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拜祭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95字
  • 2022-06-05 21:42:50

他们一左一右把人给扶回了客栈,两个人都累的气喘吁吁,叶念安直接就瘫坐在了床边,一脸古怪的看着床上的人。

“念安,他这是……怎么了。”赵今错满腹狐疑的指着昏迷不醒的人。

叶念安皱眉,这个他怎么可能知道,“应该是犯病了,对,就是犯病了,药,他身上肯定有药。”说着,上手去翻找身上。

他认识的方怀年,就是一个病秧子,长年累月的吃药,出门时,总会带着药。

可是全身上下的找遍了,就是没有,然后他一脸认真的看着赵今错,“他身边,有没有带包?”

赵今错回忆着,摇摇头。

叶念安两手一拍,“完了完了,肯定是遇上小偷了。”

提及小偷,赵今错是咬牙切齿,这镇子上是真的乱。

两人没有办法,只能找了个赤脚大夫给人看看,好在人只是累的虚脱才晕倒的,后面给他熬些补药就好。

赵今错看着叶念安拿出来的钱,简直两眼放光,这是大款呀!得好好抱大腿才行。

直到午饭时间,方怀年醒了,抱着叶念安痛哭流涕,“陆还那个王八蛋,都说了我自己能拿包,他非是说怕累着我,死活不让我拿,这没一会的功夫,就把我给抛后头了,我是个病人,我追不上他,呜呜呜……”

叶念安点点头,也算是弄清了事情的始末。

听到和陆还来的时候,不用往下说,就已经明白了。

陆还和方怀年是表亲,但陆还就是一个不靠谱的存在,经常弄丢表弟,表弟在他手里,活着已经是万幸了。

偏生,方怀年就喜欢和陆还玩在一处,都不知道被弄丢了多少回,时间最长的一次长达一个月。当时陆还带着方怀年去走亲戚,结果陆还有事先走了,压根就不记得带谁去的,关键那是陆还的亲戚,跟方怀年沾不上边,好在亲戚心地善良,养了方怀年一个月,才被亲戚送回了家,还被陆还说了一句,“你没跟我回来?”

方怀年心里气呀!陆还压根就没打算带他回来,关键是东西都在陆还身上,连钱都没有,让他一个病人,能走哪去。

“你就不能学聪明点,在自己身上藏点钱。”叶念安无奈的叹息。

这对表亲也是个奇葩,一个敢跟,一个敢带,也是没谁了,都这么多年了,就不知道学聪明点,次次都是陆还拿钱,方怀年丢了都不晓得。

说到这,方怀年委屈巴巴,“陆还说扒手多,钱在我身上不安全,而且我体弱多病,身上带钱,更容易伤上加伤。”

这都哪门子的歪理,说的干脆些,陆还就是想帮方怀年把钱花完。偏生方怀年这个二傻子傻傻分不清。

方怀年的事情暂且不提。

叶念安将自己去算命的事情,以及老先生告诉他的事情都跟赵今错说了,只希望对他有帮助。

赵今错只是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

莫家的事情都指向了莫子邪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因果。

赵今错吃完就出去了。

他在想莫家古怪之处,只能再一次踏及莫家。

好巧不巧,就在莫家门口碰上了莫如弘。

“莫老爷,在下赵今错,是莫老爷子至交好友的孙子,听闻莫老爷子已故,想给他上柱香,不知道可否。”

莫如弘笑眯眯的看着赵今错,微微点头,“里边请。”

说着,要把人引进来,只是却被一道凌厉的长鞭,打在了手肘上,那叫一个痛。

“兰心,不可无理。”莫如弘大声训斥,这个女儿,真的是被宠的无法无天。

莫兰心傲娇的扬起头,“爹爹,他脏兮兮的,怎么能进我莫家门,我不要他进来。”

莫如弘叹气,扬了扬手,示意她退下。

可她是娇生惯养的莫兰心,又怎么能心甘情愿的离开,恶狠狠的瞪着他。

赵今错仔细看着自己的装扮,也没多脏吧,就是大小姐脾气上来,就想着压一压他。

要不是知道莫兰心根本就不喜莫如弘,估计他都信了,莫兰心是在撒娇。

赵今错假装不知情的拱了拱手,“莫小姐。”

“好了,你下去,莫要在丢人现眼了。”说着,把人领了进去。

莫兰心气急败坏,直接一鞭子打在了前院的花瓶,来发泄自己的心情。

莫如弘领着赵今错越走越偏,直到一处充满诡异的地方,才停下来。

赵今错狐疑,人不是在莫家冢吗?

然而,莫如弘已经开口为他解惑,“这里是祠堂,供的都是先祖的牌位。”

莫如弘打开了房门,一眼望去,一排排的牌位正放。

这莫家也算得上子丁兴旺,牌位都不少。

下人走了进去,拿出火折子,点燃了里面的油灯一下子就亮堂了起来。

这里位置偏,而且是双进房,里面昏暗了些。

赵今错才反应过来,大户人家就是喜欢把先祖的牌位摆放在家中,不像穷苦人家,都是一个山包一个山包的去拜祭。

“老爷。”下人拿出三根香给了莫如弘,莫如弘也是顺手接了过去,赵今错也是道了谢,接过了香。

赵今错抬眼望去,莫子邪的牌位在最高处,隐隐约约看到牌位上的黑气翻滚。

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见,与师父所说的鬼成魔有所相似。

再下面都是些没听过的人名,倒是一眼扫中莫良生的牌位,上面的气息,可是比所以人的都浓,下一刻,所有牌位瞬间起来黑色。

赵今错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所有牌位,像是产生共鸣一样,一个比一个高的阴气重,冉冉升起,这是要有大事发生呀!

“赵小友。”莫如弘轻唤了一声,才把人给惊回神。

来不及细想,赵今错先给先人拜上一拜再说。

想着,给拘了三个躬。

“家父能得你爷爷牵挂,乃是幸事,回去告诉你爷爷,我替家父谢过他的挂念。”莫如弘声音带着莫大的伤感之意。

赵今错笑笑,“莫老爷是个孝子,莫老爷子泉下有知,定感欣慰。”

莫如弘微微点头,下人就来他耳边低语一声,听完才歉意的说着,“赵小友既然来了,就是客人,可惜我这边有事,不若让下人带着你去走走。”

看他很急的样子,赵今错点头答应了。

与此同时,莫家蒙上了一层古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