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替代品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41字
  • 2022-06-15 09:00:21

穆氏平静的说到,“我一直以来都不认那个孩子,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想要他死,改姓于他而言,是新生,于我而言,只当莫澜若死了,但是有些事情,终究是执念太深。没猜错的话,短时间内,必须给他续命,代价就是死人。”穆氏闭上了眼睛,这些不是她想发生的,可又无法阻止,真是可笑。

“事情还要从先祖莫子邪说起,祖上是盗墓贼,无意间,盗了一个邪棺穴,活下来的人,却只有五个。他们分别带出了五个东西,是什么,只有他们知道,后来各自回家,当晚就出事了,其中两个人死了,莫子邪和他的父亲却没有事,活下来的人聚在了一起商谈。

“子邪……我我我……听说,我们拿出来的不是五件东西,而是七件,这到底怎么回事?”苟七战战兢兢的说了出来。

莫父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们这些能够出来的人,都老老实实的只拿了一件葬品,怎么会多出了两件,迟疑的目光投在了莫子邪身上。两人一死,也就是说,多拿两件东西的人,就是他们其中之一,按苟七的胆小怕事的性子,必须定会多贪。

莫子邪冷眸微倾,什么话也没有说,被两道视线,怀疑指责的谩骂声,已经清楚了那么一回事,就不需要解释了,就当做他好了。

莫父投去询问的目光,“还有两件是什么?”

莫子邪倒茶的动作一僵,茶水也瞬间满了出来,说不是他心虚,都没有人信。

“我没有拿,信与不信由你。”莫子邪平淡的回应,仿佛这件事情就真的与他无关。

莫父与苟七对视了一眼,显然是没有相信莫子邪,“你若是不交出来,我们都会死。”

到这种地步了,活着才是他们的信念。

莫子邪冷笑,静静的看着苟七,贼喊捉贼的把戏,可算是看多了。

“子邪,若是不把东西归还,我们都会……”

“闭嘴,我拿没拿,心里清楚,苟七,怕是你自己贪得无厌,赖在我头上,哼,我可不兴你这招。”莫子邪冷漠的看着苟七。

多行不易自毙自。

“莫子邪,除了你还能有谁,赶紧把东西还回去。”莫父生气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意上涨。

莫子邪也是始料未及,自己的父亲是有多不信任他,不去怀疑外人,反倒是怀疑自己人,真是可笑至极。

莫子邪不去狡辩,转身进了房,上了门锁,谁也不用理会。

“莫叔……下一个,就该轮到我们了。”苟七悲痛不已,看莫子邪的样子,是根本就不打算把东西还还去。

莫父心中也无奈,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怎么会不清楚他的脾性,根本就是不听话的那种,空余一抹叹息。

夜里,真就出了动静,外面的东西,啪哒啪嗒的响,吵的人心烦意乱,一阵阵剧烈的风,敲响着整个莫家,莫家小辈吓得嚎啕大哭。

莫子邪看着那几个孩子,心中气恼,掀起被子,转身离开。

莫父房间里,莫父一直都没有睡,因为他知道,自己又一场劫难,又怎么可能睡的着,就那样,静静的坐着桌子边,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吱呀一声,莫子邪就走了进来,心中带着不满,生气的坐在莫父对面。

莫父冷眼瞧他,脸色阴沉。

莫子邪揪着莫父的衣襟,一把把人按在桌子上。

“莫子邪!”莫父气愤不已,居然被人摁在桌子上,而且还是自己的亲儿子。

莫子邪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扒了莫父的上衣,入眼的却是一口漆黑的棺材。

莫子邪心下大惊,这分明就是邪棺穴里的邪棺,怎么就跑到他身上去了,倒是做实了,多拿一件物品的性质,可以说,拿走东西的人,估计连自己都不知道。

“棺材什么时候跑到你身上去的。”莫子邪质问道。

莫父愣神,“棺材,什么棺材?”说着,蓦然瞥见,已经爬上肩头的漆黑棺材,心里咯噔一下,警铃大作,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背上何时多了棺材。

难怪总感觉腰酸背痛,咯的难受,原来自己还背了一副棺材,而且还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

“怎么来的,你还是赶紧交代,好给他们一个解释,否则,不死不休。”莫子邪冷清的声音响起。

莫父眸色暗沉,带着几分惶恐,“我不知道,我只是碰了那口棺材,当时还好好的在那里的,不知道为什么,就跑到我背上,我自己都不清楚,他居然跟上我了。”

棺爬背?

这分明是要走出来,很明显,有人不让它出来,可现在已经跟着莫父出来了,就算是要还,也还不了,对方根本就是寄宿在莫父身上了。

要么就莫父主动回到邪棺穴自杀,要么就是被杀死之后,活剥了一层皮,不管哪一种,都不是莫子邪想要的。

“我去跟他们谈谈。”莫子邪幽怨的声音响起,转身就去推门。

这时,莫父惭愧的喊住了他,“不会出事吧?”毕竟,那是一口棺材,就那样爬上了他的身。

莫子邪没有说话,这件事情牵扯太多,又怎么可能是三言两语说得清。

之后,没有人知道莫子邪说了什么,好像已经妥协了一般,村子里瞬间就没有了动静,应该是某种意义上的交易达成共识吧!

那个棺材,一直都在莫父的背上,莫父曾经问过他,他们之间谈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就连那个棺材,对方也不肯要,直到有一天,莫子邪说村里有危险,让所有人离开,自己却留了下来,后来莫父才惊醒,与那些人的,根本就不是交易,是送命呀!莫子邪答应,死后会去一个地方,永远都不会离开,直到灰飞烟灭,莫父身上背的棺材,就是莫子邪的去处。他会代替里面的人,此生与棺为伴,莫子邪一死,莫父就彻底解脱了。至于他去的地方是哪?我隐隐约约感觉与祠堂里的牌位有关,我怀疑,那个牌位,就是原本在莫父背上的人。”

听完这一切,叶念安感觉不可思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