,人就是喜欢热闹,爹就算是要劝,也劝不和。”

如此,黄老头冷静下来,才反应过来,明明就是针对赵今错的话语,那小子那么激动干嘛?没点猫腻,他还真不信。

黄老头一巴掌打在脑门上,还真是失策了,要不是自己儿子察言观色,自己就真着了当。

“爹,你这样打,我怕是快没爹了。”黄老二苦闷一声。迎接的却是黄老头的一记拳头。

黄老头揉了揉被打痛的手,心里暗骂,死小子,脸皮怎么厚,痛死老子了。

黄老大偷笑着,捉过黄老头的手,轻轻捏着。

黄老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在可怜兮兮捂着右眼,扁着嘴的黄老二,仿佛能听见黄老头的心声:看见没有,这就是儿子与儿子之间的区别。

好一会,黄老三才再次开口,“他们当真是不要命的打法,其他人也已经被慢慢吸引过去了。”

黄老头回身一看,好家伙,怎么狠的吗?这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老头是谁?

他浅皱眉头,不可思议,这个老头居然不够一个小年轻打,属实有点过分了。

只看见,原本好在拍摄考古的人,纷纷靠拢,向他们慢慢靠去。

这小子是一点尊老爱幼的态度都没有,往死里打。

“别打了,别打了!”群众里,就有人跑出来抱住了俩人,这要是真这样打下去,估计那老头就没命了。

“放开老子,老子还能打!”陆还挣扎,双脚离地,一直蹬着,就想下来继续刚才的事。

众人无语,你是挺能打,不过这老头就没有办法被你继续折腾了,估计要不了几下,人都没了。

“冷静,不能欺负弱小的,你就当是可怜可怜他,饶了他吧!”

“抱歉,我娘生我下来,就没教过我大度。”陆还要甘示弱,咆哮一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