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红白喜事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89字
  • 2022-06-08 14:13:00

来不及细想,陆还又开了口,“这里的人都跟我们一样,是驱鬼师,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丧失了自己的能力,就连以前的记忆都没有,他们现在的目的就是守着万古城。”

赵今错眼眸微眯,进来莫家的人,大概就是来了这里,被抹去了记忆,所以一直以来没有人出去。

他们没有家,只记得守在万古城安心度日。

赵忙会不会也是来到了这里。

“这里还有一个异象,五年就是五百年。”

赵今错诧异的看着陆还,五年即五百年是什么意思。

“我也搞不这里情况,我问过这里的人,他们非说活了五百年,但据我所知,那些消失在莫家的人,都是五年前开始,所以我才敢妄下定论,估计我们现在回去的话,还是在那天。”

“呵,你回得去吗?估计明天都忘了自己是谁?”赵今错讥笑,这人怎么看,都不顺眼。

陆还点头,“你说得对,必须谨慎预防记忆消退,如果没有记忆,我们真的就回不去了。所以,我给自己写了小本本。”陆还兴奋的举起小本本一脸得意洋洋。

赵今错就那样一捉,就抢过来小本本。

“陆还。”赵今错说着,歪头看向陆还,原来这就是方怀年那个杀千刀的表哥,确实是令人生厌。

“生于……于莫家进入沙漠之万古城,据悉已有二十四岁,目标:逃离万古城,待到翻看之时,切信。”赵今错都无语了,这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呀!不过就这些,估计自己都不能信服。

“好啦,我们进了这里,就出不了沙漠了,既来之则安之。”陆还看得开,十分自然的安慰自己。

赵今错嘴角一抽,像他这样的人,是怎么配活着的。

“在这之前,你应该想想,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或者,你喂我的药那里来的?”

陆还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我表弟的呀!”

这……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个表弟去哪里了。

陆还挠挠头,奇怪的问,“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但是又想不起来。”

表弟,是你表弟。

赵今错认输了,就凭他这种,能弄丢大活人的记忆,估计是一个小本本不会信服的。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陆还看了眼外面,“一切都很好,不过那些人过于好客,就不得不让人生疑。”

两个人匀为沉默,暴风雨的前夕都是过于安逸。

思考良久,赵今错才开口,“今晚就看看,到底是谁的煞气这么重,来不来?”

陆还憋笑,拍了拍赵今错的肩膀,“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岂有不去的道理。”

就这样,一拍即合。

万古城里,一片祥和,赵今错和陆还走了所有人家。其中有二十八户人家,入口三十七人,三十一个男人,六个女人。

至于赵忙,他并没看见,思及此,赵今错十分不爽,既然不在万古城,那是又去了哪里。

“老伯,我想问问,有没有一个叫赵忙的人?”

只见老伯神情怪异,畏畏缩缩,不敢开口。

赵忙来过?那又去了哪里?

一众人吓的都不肯出声。

也是,按照他对赵忙的了解,肯定没有好事发生,怕他也是自然的。

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人,只是指了指神庙很快就收回了手。

旁边的人,打了他一巴掌“,多事。”

陆还眼眸微眯,“你父亲?”

赵今错点点头,看着神庙的方向。

一个破旧的神庙,破了一个角,大门松松垮垮的吊着,不至于掉落下来。

那里,异常平静,虽然破旧不堪,却改变不了它的威严所在。

“这个神庙,能进去吗?”赵今错又问。

“平时不能,只有初一十五才可以去祭拜。明天就是十五了,你们要去,就明天去,不然,其他时间进去,都会有去无回。”老伯的拐杖,一遍又一遍敲打着地面,好像要传达着什么,最后颤颤巍巍的离开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两人互视了一眼,颇有一副要去看看的意思。

“我们都不敢进去,只有少数的人进去祭拜过,里面……”老伯摇摇头,没有往下说。

连他们都不敢进去,不对,赵忙不是在初一十五进去的。

想到这里,赵今错的脸色一变,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秘密。

他也知道,问不出那么多的事情,只能把这些埋在心里。

这个万古城,究竟还有什么秘密是他们不知道的。

入夜,每家每户都房门紧锁,唯有赵今错和陆还生龙活虎,他们跳上树干,等待着送煞归路。

夜渐渐拉起,万古城的另一边响起了唢呐,赵今错诧异的看陆还,是不是太信任他了。

陆还眨巴眨巴眼,无所畏惧的耸耸肩。

然而,唢呐敲打的声音,却向在他们的方向而来。

陆还摊开手,十分欠扁的笑笑。

远处,一群人撑着白旗,后面抬着棺材,脚步没有停歇。

可为什么,看着棺材上的少年,痞里痞气的,一脸无畏。

赵今错皱眉,他们这是看不见棺材上坐着人吗?目光又扫向了陆还。

陆还微微摇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之前都是没看到有人坐在上面。

突然,那个少年抬起头,看向树上,正好来了个四目相对。

被发现了。

少年吟笑,摆动着双腿,也在这时,抬棺材的人一个踉跄,却又在一瞬间努力抬稳。

少年指了指赵今错和陆还,又用两只手指,对着自己的眼睛指了指,然后又指向他们。

眼睛!

下意识的想到这个。

少年好像知道一样,点点头,像是在说,你猜对了,然后又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背过身前,不要看。

两个互视一眼,还是听话的转过头,不去看。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总觉得听他的没问题。

一阵狂风大作,送丧队伍摇摇欲坠,突然,另一道声音传来,是振人心弦的大喜之兆。

白事遇红事。

丧事这边微微皱眉,看着莫名出现在前面的大红花轿队伍。

“让开。”骑着高头大马路的新郎官不悦的怒喝。

少年继续看戏一般,打量着对方。

陆还刚想回头看,却被赵今错压了下来,这种事情,不是能随便看的,万一在被发现,就惨了。

白事这边不为所动,继续僵持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