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有事相说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83字
  • 2022-06-02 02:13:08

偏僻的小溪边,少年坐在石块上,眺望远方,苦着脸埋怨着,“你好了没有?”

然而,在不远处的少年,手里拽着几片新鲜叶子,神情怪异,“嗯~快了快了。”

后者撇撇嘴,他的身边放了两个背包,顺手拿了最近的包,翻出了一个竹筒子,晃了晃,好在有水,不然这样的天气能晒死人。

少年张开嘴,咕噜咕噜的给自己灌水,已经发白的唇色才有了好转。

“咳咳咳。”许是喝的太急,少年发出了一阵急促的咳声。

陆还提着裤子,悠悠走了出来,“喝水都能被呛到,真是奇怪。”

他调皮的嬉笑着,却是坐在他身边,给他抚背。

方怀年闷闷不乐的把脸瞥向一边,碎碎念,“明知道我身体不好,还让我久等。”

陆还哭笑不得,这小姐脾气,有趣,有趣极了,不过嘛,可不能再他面前说他是小姐脾气,万一把他气的一命呜呼,那不得偿命吗?

“是是是,我的错,都怪我,怪我吃错了东西,一直拉肚子,害的我们家方大少爷受了委屈。”说着,揉了揉他的头。

方怀年就不乐意了,他又不是狗,不需要摸摸头,心里这么想着,自然而然的出手阻止,陆还却先一步收回了手。

空气中,却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方怀年猛的无力,瘫软在地上,嘴里一口老血喷出。

“咳咳咳。”方怀年趴在石头上,气息不稳,心藏跳动加速,特别难受。

陆还小心翼翼的扶起方怀年,脸上委屈。

“怀年,你没事吧!”虽然只是习以为常的小事情,但连最基本的关心还是有的。

方怀年身子骨弱,常常会吐血,呼吸急促,所以一直都小心的养着。

方怀年脸色惨白,半眯着眼睛,静静的蹭到陆还怀着,他是真的累了,话也不想说。

陆还没有去打扰,把人牢牢圈在怀里,等他什么时候睡醒,那就什么时候出发。

叶念安睡了个回笼觉,见赵今错果然不在,眸光暗沉,“又去莫家了?”言语中,带着一丝丝不确定的因素。

毕竟两个人认识两天时间,不算熟,他去哪里,根本就不需要汇报。

这样想着,叶念安只能一个人去寻找一些线索。

百无聊赖,才会跑到算命摊子前。

那先生是个上了年纪的人,这么大了,居然还出来摆摊。

叶念安往那一坐,旁边的先生啧啧称羡,“都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有人找你什么,稀奇呀!只是不知道,你的卦,还准不准。”

来自同行的羡慕嫉妒恨,叶念安表示无语,毕竟这样的事情见多了。

要是可以,两人根本就不用挨那么近,怕是有人有意为之。

人就是这样,怕别人抢了生意,却还要靠的最近,拿来比较,见别人生意比自己好,唾沫星子能满天飞。

叶念安观察过了,老先生这边是没人,倒是年轻先生那边会有客人来。

明明自己占了便宜,老先生才来了客人,就开始酸人,这是要不给饭吃呀!

老先生双目失明,枯糙的说着轻轻点了两下桌面,“算命的两个大洋。”

旁边的男人噗嗤一笑,“我这里可是一个大洋,想清楚了,要去那里。”

他翘着二郎腿,像是看热闹的,盯着叶念安的脸,傻子都知道,选便宜的都不选贵的。

叶念安面上微微一笑,这傻子,怕是要当定了,两个大洋放在了桌子上,“算因果。”

那先生看到了,惊掉下巴,这当真是个傻子,一出手就是两个大洋。

老先生闻言,在桌子上摸了一摸,确定是两块大洋之后,才把钱放进破破烂烂的兜里。

之后,又拿出了七枚铜钱,铜钱的中间,是个四方洞,这个铜钱,是有岁数了。

只见老先生将铜钱一字排开,又用手抚在上面,嘴里是听不懂的秘法,他手轻轻抬起,每一个铜钱都像是有着生命一般,立了起来。

叶念安好奇不已,他以前可不相信算命,可家里人非要他信。

“砰”的一声,浓尘滚滚,一场无名的烟火,气的老先生,扶着桌子狂吐血。

叶念安眸光大变,这场烟雾,分明就是七枚铜钱炸裂,散发出来的。

大凶之兆。

“我就说他不行,你偏不信。”算命先生指责着叶念安,愤愤不满,白花了冤枉钱,要是找他,肯定能行。

叶念安狠狠回了个白眼给他,看着吐血吐到怕的老先生,好不容易才缓过来,气喘吁吁的说,“你的卦,我算不出。”

叶念安咬着下巴,又从身上拿出了七个大洋,“答案我已经知道的,这个,是抵你的七枚铜钱。”

他是咬着牙说的,听起来,不尽人意。

说完,叶念安起身要走,却被老先生叫住,“贵客,我的铜钱,可可没他们值钱。”

旁边的算命先生醋味,“人家还能赔你就不错了,怎么还嫌多,不识抬举。”

叶念安微微侧身,“这一卦,值得。”话落,头也不回的,踏步离去。

走了一段路之后,却听到老先生叫停的声音,叶念安缓缓回头,看见一个瞎子,拄着拐杖,一声声的喊着,“留步,留步啊!”

可老先生是真瞎,继续往前走,以至于与叶念安擦肩而过都不知道。

叶念安回头看着老先生的背影,瞬间懵圈,这不都追过头了吗?脖子一歪,看二傻子一样的目光。

老先生愣是找了好半天都没找到,只能叹息一声,往回去的方向赶,正好和原地不动的叶念安撞了个满怀。

“哎哟!”

两个人双双倒地,一个也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就给撞上了,尤其是老先生明明就用拐杖探了前面的路,怎么还会撞到人。

饶是叶念安,囧迫的模样,别提有多委屈。

“你没事吧!”叶念安小心翼翼的检查自己,确定只是手掌刮破,没有其他大碍,才放下心,转身就扶起老先生。

老先生一听这声音,那还得了,在他伸出手扶他的时候,就紧紧拉着衣角。

叶念安感觉一阵头疼,但也没有立刻撇开。

“我,有事跟你说。”老先生颤颤巍巍的拉着,死活不肯放他离去。

叶念安无奈,确认对方没事后,才找了个地方坐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