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万古城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79字
  • 2022-06-07 02:13:04

莫家这边,赵今错的状态很不好,即便是已经自残留痛,也无法奈何药效,只是感觉越来越晕,打心里把莫如弘骂了百八十遍。

陆还也看出了不对劲,不由得微微皱眉,惊骇世俗的黑气不断涌来,来势汹汹,似乎要把赵今错瞬间隐没。

此刻,也顾及不上被发现的凶险,果断跳下了墙头,也不知道是从那里来的药,就一把往赵今错嘴里塞。

事情太突然,赵今错都始料未及,那些药一下子就下了肚,吐都来不及,他防备的拿着破斧向着陆还,咬着牙问,“你给我吃的什么?”

陆还才不会在意赵今错的不识好人心,因为已经来不及了。

黑气将两个人团包住,不多想,两个人统一战线,背对着背,小心谨慎着。

可吸入药气的赵今错显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停的摇晃着脑袋,企图让自己清醒,刚刚吃下的药,当真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只是感觉到丝丝苦涩,就没了感觉。

只有陆还知道,那只是方怀年平日里一直服用的药物,可没有什么奇效,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他试药而已,也好让他抱着一丝希望,别倒下就行。

被黑气滚滚包围的两个人,看不见任何,却在霎时之间,转换了一个地方。

沙漠。

黑气消散,却将他们带到了另一个地方。

“怎么回事?”陆还收回警惕,显然还是一脸愕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不是要准备开战的样子吗?怎么一下子就完了,不打了?

然而,没有任何回应,赵今错体力不支,用尽一丝力气,将破斧刺进沙里,自己也单膝跪地,依靠着破斧的支撑,才没有瘫倒在地上。

他捂着肚子,痛苦与难受,尽在那滚滚汗水,随之滴落在干旱的沙漠之中,瞬间化做虚无。

热,这是他的第一个反应,肚子的翻江倒海,是他的困惑,“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一字一句,充满杀意,却只能止于此,他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

陆还捂脸,这个他怎么好意思说,这可是表弟的大补药,看这情况……不太妙。

陆还上下打量着赵今错,倒是有几分能力,打不打的过,真就不能确定。

陆还不好意思的低头看了一眼赵今错仇视的眼神,这一瞧,真是把人吓一跳,这凶神恶煞,不好惹呢。

下一秒,赵今错一个歪脖,就已经晕了过去。

陆还,下意识的探了探鼻息,才勉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好,没有把人给毒死。

话说回来,为什么还无缘无故跑到沙漠,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一阵风吹过,甚是凉爽,但那也只是顷刻之间,暴戾的太阳,顾不上你的热汗流背,尽情的发射出它所有的光芒。

陆还皱眉,身体可以清醒的感觉到液体的流出,心中烦闷。看着一片沙漠的地方,欲哭无泪。

这都叫什么事,去哪里不好,玩沙漠,太阳还这么大,晒死了的节奏,还有,带着一个拖油瓶,能上哪里,四处无水,又渴又累又难熬。

与其向苍天诉苦,倒不如自求一路,心里想着,就扶起了赵今错,还要拿那把刀,接触到重量时,咬牙暗骂,“什么鬼?还玩重量级武器,你当真是飘了。”

一边吐槽着,一边磨着耐力,带着赵今错前进,至于去哪?已经没有未来。

“啊!”赵今错一声尖叫声响起,看着四周陌生的一切,感觉很是诡异。

吱呀一声,陆还穿着异族服饰,闯入赵今错的视线当中。

“猪,你都睡了七天七夜了。”

赵今错诧异,自己真的睡了这些长时间吗?

看向与现实格格不入的木屋子,只感觉好奇,这里是哪里?

赵今错双手敲打着脑袋,努力的回忆着什么。

“失忆了?”陆还手放在下巴轻点点着,自顾自的问了一句。

赵今错气急败坏,随手就拿了旁边的陈设,朝陆还扔去。

好在身手敏捷,逃过一劫,“欸,你这人怎么恩将仇报,好歹是我一步一步把你带到这里的,还要帮你拿那破刀,你都不知道,沉死了。”

陆还气得直跺脚,这都什么人,典型的农夫与蛇。

赵今错可不领情,“要不是你这个混蛋,我会受那委屈,归根结底,都是你惹的祸,你活该。”

不气不气。

陆还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控制好,尽可能的不要窝里反,毕竟还有更大的难题跟未解之谜。

陆还无奈扶额,缓缓朝赵今错走去,在他这次动手气,按住了动作,微微摇头示意噤声,又指了指外面。

赵今错火冒三丈,抬起捉住自己手的手,一口银牙就咬了下去。

“啊!”

这都什么事,都让他噤声了,还……真是有苦说不出。

陆还掰开赵今错的嘴,小心翼翼的看着两排牙印子的手,说不清楚的情绪,要不是时机不对,早把对方胖揍一顿了。

“你属狗的?大哥,现在外面可是虎视眈眈,咱们合作好不好,你这样子,谁都讨不了好。”陆还压低了声音,真诚的跟他谈。

其实赵今错也不清楚什么事况,看上去很严重的样子,只能半信半疑的点点头。

陆还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说,“我们不是身处沙漠吗?”

赵今错点点头。

“我带着你一直走一直走,直到来到这个叫万古城的地方,一开始我还以为海市蜃楼,可进来才发现是真的,这里明明四面皆是沙漠,就突然遗世独立的城楼,你说他怪不怪?”

赵今错点头,确实奇怪。

“这里的人都很好客,可是,一到了晚上,街道上就会空无一人,无论是发生什么事情,都影响不到他们一样,没有任何人会出现。夜里常常传出送丧的送丧乐,也会有固定的鬼魂抬棺从此地路过。一连七夜,夜夜如此。”

赵今错心中一惊,瞳孔微缩,脑海瞬间闪过一个替代词——送煞归路。

意思就是那个人煞气很重,只能借用送神法学着送煞。

至于为什么天天如此,那是因为煞气不肯离去,每每送出,却又跑了回来,说明它想待在这个地方不想走,所以一次又一次的重演着送煞归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