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藏在心底的秘密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221字
  • 2022-06-01 02:13:07

面对这个女孩,他只能摇摇头,连一个小丫头都能知道的事情,外人怕是多多少少都知道些,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争先恐后的想要去莫家冢瞧上一瞧。

赵今错抿了抿嘴,“莫良生真的死了?”

他可不会相信,借命人会那么轻易死去,怕是为了更好的展开一场隐瞒,假死吧!

“我要说的是莫家冢,不是他,他不重要。”莫兰心气急败坏,这个根本就不是他关注的问题。

她此刻并不知道,赵今错的目标先是莫良生,再是寻找失踪的赵忙,无论如何,这莫家的水,怕是要淌定了。

见赵今错波澜不惊,心中更是一沉,他到底有没有听话。

“你知不知道,打开莫家冢不过是一个幌子,莫如弘是要你们去送死,你当真以为我们不知道莫家的风水吗?只是开始了,就没有回头路,除非有人为破坏,当然,那个人绝对不是我莫家。所以才会捏造了那么好看的一出戏,为,只是让棺材落水,到时候,先祖就会缠他们,而我们莫家,自然会充当好人,说没事,然后就会把先祖的尸体换一副棺材,只要那些人出了事,就会有人跳出来,烧了棺材,这样一来,不用莫家动手,也会有人帮我灭了先祖,何乐不为。”

听到这里,赵今错眉毛微微上挑,他可不会认为事情会那么简单,估计是没有告诉莫兰心全部吧!

莫兰心却再度开口,“你不会认为我说的很简单吧!你错了,这里面还有一副邪棺,如果……那副棺材只能用水囚,若是一旦火烧,后果不堪设想。”

赵今错瞳孔微缩,说的是莫子邪,当初是他主动水囚棺,里面缘由,早就跟他埋进土了,想要知道,难如登天。

“你可知,莫良生一直以来都是按照八卦排列,似乎要出法阵,以邪棺老祖为点,诸棺以候,人已经齐了,一但遭到破坏,后果不堪设想,莫如弘不顾及突然性命,一定要保穆澜若,这可是逆天之道。那个风水,会在穆澜若这一辈断绝,可莫如弘固执己见,不肯听人劝。也是,若大的莫家,他又怎么可能拱手让人,笑话罢了。”

想到因为那个风水,不得不把莫家放在她身上,试图那个诅咒会发生在她身上,而穆澜若,只需要把身体养好,坐收渔翁之利,她的父亲,怎么可以那么残忍。

“莫家先祖要将错就错,而莫如弘要的只是保全莫家下一代?”赵今错疑问。

莫家是知道莫家冢的风水的,但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没有办法,只能本能的将错就错。

可到了莫如弘这里,他不认命,更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死,所以一直以来都在抗衡,希望能够打破魔咒,换得一世平安。

可穆澜若从出生开始,身体极差,这已经预示着,穆澜若会早逝,更不会留得子嗣。

莫兰心点点头,不可否认,这就是事实,莫如弘认为,只要把她认定为莫家下一代家主,莫家诅咒就会跑到她身上,可惜的是,根本就不管用。

莫如弘的计划泡汤,自然会想到破坏,可他是莫家人,动不得莫家祖坟,他不动,不代表别人不动。

赵今错缓缓收回破斧,嗓音低沉的问道:“两个问题,莫良生真的死了吗?进了莫家大院的人都去了哪里?”

破斧被拿开,莫兰心轻松了许多,她咬着已经毫无血色的唇畔,声音凌然,“我不知道,莫良生虽然是我爷爷,但是我们之间关系不亲,他向来不见人,躲在小堂里吃斋念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让人打扰,只有莫如弘平日里会去见他,我跟穆澜若根本就不敢过去,直到半年前,莫如弘说爷爷死了。至于进来的那些人,我什么都不知道。”

赵今错看着她的眼睛,确定她没有在撒谎,才再度追问,“小堂,是在家里头?你们为什么不过去,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莫兰心闭上眼睛,不容置辩,“是鬼。”

鬼?莫家有鬼,这怎么可能,莫家府宅风水不错,不应该招鬼,可……

赵今错半眯着眸,若有所思,要是因为那个,不无道理。

他的目光再次投向了莫兰心,因为从她的话里,感觉到了莫兰心对莫家的不满,更多的是疏远,她似乎很反对,也是,被当成替死鬼的人,又怎么会心存善念。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莫兰心淡淡的忧伤,从眉眼间散开,“如果你是那个被牵扯出来的劫数,你会任人摆布吗?”

当然不会。

“莫小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这莫家冢,我是非去不可。”说罢,转身离开,却在下一秒,莫兰心拦住了他的去路。

“不许去,你不许去,这明明是一场阴谋,你去了也只会是送死的。”莫兰心的眼泪啪嗒啪嗒掉落,她不想……

赵今错止步不前,低头冷笑,“莫小姐有所隐瞒,那些事,我会亲自查证。”

莫兰心浑然一怔,胸口起伏跌宕,她真的好累,唇齿颤动,眉睫上是一抹晶莹。

“我说。”最后还是服了软,“莫家老祖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发家致富,所以为了惩罚莫家,莫家子孙不兴,而且折寿。”

“不就是盗墓吗?”赵今错诧异的反问了一句。

莫兰心大惊失色,这个人他知道,“是,说的好听是盗墓,说难听些是他们刨人祖坟,他们不问自取,连死人钱都不放过,简直天理难容,他们做出的事情,就该有报应,我不怕报应来的晚,就怕他不来。”

隐隐之间的怒火,让人不寒而栗,这个莫兰心分明就是想要置莫家于死地,这得是多大仇,多大恨,才会有这般说辞。

心中隐测,没有发生过什么,莫兰心是不会这样的,这其中,到底有隐情。

“我曾经有两个朋友,一男一女,男的是我喜欢的人,女的是和我从小长大的,三年前,我不小心带他们进入了莫家冢,可是……他们再也没有出来。”莫兰心失落摇头,闭上眼睛,不堪回首,“我们进去,里面的棺材不知道为何,就先后带走了我的朋友,我以为自己也会是这样的下场,可他们并没有把我拖进去,因为他们知道,我是莫家的人,就那样放过了我,我回去喊爹爹,可他却让我守口如瓶,回来,我偷偷跟着爹爹进过莫家冢,我看见我的两个朋友,被他……呜呜呜”莫兰心蹲下身哭泣不止,那是她第一次看见那么血腥的场面,吓得惊魂未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