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夏老伯不在桌底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255字
  • 2022-06-11 02:13:01

赵今错和陆还没有逗留,赶紧回到了居所,饱睡一觉。

鸡鸣时分,万古城的人就起来了,他们向来安逸,一睡醒就是天明,早睡早起已然成为了习惯。

“夏老哥,那里那两个真要去神庙,怪吓人的。”邻居大伯拉着夏老伯的手,悄悄的问。

那个地方想想都可怕!

夏老伯摇摇头,浅笑,“甭管他,年轻人胆大才好。”豪爽一句,笑盈盈的。

“你说的在理,那我去备一些东西,好让人拿去祭拜,反正我是不敢进去的,就让他们替了我。”老伯满脸无奈的摆摆手,说着就要去准备。

夏老伯也没有多说,心里却是冰凉一片:但愿他们不要危害万古城,否则……

心下发狠,转身就朝着二人房间的方向去,直到看见两个人好好的躺在床上,只是姿势不太雅观。

摇摇头,无奈的叹息着离开了。

夏老伯刚走,赵今错就睁开了眼,他向来醒睡,就在夏老伯推开一个门缝看进来的时候已经醒了,只是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才会装睡。

赵今错坐起来,看着陆还的姿势,一把捂住了脸,这都什么姿势,真是颠覆认知,手脚并开,头往外面坠,真是个奇葩睡姿,要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估计都以为他是个无头尸了。

上天怎么给了他这样一个队友,心可真大。

看来这个不靠谱,是真的,自己好像还要预防他,免得被他给坑了。

赵今错抱膝,在想着什么。

他思来想去,总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不对,莫子邪怎么会在万古城,为什么万古城是从五年前才有人进来,早干嘛去了。

太诡异了,这其中有什么样的千言万语。

可惜莫子邪不在,不然一定要捉他来问个清楚。

只是这个莫子邪隐隐约约有些捉摸不透,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强者,他的表现,是像又不像,就很让人怀疑。

许久之后,门被人推开,赵今错才回过神来,呆愣的看着门口的人,笑着和他说,“醒了,吃早饭了。”

余光又撇向还沉浸在梦中的人,你哈喇子流了一嘴,姿势半趴在床上,一只手一只脚已经伸出了床外。

“这是梦见好吃的了?”夏老伯笑盈盈的,带着几分慈祥。

要不是知道对方曾经也是手染血刃的人,估计就沉浸在他的厚爱之中。

“没规矩。”赵今错直接就来了一句,然后扬手就打在了陆还的屁股上。

还别说,蛮有弹性的。

“啊!谁啊,谁!”陆还被惊醒,气势汹汹的捂着被打的屁股,大声嚷嚷。

夏老伯既无奈又心疼,“吃饭了。”说完,扶着门框转身,离开了。

只留下陆还一双怒目,仔细的瞪着赵今错,估计是想瞪出个洞来。

赵今错白了他一眼,很是嫌弃,“我先出去了。”

待到赵今错消失,陆还才捏着枕头一顿乱揍,好像打的就是赵今错一样,完事,还指着枕头说,“迟早把你坑进沟了,呸!”还吐了口水在枕头上。

反应过来之后,火速拿起赵今错的枕头做调换,真是尴尬了!吐了自己枕头……

良久,陆还才姗姗来迟。

“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赵今错都忍不住吐槽了。

陆还心虚的坐下,只是干瞪了一眼他,啥话都没说。

夏老伯见此,极为羡慕,能够有个打打闹闹的伴,倒是真的好,“都别说了,吃饭吃饭。”

然而饭桌之上,两个人就跟打架似的,夹个菜都扛上了,硬是玩出个花样。

夏老伯无言以对,含笑捧着饭碗窜门,那些伙计知道了,上赶着去他家瞧。

这夏家可是一扇门,两串脑袋,好奇的看着里面的人,怎么抢菜的,还别说,真就精彩。

“赵今错,你松开,是我先夹的。”陆还站在,一条腿踩在板凳上,大有不服来战的意思。

“放屁,明明是老子先夹的,该放手的人是你。”赵今错不甘示弱的夹着同一块五花肉,没有礼让的意思。

门口的夏老伯看着,还挺有食欲,扒拉了两口饭,光明正大的看着,不知道的是,他碗里满满一碗菜,这都是窜门窜来的。

五花肉这辈子都没有想到,有人争着抢着要他。

被移来移去的支配着,一个挑起,瞬间挑飞半空,两个都要去抢,直接互夹了彼此的筷子,一个漂亮的转圈,又一下子分开。

陆还正得意,向掉落的五花肉夹去,赵今错却由下到上,从陆还的筷子中间滑上,然后将自己的筷子一打开,陆还的筷子也跟着打开。

“赵今错。”陆还气急败坏,看着夹在他筷子是的肉,气势汹汹。

赵今错想调戏陆还,得意的在他面前晃过,然后一个重力,所有人都懵了。

陆还笑嘻嘻的抱拳,“叫你诱惑我,略略略……”

陆还嘴里的肉格外的香。

这是,虎口夺食,不对,是筷子上夺食。

赵今错傲娇一扭头,一副不愿搭理他的样子,正好和我们的两排,以及站在正中间下饭的老伯。

那表情由红到白,再到黑。

然后两排人齐刷刷的收头,却还见夏老伯不动,硬是把人拉一边。

赵今错脸角一抽,他都看见了,躲是不是来不及了。

门口地上多了一块肥溜溜的肉,是刚刚拉人的时候弄掉的。

陆还又开始夹菜吃,可这一回,对方居然不跟了,就觉得奇怪。只见对方呆呆的看着外面,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喂!”陆还轻轻推了一下。

赵今错回了个白眼,对着外面说,“有事可以出来说的,不用一个个探头又不进来。”

陆还夹菜的动作一顿,看了看夏老伯所在的方向,居然没人。筷子都直接脱手了。

陆还不知道发什么疯,钻了桌底,最后才爬上来说了一句,“夏老伯不在桌底。”

门外,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夏老伯,心里回荡着那句:夏老伯不在桌底。

夏老伯吃着饭菜,直接无视了他们,自己饱就行,管他呢。

赵今错真的想把对方打死,这话也能说得出来?

见外面的人迟迟不肯出来,才起身朝门外走去。

陆还也好奇的跟了出来。

“各位叔伯有事吗?”赵今错礼貌放全。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理由糊弄。狼吞虎咽的夏老伯吞下口中的饭菜,才告知真相,“这群人没见过世面,不知道怎么抢菜,怎么打架。”

做为五百年的好朋友,表示他净说大实话,就不能隐晦一些,怎么说多丢脸呀!

“所以都是来看我们跳梁的。”陆还又气有好笑。

几个人表示,“不不不,乱用什么成语,我们只是觉得好奇,以前……没见过。”那色眯眯的眼睛,好像在说,根本就没看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