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鬼煞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247字
  • 2022-06-10 10:50:19

少年闲暇的摆动着双腿,抬棺人也只好努力抬着,不能让棺材落地。

“呵,你这亲事倒是怪,一个月就娶两次,天天都是大晚上娶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送新娘子上路。”白事的掌事人,站在前面,不屑一顾。

“嘁!你们也挺奇怪的,天天抬棺,抬来抬去都是一个人,有意思吗,最起码,我娶的,不会是同一个人。”新郎冷哼一声。

赵今错迟疑,看样子,他们经常遇见,而且这种情况保持了很久。

“没意思,你就有意思了,这路是我们先来的,你偏偏没事找事,是不是闲的,非要往脸上打板子,真是奇了怪了,你好好娶个亲,非走什么阴间路,你到底是娶人,还是娶鬼呢?”白衣老人气愤不已。

“娶人娶鬼有什么区别,女人而已,反正是要换的,倒是这路,也不是你的,怎么就要分你我,大路朝天走,是路总行。”新郎勾唇一笑,就是那种不讲道理的。

“这么说里,你是要和我们碰上一碰了?”白衣老人摸着发白的胡须,微眯起了眼。

“好啊!”新郎答应的爽快。

少年眼眸微皱,看向了后面的大红花轿,瞬间闪身进去。

新郎不悦的回头看向花轿嫁对郎,只听见“啊!”的一声尖叫。

“咻”

从新郎袖口处发射出一枚银针,朝着花轿射去。

少年也再次闪身,回到棺材之上。

花轿里的人,没来得及叫出声,就已经一针封喉,没了生息。

新郎恶狠狠的看着少年,仿佛在说,是他害了新娘。

“看来,你家也要办丧事了,要一起吗?”白衣老人笑眯眯的揶揄一句。

新郎气得咬牙切齿,指着少年,“打一架。”

少年不为所动,连一个的眼神都没有。

然而,新郎可不管怎么多,拿起长剑就向少年袭去。

“棺材不能落地。”白衣老者大喊一声,瞬间就有人拦下了去路。

两方人马交战,一边是棺材不落地,一边是花轿不落地。

赵今错只感觉后背一凉的就突然被人捂住嘴巴,飞身离去。

他们被带到一个偏僻的树下。

“陆还!”

“赵今错!”

他们互相指着对方,都以为是对方干的,然而,始作俑者就坐在树下摇晃着腿。

“你放屁,想老子干的也没这能力,老子自己起飞都难,怎么可能带上你。”赵今错气急,指着陆还叫到。

在此,俩个人都一愣,好像他们两个都没有这个能力,毕竟他们是人,做不到身轻如燕。

“那是谁?”良久,赵今错才自言自语了一句,就有些莫名其妙的。

“你猜呢?”少年博然开口。

正是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异口同声的说出,“我猜……”两个人互指对方,才反应过来,刚才那话究竟谁问的。

少年忍不住捂嘴含笑,“俩傻子!”

“你有种下来,单挑。”赵今错怒意上头,气得指着树上的少年叫嚣。

少年摆动着一跟手指,微微摇头,他还打不过。

陆还看得清,连忙拽着赵今错的衣角,小心翼翼的说到,“你疯了吧!对方可是鬼煞,你惹不起的存在。”

赵今错懵了,鬼煞?他是鬼煞?棺材里的那个,鬼煞怎么这么年轻的吗?

“你想想,他要不是鬼煞,又怎么会坐在棺材上面,那些人能让他坐那吗?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就是棺材里的鬼煞,那群人要送走的东西。”陆还见他一脸错愕,就好心解释了一下。

好像还挺有道理。

“打不过的,还要打吗?”少年跳下来,几步走到他们面前,打量着他们。

赵今错犹豫了,他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失忆。

见他不语,才笑到,“你还真是比不上你父亲,想当年,他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已经兵刃相见了,总之不讲道理。”

赵今错呆愕,他认识他父亲?

“我父亲这哪里?”

“可能出去了,也可能承受着炼狱之苦,谁知道呢?”少年摊开手,气鼓鼓的。

“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如果在一个月之内,走不出去的话,记忆全无,而你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守候家园——万古城。想要出去,就只有出不了的沙漠,进不去的神庙,毁不掉的万古城,当初赵忙从我口中得知消息,就去了神庙,我不知道他出去了没有,我只知道万古城中,已经没有他,要么是逃了出去,要么就是在神庙里受尽炼狱之苦,神庙不在我的视觉范围,我也无法探知,你想知道,你可以明天早上,带上贡品,参拜神庙。”

后面,少年又补了句,“你要小心村民,他们看起来好相处,但你们一旦表现出,对万古城不利,他就会向你动手,在非特定进入神庙,或者试探寻找沙漠的人,都会成为他们的目标。”

“什么,那我们一心要走,那岂不是……”

陆还话没有说完,少年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不,他们晚上不可以行动,你们可以晚上想办法,可不能暴露了。”

是呢?万古城的人晚上不可以行动。

少年眸眼深邃,认真的盯着他们,好像有什么解不开的愁。

“你是谁?”赵今错才反应过来,对方怎么还这么好心给他送情报。

少年浅笑,“莫子邪!”

莫子邪?赵今错沉思,打量了一番,也难怪送不走这个煞神,人家本体用的水囚棺,送得走才怪。

不过,莫子邪那么年轻,就很难让人相信。

莫子邪见赵今错听到他名字,连眼神都变了,不由得多问,“你是不是知道我?”

“哦!三石村的莫子邪,水囚棺不是吗?”赵今错反问了一句。

莫子邪兴奋不已,随即开了口,“我知道你们身份不凡,我想请你们帮我,杀了莫茹。”

“莫茹是谁?”陆还好奇的问起。

“我妹妹。”

“那个妹娃?”赵今错问的,有些不可思议。

按理来说,妹娃应该是入土的年纪,怎么可能还活着。

“若她是人,当然就死了,可他根本就不是人啊!他是当初被我啃食的人的魂啊!”

陆还怪异的看向赵今错,啃食是什么鬼?

赵今错睁大眼睛,不敢置信,“不是应该附莫子洋的身吗?怎么到了妹娃身上。”

莫子邪摇头,“当初我回莫家,发现他确实附了子洋的身,一人两魂,我就对着他笑,让他们离开一个,结果婴儿胆子小,被吓没了,他就被挤了出来,子洋的身体也不能用了,只好找了我外公,借他的身体,结阴胎,后来,诡计被识破,他兴许无地可去,就附身在了莫茹身上,可惜我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这个妹妹的异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