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话中别意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69字
  • 2022-06-03 02:13:01

八月的天,热得慌,叶念安本来打算随便找个树荫蔽日便好,可老先生嫌弃有人,死活要他换了没有人又僻静的地方,就只能依着来了。

好不容易扶着人坐下,叶念安才托着下颚,莫名其妙的问,“你干嘛追上来,还有事吗?”

他也不明白,只是去算了个命,怎么就追着自己了,在摊子前怎么不说话。

老先生咬着下巴,双手紧紧握着横放在腿上的盲杖,多少有些不自在。

“有些事情,不能拿出来说,我只能等你离开,再去找你。”

叶念安疑惑,他们之间有事情可说吗?再是,自己走了,他真的能把人找回来吗?

正踌躇着,老先生就问了一句,“你是要去莫家冢?”

叶念安笑的灵动,歪着脖子看向老先生。

老先生衣褛破裂,补丁颇多,一双生茧的手,无处安放,眼眸微皱,似有什么心事不平衡。

“是与不是,有何关系。”

老先生长叹一声,手指颤颤巍巍,“去不得,会死的。”

简直好笑又好气。

莫家冢对外开放,怎么就去不得了,再说,要去莫家冢的人不在少数,难不成,所有人的都在冒险不成。

叶念安久久无话,老先生一声哀凄,“那里头有煞,谁去了,必定会招惹上,煞气可致人死亡呀!”

老先生彷徨不安的一拍大腿,怨气鼓鼓。

叶念安抿唇虚笑,可惜,那人瞎子,是看不到了。

他有他的执着与使命,有些事情还是要走一趟的。

在另一个老者口中,他已经了解到了莫家老祖莫子邪的不寻常,值得探究一二。

“不瞒你说,我给你算的一卦是九死一生,这里,除了莫家冢我始终算不准之外,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毁了我的卦。”

叶念安是好气又好笑,“既然算得那么准,那你算准了自己什么时候死吗?”他薄唇一勾,“老先生,你也说了,是九死一生,我就是那十个人里,活下来的一个,我不过就是追求自己的梦想,老先生这般,未免不近人情。”

老先生一时之间哑言,就没见过有人如此自信,他以为他是什么人,会是幸运的那一个。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又是一贯话语,叶念安早已经听腻,他无聊的摆了摆,像是驱赶蚊子,他很讨厌这句话,从小到大就听多了,也不见得吃过什么亏,分明就是哄小孩的,可现在长大了,还有人拿这句话从来,就没有意思了。

叶念安眼珠子一转,才故作惊奇的问,“你告诉,莫家冢里有什么,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毕竟呢,里面的东西值得探究,我可不想错失良机。”

老先生苦笑,不就是一些棺材,有什么值得看的,没有一点用处,除了去镇压莫子邪,其他人……

“里面没什么,只是人家的先人棺木,有什么好看的,打扰先人休息,怕是不好,毕竟死者为大,莫家也是的,怎么大张旗鼓,也不怕先人生气。”老先生无奈叹息着,“你应该知道鬼吧!一旦被他们缠上,不死不休。”

叶念安无语,又是哄小孩的套路,“你胡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

虽然自己就是捉鬼的,奈何他不承认,你有法子?

老先生动作一顿,现在的孩子真不好骗,虽然是真的……没有遇见之前,所以人都没不信鬼的。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老先生摸了摸鼻子,才说,“我给你讲个鬼故事吧!”

“我不听我不听。”叶念安迅速反驳,毕竟没有人愿意听鬼故事的。

老者笑了笑,“那就讲一个盗墓贼的故事吧!”不容拒绝,老先生已经开口了,“以前有一个盗墓贼,那个人好像是死过一回的人,眼神空明,好像世间万物皆不入眼。有一次,他与他的父亲就发现了一个墓穴,名叫九魂沟,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挖进去的时候,就看见那个地方空旷的很,完全是一个小村落一样。那人心想着,这一次,一定发大财了,同伴们不由自主的往身处去,越往里走,里面就越黑。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阴风,将他们手里的火把吹灭,里面传出阴森恐怖的声音,他们一声声叫唤着,“救命~救命~”听到一声声毛骨悚然的声音,就像是把他们包围在里面,有人着急点火,却怎么都点不着,有人吓得连连倒退,甚至被吓晕过去,所有人乱做一团的时候,他就像是早已经经历过一次,就站在他们身后,嘿嘿冷笑着,阴邪空灵的声音,犹如地狱而来的厉鬼索魂。

“这里有鬼!”有人惊叫,企图逃离,却被什么东西捉走,拖进了深处,整个地方,只留下了那人惨叫的余音,久久不散。剩下的人更是心惊胆战,突然,身后多了诡异的红光,由一到不计其数。“后面……”有人忐忑不安的开口,只是一抹余光匆匆一瞥,内心早已经翻腾不安。

他们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可那些东西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只听见嗡嗡嗡的声音,从他们背后袭来,一时之间……”

一抹阴风吹过,老先生倏地站起来,嘴里念叨着“他来了,他来了。”猛的震惊逃窜,行色匆匆,一下子没了影。

徒然留下的叶念安一脸莫名其妙,他回头看了一眼怪风来的方向,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然而,他的视线却落在了老先生刚刚坐的地方,“莫子邪。”

上面是老先生用血写下的三个血字,笔画不顺,大概是他将手背过去写的,应该是那两声救命的时候写下的。

叶念安倏地回头,他……不仅是说别人喊救命,更是是为自己喊救命。

叶念安反应过来,迅速追着老先生的方向去。

他没有想到,自己作为阴司的阳间执法巡抚,居然让鬼从自己身边经过,却毫无发觉,当真是失策了。

他穿行在街头巷尾,却再也没有找到那名老先生,却只捡到了他的盲杖。

他蹲下身,捡起那根盲杖,若有所思,“我是不是太笨了,连他的求救的都明白,不过,莫子邪……”他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