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观局者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303字
  • 2022-05-14 02:13:08

林危眼眸微挑,不由得分心,看向了踏进七步连桥的人,丝毫不知,茶满溢出。

琴声曳然而止,男人穿着一身古装,三千发丝垂落,他轻撩珠帘,从里面缓步出来。

见已经分神的林危,无奈摇头。

“茶满逐客,这客人未至,你倒是先赶起人来了?”柳双眼眸微眯,在他耳边低语。

“啊!”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忙不迭的放下茶壶,却经手笨手笨脚,茶壶没放稳,倒是先拿起了茶杯,却被烫的有苦难言。

林危惊恐之余,把烫伤的手含在嘴里,桌案上的茶水却开始向外流。

“啪”一声惊响,茶壶落地,也在那么一瞬间,柳双把林危拉到怀中。

林危错愕,他……

“多谢师兄。”林危离开柳双,脸颊微红,异样的感觉由心而生。

柳双比他早些拜在单娘门下,叫声师兄也是应该的。

说来奇怪,他与柳双之间交集甚少。

柳双喜欢穿汉制广袖袍,喜爱程度从他的头发可以看出,一个男子,留了长发,看着他用发冠高高束起,长发都及腰了。

而林危却喜欢衬衫马面穿搭,看着不伦不类,若是出去,定是招人闲的,毕竟民国时期最是讲究,他们不喜欢异类。

柳双低眉浅笑,摆手到,“既是同门,无需客气。”

林危暗自庆幸,自己的这位看着高洁无瑕的师兄倒是很好说话。

“你们是不用客气,可我就没有那么大度了。”单娘一身红衣,赤脚而行。

燕回乖乖的跟在身后,为其左右。

两人见楼主过来,出奇的一致,“楼主。”他们行了拱手礼,礼貌不失妥当。

“楼什么主,把我的东西摔碎,怎么说?”单娘生气极了。

其实只是摔了茶壶也没什么,最重要的事,打扰了她和燕回的好事,心里有一股气,就是顺不了。

柳双笑着捧到,“楼主定是心胸开阔的人,自然不会计较这些小事,免得伤了面子,对大家都不好,不如此事就此为止。”

话说到这,要是不懂事的自然还会计较。

单娘努努嘴,气不打一处来,两个都是送来这里学习的,说是师父,其实就是个带班老师。

林危眸光被外面的景象吸引,“他进去了。”

反倒是其他三人沉着冷静,没有为此大吃一惊。

毕竟要见单娘,就必须过了这七步连桥,若是过不了,退回去也就罢了,不退则死。

“你倒是第一次见。”柳双徐徐开口。

他来的倒早,所以这事情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主子。”燕回扶着单娘坐在最利于观望的地方坐下,而柳双与林危则坐在身后。

落坐之后,燕回才去处理刚刚摔碎的茶具。

单娘瞥了一眼,尤为心疼。

林危正要起身帮忙,却被柳双按了下来。

为奴者,理所应当。

“你们猜,他能走几步?”单娘手肘抵着桌子,撑起脑袋,神秘莫测。

两人互视一眼,柳双才开口,“此人能走七步。”

七步,不偏不倚,正好能过桥。

林危看着柳双认真回答,心下迟疑,他第一次见有人走七步连桥,对于未知事物,难以断言。

“怒事者长,就算不能走完,也决不退。”

单娘不免多看了一眼他,“好一个怒事者长,那就拭目以待了。”

她抿唇而笑,目光盯着局中人。

赵今错他抬步之间,发现周围的景象尽变。

身处于一个空间里,里面有许许多多双面镜子,所以镜子里是他。

如果没猜错,这是镜花,若要破阵,需要找到阵眼所在,好在之前也学过,不然怕是真不会。

柳双浅笑,“第一步,他过了。”

林危不明,他明明还没有破阵,怎么就过了,此时却听见“啪嗒”一声,镜子破碎的声音。

这……还真过了。

“若是连最简单的阵法都过不了,还当什么追命人,接下来的才是最难的。”单娘的声音徒然而起。

却在一盏茶的功夫,赵今错连闯四关。

“年轻人,气火真是旺盛。”单娘鬼魅一笑。

“主人说的是。”燕回收拾好回来,坐在单娘身边服侍左右。

第五步,眼前却是适才穿过的遇己楼大堂。

他所目及的是一群禽兽跟女人打闹。

赵今错低眉浅笑,不会就是让自己看这些吧,只是一点挑战性一没有,难怪爷爷不教他,原来是根本就没必要教。

“哈哈哈,喝喝喝。”男人的声音很大,想不听见都难。

只见赵今错脸色巨变,目光寻找着声音的所在之处。

可他一眼扫过,压根就寻不到人,生气的一脚踢在旁边的桌子上。

“啊!”女人的惊吓声响起,可他没那功夫理会,刚要朝里走,就被人拉住了手腕。

“你别走,你打翻了桌椅,还把姑娘吓着了,别想那么轻易的走了,没有十个大洋,你是走不掉了。”男人长着一副磕碜样,贼眉鼠眼的,倒是把人给讹上了。

十个大洋?怎么不去死,人一个月才赚三块大洋,这都顶三个月了。

来趟遇己楼,不过一个大洋都能搞定,简直狮子大开口。

赵今错是没这钱,就是有也不会给。

赵今错见他不撒手,直接单手拿起大刀,放在他拉着自己的手上。

那人感觉手上一沉,扑通的跪倒在地上。

却在此时,鬼魅的声音骤然响起,“确定要我赔?”

他邪魅一笑,手指在刀身上触及,似有所言。

那人觉得丢脸,连忙爬起来,脸色却变得愈发难堪,对方的刀很重,足可以把他压倒。

那人气呼呼的指着赵今错,“你莫要欺人太甚,分明是你无缘无故的踢了我的桌子,不过是好心提醒你要赔偿,你倒是拿刀相见,你分明……”

那人颤抖着身子,看着赵今错已经拿起破斧指向自己,说不怕都是假的。

“分明,什么?”冷冷的声音带着丝丝威胁的意思。

“你以恶压人,你不能。”那人叫到。

“呦,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一个女人跑了出来。

“就是,有话好说。”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赵今错徒然一怔,如今只是背对着他,若要他发现,当真是那样的话,决计不轻饶。

男人手里拿着酒壶,一边给自己灌酒,一步步跌跌撞撞的跑去抱住那个女人。

“裴娘,你可要为我做主啊!”那人厉声喊到,刚想跑去寻求庇护,却被一把刀拦了路。

“欸,怎么这么眼熟,这刀。”迷迷糊糊见,他笑意俨然,好生快活。

鬼畜的声音应声而至,“当然眼熟了。”

说话之间,赵今错还没有回头。

“哈哈哈,你的声音也很耳熟,好像……好像……我记不起来,到底像谁?哼哼哼,是铁大牛家的二狗子,对不对?”男人抱着裴娘,半梦半醒。

赵今错邪魅一笑,手中翻转着刀身,刀芒一闪,毫无征兆的朝着他劈去,厉声喝到,“赵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