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单娘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128字
  • 2022-08-05 10:37:49

赵今错随着连碧走了一路,不得不说遇己楼内有乾坤。

穿过大堂,便是回廊,一眼望去,交错复杂,若不是常走的道,当真会迷路。

“小公子为何要找单娘?你可知,找单娘的人,可都不是普通人。”连碧带着路,一边疑惑不解,毕竟找单娘的人都不简单。

“是我爷爷要我找单娘,他要我找,我自然要找。倒是你们口中的单娘,是个什么样的女子,总感觉神神秘秘的。”赵今错抱着大刀,期盼着她能为其解惑。

手里的刀叫破斧,或许会好奇,明明就是刀,为何叫斧,其实一点都不怪。

整个刀身都是纯铁打造,重达五十多斤,斜尖,看上去跟砍柴刀大同小异,无刀鞘,刀上钝口,并不锋利,反而类似于刀砍无用的地步。

“单娘她是我见过最漂亮,最柔情的女子,可惜我不是男人。”

冷不防一振,她后面那句话什么意思?

说话之间,入眼的是一片莲花池,看着连碧停下来的脚步,大概明白了,这里就是后院。

不忍打量一番。

这里没有通道通往对岸,估摸着平日里都是靠船划过,可如今荷叶青青,布了一层绿。

“桥呢?”莫不是在玩人。

连碧低头抿唇浅笑,“桥不就在这。”

她是那么的一本正经,看不出什么有意为难。

赵今错一脸茫然,这里到那边,好说也有个十米远的距离,跳是跳不过去,明明说好的七步连桥,怎么到了这,桥没见着,倒是满帘的绿晖,莫不是来晚了,桥被沉了?

不等赵今错多想,连碧就指着挂上了红飘带的荷叶,“从那进,要是走不了,就回头,莫要勉强自己,否则,尸骨折翼,终身葬。”

赵今错迟疑,莫名的看着连碧,却怎么都瞧不出倪端。

他伴随着疑惑,犹犹豫豫的走到荷叶边,在他迈出那一步的时候,只听见连碧喊了一句,“进不去,千万要退回来。”

赵今错苦笑,退回不可能的了。

然而走出这一步,他才发现,果然有桥,只是被施了障眼法,不走这一步,是看不见桥的。

只是这座桥很诡异,桥上还有几具骸骨,看上去已经很久远了,他们身边都各自掉落着武器,就离他几步之遥。

赵今错不由得眸光暗沉,这就是连碧所说的不自量力,不肯退回去的人的下场,尸骨折翼,葬终身的下场。

为什么没有人为他们收尸,在此,赵今错不得不陷入沉思。

而此时,在对岸的女人,伏在榻上,享受着男人给她按摩。

美人如娇,一声声娇喘,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玩那档子事,其实不然。

她一身红衣潋滟,趴着榻上,脸朝里面,一脸享受。

男人的手在她肩上按捏着,一下又一下的。

男人闻到独属女人的体香,不由得心里一颤,瞬间有一种想要扑倒她的冲动。

可是他不能,女人是自己的主人,主人不开口,就算再难耐,也绝不能欺主。

房间里还有两男子,一个抚琴,一个煮茶。

“楼主喝茶。”男人子跪坐在榻前,手里是一杯刚刚煮好的茶。

闻着茶香浓厚,美人缓缓抬起手。

按摩的男人动作一顿,上前把女人扶好,自己也坐下来,任由她靠在自己怀中。

美人不抬眸,静静的躺在男人怀中,等着男人服侍。

“主子,您说,那人能不能过七步连桥?”说话之间,他接过茶,拿起杯盖,轻轻吹了一下。

“燕回,你还是不明白,饮茶,最忌讳的就是吹茶。”女人的声音尤如天籁,惺忪的眼眸微微睁开。

燕回一震,情绪难言,“主子,燕回只是想主子早点吃茶,并非有意为之。”

“我给楼主再拿一杯。”说着,男子起身要去端茶。

“不必了,下次注意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女人浅笑,抬起头,与燕回四目相对,指尖轻抬他的下巴,两人唇齿之间的距离十分近,她却突然扭过了头。

刚走出几步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最终欠了欠身子,回到茶桌之上,继续煮茶,待会可还有客人呢。

只是不知,客人能不能顺利过桥。

“主人说的,燕回记下了。”燕回荡漾的小眼神,带着小小的失落感,又惹她生气了。

女人也是清楚男人的脾气,靠在男人怀里蹭了蹭,还故意撩起了下摆,露出细白的小腿,在他腿上摩擦,一手抱着男人的腰,一手抚在他胸口上撩拨,含情脉脉的与他四目相对。

燕回脸上多了一抹红晕,他的主人又开始不正经了。

女人娇嫩的粉唇,弄的燕回心烦意乱,若不是手里还拿着茶,肯定会抱紧她以下犯上。

女人的手不安分的在男人的胸口乱摸乱捏,气的燕回直吞口水。

女人名为单娘,虽然已经算是个老女人,却长得跟二十几岁的女人一般,秀色可餐。

她最喜欢的就是与燕回共枕眠,他们是主仆,却是实打实男女关系。至于另外两个男子,不在范围之内,两个都是她名义上的徒弟,师徒关系是不可能发展成暖昧关系的。

师徒恋是不被允许的,更何况,那两个对她也不敢兴趣。

能让她心安的,还是自己捡的仆人,听话又乖巧,偶尔会发小脾气,不过只要她主动挑逗他,他自然就不会生气了。

她不知,燕回被她这一弄,真想把人压在身下,干点什么,可理智告诉他,不行。

“主人,茶凉些了。”燕回红着脸,端着茶,心却挂在单娘的身上,只怪现在不是时候。

单娘羞涩一笑,爬直了身子,凑到茶杯上。

燕回也是微微倾斜,将茶送到单娘口中。

不一会,燕回就拿开了杯子,柔声问,“怎么样,可还好?”

单娘纯良无害的小眼神,凑近燕回的唇,“因为是你,什么都好。”

这话说的,燕回手抖,耳根子都红了。

单娘顺势触碰茶杯,与燕回的手触碰,就像触了电一般,抖的更厉害了。

单娘无语,睡都睡过多少日夜了,怎么还跟个清纯小处男一样,这么怕她撩。

“你再抖,我可要……湿身了哦~”魅惑无比的声音在他耳边喘息。

他徒然一愣,看着和他开玩笑的女人,再看看抖的厉害的手,都快要把茶水溢出,脸上不由得发烫。

她真的太会了,燕回当真招架不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