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留不住的人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266字
  • 2022-06-10 09:32:49

莫子邪无奈的叹息着。

当初一直以为那个人不会附身在莫茹身上,因为她身上有法器,鬼怪不可近身。

“你说说,三石村一战,是谁杀了你?”赵今错蹙眉,如果是莫茹杀的,绝不可能让她活着离开,可莫子邪却说她一直活着。

莫子邪苦笑,低下了头,“是鬼,有一部分是本村的鬼魂,被人控制,失心疯了朝我而来,还有一部分是从那个鬼棺穴里出来的,其他两大势力不明,但我可以肯定,有一股势力,是要毁灭三石村。其实,三石村有一个不朽的传说,是龙眼。传说,龙眼是天物,若能取之,可窥天机,行万事,那些人,活着的时候找不到龙眼,死了就发了疯要找,要把村子翻的底朝天,他们一开始就肆意杀人,被我发觉之后,就安定了一段日子,直到我和我父亲挖了鬼棺穴,引起鬼怪暴怒,三石村才会遭受厄运,我拼尽全力,与他们厮杀两天三夜,却还是留下隐患,我至死才知,莫茹竟然就是陈安景,可惜,我已经被鬼棺邪刺穿心肺,钉在墙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活下来。”

“龙眼?九龙之一毕昂的毁灭之弩?”陆还惊叫,这是多大的惊吓。

当初龙首与天界闹翻,带着九条龙奴离开,之后在祸害人间,被天界下了追捕令,龙首被生擒之后,逼迫九龙现身,那一次,九龙确实出现了,可是龙首不希望他们为自己陪葬,随即自尽于囚龙潭,九龙逃离,却只捉回三条,毕昂就是其一,可是毕昂却把眼睛留在人间,一直以来,引得无数人苦苦追寻下落,最终无功而返。

赵今错皱眉,事情竟然比他想象的都要复杂,可是,他不是来带走莫良生而已的吗?为什么要牵扯进去,是有病?

有病得治,多管闲事不长命。

“不错,就是毕昂的毁灭之弩,有很强大的杀伤力,毕昂自知难逃,所以在人间安下了雷,让天庭之人不敢杀他,因为他知道,只有活着,就一定有机会逃出去,给龙首报仇。”莫子邪点头,这也只是猜测而已。

“这些我都不关心,我关心的是,你孙子死没死。”赵今错是口不择言,直言道。

莫子邪微愣,而后兴奋的捉住赵今错的肩膀确认,“我有孙子?我有孙子了?”

陆还满怀问号的看向赵今错,正好碰上他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就很嫌弃。

“你别兴奋太早了,你要是知道你的后人都做了什么,估计笑不起来了。”赵今错一脸冷漠,手里抱着破斧,一脸排斥。

莫子邪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才轻笑出声,“做了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后人,老实说吧!我根本就不可能有儿子,所以……”莫子邪平静的摊开手,很是无奈。

赵今错皱眉,不敢置信,“这怎么可能,不是说你有两个儿子吗?不是你的?”

莫子邪无所谓的摊开手,“如果说,有一个死了,就是我的儿子,没死的,就都不是,我因为小时候被困在陈安景的墓里,就已经被下了诅咒,要是我能活着出去,若能生儿育女,便就一直是女孩,死于二十岁,若是男孩,七岁丧命,所以我没有后人可言,就算女儿留下子嗣,都不亲我这辈了,有些事情,我真的改变不了,也不愿意多做计较。”无奈的叹息摇头,显得弱小可怜又无助。

他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的,不过,应该是有一个莫家儿子的吧!毕竟两个儿子,到了莫良生这一代……

不对劲,那个莫家冢……

赵今错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莫家真的没有儿子了?

“你在撒谎。”赵今错才反应过来,有很多疑点。

“他说错什么了吗?”陆还好奇,显然是没有听过任何莫子邪的故事,自然是一无所知。

莫子邪被气笑了,“我说错了什么了吗?”

赵今错勾起唇角,露出了一抹邪笑,“第一,你隐瞒了莫子洋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死,只是被你吓晕过去,我在猜想,你应该是把他送走了,毕竟莫家不能断后,这件事你很在意,不然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那样骗你。第二,你说三石村有龙眼,不可确信,因为这件事事情太长久,为什么你的出现,才引起鬼怪争夺龙眼,却被你吓退,成了气候的鬼,可不会怕区区一个人类,第三,你说你是在临死才知道莫茹就是陈安景,我并不相信,你应该是在更早就知道了。”

莫子邪都忍不住为其鼓掌,真的是好大的意外,对方还真是有头脑。

“不错,子洋确实没死,可是莫家也确实断了后,因为他当了和尚,这是我始料未及的。至于三石村龙眼传说,也不过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说辞,我们这些后辈又怎么知道真假,跟着他们,把传说传下去而已,可惜,三石村已荒,又有谁还能知道。”莫子邪摇摇头,心中颇有几分难受,“莫茹的事情,我也是有所怀疑,可是当时她俨然出嫁,我又怎么能看得住,还是她最后跑来嘲笑我,我才确信,她就是陈安景。”

“不知道前辈师承何处,刚刚你说至死方知,我就好奇,你明明是鬼煞,为什么不有仇当场报,为何还要借我们的手杀她?”陆还提出了疑问,他没有问出的是,为什么他像懂,又像不懂人间时算。

莫子邪一愣,这真是一个比一个不好糊弄,看着天边微微泛白,心下一喜,“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落,向前冲去,却被人按住了右肩,随之而来的是左肩被压了一把刀。

“好好说话,不能这样乱来,对不对。”莫子邪吓的大气不敢出。

这两小子,怎么比赵忙都难搞。

“你好好说话,我保证不乱来。”赵今错咬着牙,说着话。

陆还郁闷,明明这个是鬼煞,按理来说比他们强,怎么可能怕他们,难道是装的?

“好了好了,不是我不配合,是天快亮了,我待不了了,我趁乱出来的,那边估计架都打完了,我再不回去,很难不让人怀疑。”莫子邪解释着。

两人交换眼神,见陆还点点头,才收起大刀,“你白天去哪?”

“瞧你这话问的,当然是在棺材里了,难不成蹦出来吓人啊!”莫子邪说的风轻云淡。

赵今错看向了陆还,脸色不佳,却在此时,一阵铜锣“哐当”一声巨响,莫子邪的魂就被召回,陆还也捉了个寂寞。

“这么好骗走,为什么送煞就是送不走他,看起来,煞气也没有多重,奇怪!”

赵今错见陆还自语,摇了摇头,水囚棺是一种术法,只要棺材不落水,再怎样都抬不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