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神像是毕昂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23字
  • 2022-06-13 09:25:15

赵今错无语,不过想了想,这里太过热情,打架的事情八成是没见过,也明白了他们的好奇心。

诚如他初学时的疑惑,就想着能够见识见识。

不过夏老伯那话是什么意思,就不得而知。

“吃得差不多了吧!贡品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俩进去神庙知道得要三拜九叩,眼睛别乱瞧,惹怒神冥可不好。”邻居老伯苦口婆心。

赵今错才想起今早还要去神庙的事情,微微蹙眉。

莫子邪说过,赵忙不知生死,要么还在神庙当中,要么就从神庙离开了,自己还要好生验证呢!

赵今错笑着答,“我是吃好了,就是不知道某种东西吃塞饱了没?”

陆还皱眉,左顾右看,疑惑的问,“东西?什么东西。”

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把事情藏在心里,没有说穿。

“吃好了就去吧!早去早回。”夏老伯手里拿着碗筷,俨然是在发号施令。

赵今错点点头,他很期待。

与此同时,在万古城的地底,是一座地宫。

随之左拐右弯的廊道里,灯火通明。大殿之上,一共五首棺材,其中一一首看起来崭新崭新的,为其四棺之首。

莫子邪正一脸郁闷的盘坐着,身子随之双手的向后仰而向后,“好无聊啊!你们几个能不能起来和我玩。”

在他的身后,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没有一个会多看一眼,都看腻了。

只见四首棺材翁动几下,又没了动静。

莫子邪努嘴,看来是不想和他玩,只好跳下棺材,看着高大无比的宫殿,就是用来分棺材,也太浪费了。

宫殿了,两边是柱子,每条柱子之上都会盘着一条青龙,青龙不是真龙,这里应当属于王爷的巢穴,可面前的四口棺材显然不是。

初来乍到时,他就跟那四个打过交道了,对方想分食自己,结果武力值不够,硬是被自己打服了,之后才有了送煞归路,结果送了那么久,硬是没送走,那四个也是认命了,就是被莫子邪欺负的份,长年累月的呆在棺材里,不敢出来。

“哎!你们主棺在那里?”莫子邪好奇的问。

久久没有回应,莫子邪气呼呼的,“我还怕找不得,切。”

莫子邪的盗墓本事可不是吹的,转身就离开了宫殿,四处翻找。

此时,四口棺材里的人出现在棺材之上。

为首之人是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绝色美人,她眸子清冷无比,体态端庄的坐在棺材上。

两个少年,一个比一个稚嫩,像是没长开。

还有一个女人穿着粉色嫁衣,看起来怕事的多。

“王妃,真让他找呀!万一……”

“他要找就找,死了可不怪我们。”年纪稍大的蓝衣少年一肚子气,简直无处发。

“大哥,若是父皇怪罪,该当如何。”墨衣少年心里不安。

蓝衣认真的考虑着,就连他们几个都不知道父皇去了哪里,就凭他一个人,未必能找到。“你想多了,我们,只负责这里,没有出去过。”

红衣掩唇浅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那个人的脾气,最喜欢牵连无辜,你们呀!还是找点事情给他玩,要是真冲撞了王爷,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王妃说的极是,妾这就去寻他回来。”话落之间,粉衣就消失在了宫殿。

彼时,刚被送进神庙,村子里的另一边就轰隆一声巨响,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触怒神灵了?”陆还下意识反应就说了出来。

赵今错不答,他可不会相信只是进了神庙,就能触怒神灵。

当他们进入神庙里面,看见的是两边放在八座鼎,其中有四口缸。

只能说这里血腥味太沉重。

四口缸里满满的污水,上面还有浮泡。

赵今错忍不住捏着鼻子,这里的味道真的就不是人能闻的。

“这是一种酷刑,将人,人身分离,肉体用鼎炮制,只用一根蜡烛,不熄不灭,慢慢熬腊,旁边的缸就是熬制出来的人蜡,你再看看上面吊着的头,只是要悬梁势众。”陆还认真的解释着。

赵今错才反应过来,瞧见什么的人头,八个人头里,只有一个是被盖着黑布的,好像是不让人知道上面是谁。

赵今错内心是抗拒的,毕竟,七个头里,没有赵忙,那这个,会不会就是他,忐忑又害怕。

“还是先摆上贡品,拜了再说,一会在看?”前一句是肯定,后一句得看人。

这样的环境,也难怪万古城的人都不愿意进来,这是真的臭。

赵今错沉默,步伐却随着陆还走到了供台前,他仔细的打理着供奉的神灵,看上去是一个俊俏的小郎君,只是他的眼睛是闭着的。

这倒是令人感到奇怪,平时供奉的神明都是睁着眼睛的,为什么现在可以这么盖神庙。

陆还乖乖的将贡品摆上之后才招呼着赵今错一起三拜九叩。

“要跪你跪,我绝不跪他。”赵今错傲娇的抱着破斧,势必不跪,因为他已经看出了一二。

这里所谓的神灵不是别人,正是弃目的毕昂,他记得莫子邪说他龙奴之一,既然是奴,要怎么可能让他下跪。

陆还不高兴,“你不跪我跪。”

说着就要下跪,结果赵今错直接扶住陆还的肩膀问,“龙奴毕昂,你当真要跪?”

“什么?”这件事太突然,他一时之间消化不来。

陆还抬头看神像,看着闭合的眼睛,瞬间觉得煞风景,“就凭眼睛就定论是龙奴毕昂,未免太过。”

是啊!没有人见过毕昂,怎么就能够确认了。

“反正我是拜天拜地也不会拜他,你嘛?你喜欢就好。”赵今错再次强调了自己的态度。

赵今错的目光灼灼,看着被包里黑布的人头,心里说不清楚的情绪。

陆还看出了赵今错眼里的悲伤,故意抱着他问,“你说,那个会不会是你父亲?”

赵今错没好气的用手肘碰了陆还,瞬间退了几步。“赵忙命大着呢!肯定不是他。”

可是心里却是彷徨不安,万一这个人就是赵忙呢?说不清的情绪,让人难为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