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没有牌位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138字
  • 2022-06-17 21:00:18

可是在赵今错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答案。在他看来,赵忙逃离,也就是说,神庙的确是一个出口。

两人全然不顾身后的动静,努力寻找着机关所在之处。

“噔”的一声,不知道哪里响了一下,吓得赵今错向后退了几步。

神庙开始颤抖,轰隆一声,地面平移,一条路出现在神像台下面的位置。青石阶梯连接,无尽的黑暗,让人看不清尽头。

两人互视一眼,站在青石阶梯面前,皱起了眉头。

“我们似乎无路可选。”陆还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赵今错白了一眼他,反正对方是不会走前面的,只好一脚踏了进去。

两人下去之后,神庙的路口就开始复原了。

陆还无奈的打着手电,一脸无辜。

下面就像一个迷宫一样,七拐八弯,两侧还有烛腊未点燃。

“这里怎么没机关?真是奇怪。”陆还自言自语的打量着走道两侧,感到奇怪的很。

毕竟在上面都不会风平浪静,下面又能好到哪去,可一路走了,就是没有任何动静,就很令人匪夷所思。

暗处,一个少年歪着脖子,一脸茫然。

这地宫接通的是神庙?

突然,一道强光向他照射而来,“谁?”

莫子邪气鼓鼓的从黑暗走了出来,“是我。”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可算是让提心吊胆的两人放松了些。

看着前不久才见过的人,两人也是好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莫子邪走到他们不远处才停了下来,气鼓鼓的背手,“你们怎么出现在我的地盘?”

莫子邪的地盘?

两人匀为一愣,随即否决了这个想法。

莫子邪只是后来者居上,碍于他对此地的了解,并非是此地之主。

赵今错拉长了声音,“哦~你不躲棺材里,大白天出来?”

按照时间,他们的白日下来的,虽然在地宫之下,伸手不见五指,但也不会妨碍外面的时辰。

莫子邪半靠着墙壁,缓缓开口,“无聊的要死,出来走走,反正在这里上百年,也应该出来走走,瞧瞧有什么变化。”

风轻云淡,解释清楚了缘由。

“既然你在这里上百年,那神庙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面除了你,还有谁?”陆还上下打量了莫子邪。

因为没有听过他任何故事,自然算不上熟悉。

“后来者,也没有完全掌控吧!”赵今错冷笑一声,极为不屑。

莫子邪生气的转过身,一副不想理会他们的样子,净说人家痛处。

莫子邪确实占领了这里,却没有完全,比如万古城和神庙,还有底下的神秘地带,还有他去不了,找不到的地方,虽然他可以大范围活动,但是对方却可以在他身后搞小动作,却没能及时发现,这也是莫子邪为难之境。

“莫子邪,说说这里的情况。”赵今错的声音是肯定,不容反驳,活像莫子邪欠他的。

莫子邪回头一瞪,心里面很不服气,他可是……

“算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这里大概就是一个王爷的墓穴,可是我一直以来都找不到主墓,这里机关太多了,有些地方我还去不了,就是为难。我就住在那个方向。”莫子邪指着赵今错背后,继续道,“与我一同的,还有两个妃子和两位公子,晚上送煞,就是那几个想要撵走我的把戏,可惜,棺材就像定在这里一样,天一亮,又跑回来。”

莫子邪哀怨,其实自己也想过离开,可惜诅咒的力量太强大。

突然,他惊觉拍手,“对了,半年前来了一口棺材,里面的人都能当爷爷了,就是我每次找他,都见不着魂。”

赵今错古怪的看着他,极为不解,他说的话有些奇怪。

“莫子邪,你这这里多久了?”

“就上百年,有问题吗?”莫子邪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问。

“上面的人,都声称活了几百年,怎么到了你这里,计时天算会不一样,你不会告诉我,你在地下,与地上的的时间不相符吧?可是抬棺人已经出卖了你。”赵今错认真的解释着。

莫子邪微微点头,“这由不得你不信,其实我不在棺材之上,就是在睡觉,昨天晚上,我就是那么不凑巧的醒过来。万古城位处沙漠之眼,造成时间差异,还有海市蜃楼的幻象,导致万古城不相符的时间气候问题,才会有那么大反差,加上万古城本来就有古怪,形成一个气囊体,热胀冷缩就这样了,不像我,太闲了,能够有时间计算时间规律。他们呀!没有记忆,被人控制着,又怎么可能会清楚这些事情。”

赵今错沉默,按照时间,半年前的棺材,很有可能就是莫良生的。

不对,莫家祠堂那边好像根本就没有莫良生的牌位,这是怎么回事,却在一瞬间,他又想到了什么。

“莫子邪,你死在前面,还是你父亲死在前面?”

陆还无语,这种问题也问的出来,当真是不可思议。

“我还是我父亲收尸的,你说谁先?”莫子邪怨气满满的白了对方一眼。

“英年早逝?”陆还睥睨莫子邪,那模样,跟他们相当。

“他死的时候孩子都七八个了。”赵今错毫不在意的暴露了出来。

莫子邪无语,虽然有孩子,是不是他的就不一定了,反正受到诅咒的人,就是给后辈招惹麻烦。

“莫子邪,我去祭拜过你家祠堂,发现你的牌位立于主位,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不是你父亲,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没有?怎么可能,这群龟儿子,难道没给我父亲立牌位,杀千刀的,最好别让我遇见,我把他脑袋摘下来当球踢。”莫子邪愤恨不已,白养的孩子,连爷爷的牌位都立不起。

赵今错满腹狐疑,一般都是长辈在主位,若是说莫子邪越过他父亲,占据主位,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你先告诉我,你父亲叫什么,我想想,能不能回想起,莫家祠堂有没有这号人物。”

“我父亲叫莫凌。”莫子邪咬牙切齿,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他们就是不孝子孙,自己死的早,爷爷将他们拉扯大,居然……手捏成拳头,简直恨铁不成钢。

“莫凌。”赵今错重复一遍,闭上了眼睛,仔细的回想着。

直到他再次睁眼,才肯定的说,“没有莫凌,更没有莫良生。”

莫子邪气的一拳打在墙上,眼中怒火熊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