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莫澜若的牌位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92字
  • 2022-06-13 11:22:17

客栈里,方怀年被哄着睡觉,只见他躺在床上,小嘴扁扁的,多少有点委屈。

“听话,你身体不好,赶紧休息,我去找找陆还,要是找不到,那就明天带你去莫家冢,到时候就能找到了。”叶念安哄小孩一样哄他他。

可方怀年还是恋恋不舍,被表哥抛弃惯了,每次心里都有气,可是还是想有一个人陪着自己。

“睡吧!”叶念安拍了拍方怀年的的手,转身离开。

方怀年什么性子他明白,只要不走,他就会一直撒娇,想想都一身鸡皮疙瘩。

叶念安没有急着出去,而是问了前台,哪里有电话打。

这个年代不发达,很多事的不够先进,有电话的人家也不多,毕竟不是人人都能打得起电话。

“帮我查查,陆还来成安岭的目的,还有,我要一个叫赵今错的人的资料。”

电话那头传来了老态龙钟的声音,“那姓方的小子也去了?防着他点,那小子有古怪,听消息,他居然吞并了整个方家,不是什么好鸟。”

“明白!这次任务,那个叫赵今错的人打算跟我抢,我打算来个黄雀在后,不知道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念安,你知道家族对你期望很高,我希望你能够做的很好。”电话里的叹息声掺杂着很高的期望与无奈。

叶念安是唯一一个为阴间办事的人,不容有闪失。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说罢,挂上了电话。

他靠在电话亭了,眼角划过一滴眼泪,他会争取一个长期与阴间合作的机会,因为他们叶家耗不起了。

也是叶家翻身的希望,叶氏家族一直以来都被打压,可他暗暗发誓,以后一定领着叶家壮大。

“赵今错。”

他下意识的念出了这个名字。

他突然感觉这是一个契机,赵今错缺钱,而叶家最不差的就是钱,要是能请他进叶家做客卿,倒也可以助自己一臂之力。

只是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答应,也好,此次莫家冢,正好见识见识他的真本事,正好也可以看看此人值不值得用。

“他现在会在哪里?又去莫家了。”他自言自语。

莫良生死的蹊跷,魂魄也不见了,要不是鬼差捉不到人,阴间也不会联系他这个巡抚使。

这样子想着,拉开电话亭的门,消失在人群里。

不久后,方怀年才现身,冷眼看着叶念安消失的方向,然后又看了看电话亭。

“叶家的希望,哼!”方怀年的唇角露出了一抹弧度。

莫府里,莫如弘再次去祠堂,一路上,已经没了赵今错的身影,不免得露出得逞的笑容。

他再次拿起三根香跪地,虔诚的跪拜着面前的牌位,三跪过后,才把香插进香炉里。

他绕到牌位后,翻转着最高处,这时候才出现了一尊无名牌位。

“祖先显灵,保佑澜若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一切因果,由我承担。也希望明日进去的人都给我家澜若续命。”眼底的一丝恶毒之意。

莫如弘一直都恨,恨当初的先祖莫子邪,为什么让后人水囚棺,导致家中厄运不断,甚至到了断子绝孙的地步,他不甘心他要逆天改命,帮助穆澜若活下来。

只见牌位之上,阴气肆意而动,慢慢笼罩着整个莫家。

“你与我合作,我自然不会亏待。”迷雾之中,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传出来。

此时的莫如弘点头哈腰,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先祖说的是,小人一定会为大人好好办事的。”莫如弘狗腿的去抱大腿。

那个无名牌位是五年前,在去莫家冢的时候,在洞了发现的,莫如弘一直都以为是莫家的一位先祖遗失,遂即将牌位抱了回来,还供着。

无名牌位知道他的儿子的事情之后,才告诉莫如弘,能够帮助穆澜若改命,随即蛇鼠一窝,为了满足先祖要求,请了不少道士,可惜他们进了莫家之后就没有再出来。

莫如弘才会贼喊捉贼,让人查了莫家几次,才消除了外人的怀疑。

莫如弘更是摆明了态度,让大家不要来莫家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说都不想。

偏生就有人不信了邪,还偏偏就往莫家来了,然后就会消失在莫家。

直到陆陆续续莫名消失人之后,来的人就没有了。

莫如弘知道,进来的人都被这位所谓的,先祖带着,至于去了哪里不在他考虑到范围。

正是因为那些人的不知去向,才会让莫如弘的胃口越来越大。

只是到了现在,穆澜若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难免让他心里不快,可是没办法,为了儿子,再一个就是反抗不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无论结果怎么样,也是努力后的结果。

至于莫家冢,是莫如弘另外的筹备。

一人一魂,就这样商量着,怎么设计害更多的人。

而叶念安也已经找到了附近,远远就能看见莫如弘在祠堂说着什么,那间充满鬼气的祠堂,显然没有那么简单,突然一个鬼影从身后飘过,叶念安回头看时,什么都没有。

左顾右盼,余光撇瞥见廊道转角的一处,果断的追了上去。

直到追到了一个房里供着香,摆着一张牌位的房间。

什么赫然写着——莫澜若之牌位。

叶念安想要伸手去触碰,却在指尖轻点时,看见一个穿着素袍的妇人走了出来。

动作也一下子僵硬住了。

妇人只是微微蹙眉,什么话也没有说,径直走到蒲团前跪下,手里拿着一串佛珠,双手并拢在前面,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

“打……打扰了。”叶念安简直尴尬到了极点,怯懦的收回手。

只见妇人摇摇头,抬手指了指,示意他可以拿。

叶念安不禁皱眉,她这是准许自己动牌位,这也太不对劲了吧!

他再次看向了牌位,居然是莫澜若,可现在不是叫穆澜若了吗?为什么还会有他的牌位,真是匪夷所思。

“可以吗?”叶念安小心翼翼的问着。

毕竟人活着,就被立了牌位,不是件好事。

妇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叶念安嘿嘿两声,才拿起莫澜若的牌位,小心的查看着,底座下面,一股怨气盘旋。

叶念安一下子怔住了,这人没死,怨气就如此之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