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昏迷不醒的方怀年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140字
  • 2022-06-04 21:46:08

叶念安没有再去找那个老先生,只希望他还活着吧!

他一脸疲惫的托着沉重的身子慢步而行,心里头却想着莫子邪的事情。

按理来说,莫良生是莫子邪的孙子辈,可惜了莫子邪未等到儿子长成,就死在了三石村,是没有见过孙子的人,可为什么,他隐隐约约感觉事情很不对劲。

他突然睁大眼睛,事情好像比自己想象的都难,莫府那边已经不是一次去了,可莫良生的影都没看见,难道……

一人引着叶念安穿过一道道拐角,才堪堪停在一个破茅草屋前,指着围着篱笆的小破院,指着里头说,“这里就是那个崔说书的屋子,你还是自己进去吧!”

那人话里带着怯意。

叶念安只是微微皱眉,始终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摸索着兜里的银钱,最后给了五分钱,才是把人送走。

他开始打量着里面的一切,清晰入眼。

小院收拾得不错,隐约中透露着温馨,可惜房子破旧露雨,也没来个人修。

赶牛的大爷经过,瞅着叶念安一副思旧之意,莫名的感到诧异,“小子,你找崔说书的?”

“找他作甚?”农地里的大爷也是诧异。

村子人早就不跟崔说书有往来,因为是他自己的请求,让村里人谁都不要管他。

叶念安好奇,为什么一个个表现的那么奇怪。

正当壮年的壮娃背着柴火走了过来,“你找他作甚呀!没事可别找他,他脾气古怪的很。”

“是呀!可别找他了。”村民也是纷纷表示赞同。

可疑,实在是可疑。

叶念安已经打听了崔说书的实际年龄,也正是因为如此,有些事才好请教一二,可到了这里,那些人一个个的不认同他找人,莫名其妙。

一个人压低了声音,小声轻咛,“崔说书的奇怪,自从早年间莫名丧子,之后孙子也死的惨目忍睹,崔家女人吓傻了,孙媳妇带着曾孙子跳了河,连尸体都没捞回来,要是那孩子还活着,估摸着同你一般大小。这家子的事情离奇,自己人克死了,就克外人,接触过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死法怪异,后来呐!崔说书的就提议,和我们断了来往,这才让大家不用提心吊胆的活着。”

克亲?这就很奇怪了。

听他的意思,崔家分明就是非正常死亡,这就奇怪了。

“叔,这崔说书是不是得罪过什么神明,或者说过坏话之类的,怎么听着,挺蹊跷的。”叶念安虔诚问了一句。

众人摇摇头,“个中原因,谁知道,得问他自己,崔说书的向来心善,谨言慎行,应该不会亵渎神明,罢了罢了,这其中呀!也就只有他自己说的清。”大爷摆摆手,无可奈何。

崔说书的不过就是楼里说书人,得罪什么人,估计自己都不知道。

“冒昧问一句,崔说书的儿子,是什么时候死的?”他知道这样太过冒昧了,毕竟就站在人家门前说事,可好歹占了几分生硬。

赶牛大爷也是没有什么顾虑,低声说着,“有二三十年了,他孙子死的时候,曾孙也是刚落地不久。”

叶念安点点头,儿死,孙死,曾孙也……想想都疼心。

犹豫再三,叶念安再次开口,“可是我有件事,一定要崔说书的,才能解答,就真的不能找他了吗?”

众人摇摇头,表示不认同,但是还是有人会开口,“你要是一定要去,那就跟他隔着一道墙,问的时候,声音压低一些,别太大声,就当做自说自话,里头回答,你就听着,里头若是不回答,可能就是答不上来,你也就不用再问了,问不出什么的。”

吱呀一声,院里的房门就开了,一个白发老人抬脚出来,直到走了一半,才顿住脚步,再也不敢向前走了。

“你不用问什么,无论什么,我都不会为你解惑,还请你回去。”

他坚定不移的眼神,好像是清楚了来意,才会这般说。

这让叶念安感到怪异,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表露意思所在,崔说书却已经把关系说的明明白白。

那不成他还能未卜先知不成,他从那人的眼神里看出来了一丝冷厉,才收回目光。

“崔神仙开口了,你什么也不用问了。”

崔神仙?

叶念安好奇的看着开口的人,怎么连称呼都改了。

不等开口,这位崔神仙就已经走了回去,要把自己关起来,眉眼神疏离的,看着他们,一点点把门合上。

最终,在众人的劝告下,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毕竟是给了钱,才会来到的地方,多少也些心有不甘。

愁眉不展之际,就没有在看路,全然不知,前面躺着个人。

从莫家回来的赵今错,也拿到了一些零散的消息,虽然莫兰心给出的并不完美,但还是有可信度的。他抬眼一看,愣了半响,才喊:“叶念安!”

然而,叶念安只是微微抬起头的功夫,“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赵今错虽然没有喊迟,但也架不住叶念安不做停留的脚步,瞬间就被躺在地上的人绊倒,饶是赵今错,也不敢信的张开拳头大小的嘴。

意外来的太快,简直太遂不及防。

叶念安呆愣着趴在人家身上,还未缓过神来。

赵今错好奇的在他面前招招手,却见不到有任何反应,这是摔糊涂了。

许久,叶念安才认真盯着赵今错,好像在询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今错不语,只是用手指了指下面。

下面……

叶念安吓得跳脚,他居然还压着一个人,莫不是他把人给撞了,可好像不切实际吧!

“他是一开始有的,还是被我撞的。”叶念安也是好奇,怎么就给摔了呢?

赵今错刮了刮鼻尖,才开口,“你放心,你还没有那实力。”

然后,两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看向那人,叶念安才后知后觉的爬开了,“死了没?”

赵今错苦笑。

那个人是趴着的,看不清容貌,他小心翼翼的的探了鼻息,发觉有呼吸,才淡然开口,“人还活着。”说着,把人翻了过来。

“方方方怀年!”见到真容之后,叶念安捂着嘴,尖叫起来。

“你们认识?”赵今错皱眉。

叶念安点点头,“我朋友,此地不宜久留,还是把他弄回去吧!”

看着四周,不善的眼神,不知道该怎么编排人呢。

赵今错表示认同,扶着方怀年起来,转身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