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况天洞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172字
  • 2022-05-30 02:13:01

三石村安静没几天,就又出事了,有几个未婚嫁的女子,肚子突然就大了起来,像是足月那么大,后来一问才知道,那几个女子都去过魏家,而且迷迷糊糊就睡晕过去,醒来时就感觉身体不舒服,原来呀!不是魏老头跟儿媳有一腿,而是那人帮着魏老头骗了别人身子呀!

莫子邪转头就拿刀想去砍人,硬是被莫父拦了下来,骂他丧尽天良。

此时,算命先生出来了,“那几个肚子里的东西要不得啊!魏老头八成是借机复生,要是不把母胎杀了,鬼娃出世,大乱呀!”

这时候,一家人家跳了出来,“上回你说把人烧了就没事了,现在好了,人烧了,还不是回来祸害村里人,这回你又要杀人,谁知道你说的准不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呀!”那人家哭得稀里哗啦,抱着大着肚子的女人,死活不放。

村里人议论纷纷,却只想着保自己的命,要让别的人去死,自然是赞同牺牲几个女娃就能摆脱,再好不过。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呼呼大叫起来,脚底下一瘫水,那个肚子就像一个气球一样,持续胀起来,伴随着砰的一声,鬼娃破体而出,女人瞬间倒在地上,没了生息,莫子邪是个不怕死的,拎着刀,一扬手,就把鬼娃从头到尾劈了开来,见他还动,又是几刀下去,一点都不带感情。

“你们看看,不管怎样,你们的女儿可都活不了呀!”先生看着周围的人,指着她的尸体。

最终,先头的那家人,只能认命了。

那些女人逃不过一死,愿意被人砍头,而且,三石村里,三年之内,不得有人怀孕,就算怀上,也只能以绝后患,一碗滑胎药下肚,以防魏老头借腹重生。

这平静日子过了十五年,莫子邪就让人搬走,说是村子又要闹鬼了。村里人都怕,就听了他的话都走了,只有莫子邪一个人留了下来,那一次,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莫父按照莫子邪说的,七天之后去接他,可看见的却是村子倒塌,遍地残骸,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发现莫子邪的时候,见他趴在断墙之上,不,应该是被插在上面,莫父走近探了探鼻息,可人已经死了。

莫父就这样抱着莫子邪回了新家,按照莫子邪当初所说,把他的棺材,放在水上,四面必须是流水,不然会出事的。”

老者说完这些,夜色已经暗了下来,凉风习习,吹的人发颤。

赵今错拧眉,照这么说,水囚棺,是莫子邪要求的。

“莫子邪成亲了,还有后代?”要不然那里来的莫家。

老者没有犹豫,直接开口,“有莫子邪在,莫家那些年,挖了好多墓地,加起来,都可以做小富商了,有了钱,不愁娶不得媳妇,先后娶了三个,一个比一个小,最后有两个儿子,七个女儿,两个媳妇都难产死了。”

“不是,这莫子邪是人吗?为了孩子,居然让自己的媳妇去死。”叶念安抱着赵今错,靠在他肩膀上,寻求庇佑。

“你错了,莫子邪是一个也不爱,不过就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可莫子邪从来没说过要她们一直生,是她们生下女儿,觉得不满意,硬要给莫子邪一个儿子,可惜,她们生了,也把命搭进去,倒是莫子邪小媳妇,生完双胞胎,就再也没生。要怪就怪,他们对男孩的执着。”

赵今错沉思良久,这莫家,定是在成安岭才开始了从商。毕竟那样算的话,莫父是带着小儿媳和九个孩子一起的,可没有时间再去盗墓,也没有那个必要。

“莫家冢是何时建成的?”

“是莫父死后,两个孙子挖洞时意外挖到况天洞,他们为了占为己有,就宣称是莫家挖的莫家冢,还请了风水先生去看了。”

“况天洞。”赵今错喃喃自语。

“你怎么知道叫况天洞?”叶念安就突然问出了口。

老者许是坐累了,又矮下去,靠在泥墙滑落,“那洞里写着,可现在已经被抹去了。算命先生去了之后,说是个宝地,最适合做水囚棺了,毕竟里头有个泉眼,只是,风水先生没把话说清楚,其实,是适合莫子邪的棺,若是……”

“若是正常人,那这气运就变了。”赵今错直接接过了话。

叶念安暗自思衬,“那先生就不知道回去说清楚吗?”

老者冷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味的摇头。

倒是赵今错清楚的分清了现实,“因为他不敢说,他一开始没把话说清楚,即便解释,也说不清楚,甚至有可能会丢掉性命,他只能默默的守住秘密,但是总会有捅破的一天,他因为害怕,躲得远远的,从来都不让人找到,对吧!先生。”

老者又气又恼,身份被揭穿,倒是展露无疑,“你说的没错。”

叶念安抱着赵今错尖叫起来,“你就是要莫家断子绝孙的风水先生?他怎么可能是?”前面是对老者说的,后面是对赵今错说的

说了这么多,对面的人居然是一个不敢纠正错误的风水先生。

老者点点头,“我是无心之失,可却拦不住有人恶意为之,他们请了不少风水师,可就是没有人愿意去纠正这个错误,你就不觉得,有蹊跷吗?”

要么就是无能之辈,要么就说是他们故意为之,可是,到底是谁要置莫家与死地,就不得而知。

两年轻人也拿不定主意,一个犯错,还情有可原,可一人错,后面的将计就计,若是有一天被人揭穿,一个都没有好下场,就比如眼前这位,不就逃到了三石村,一个闹鬼的地方,宁与鬼斗,也不肯跟人斗。

叶念安微眯着眼,惊叫一声,“都死了?”

就连赵今错也愕然一愣,却看见老者点头回应。

这的确是有人暗中操作着什么阴谋诡计,没道理,那些风水师的会死的那么早,除非是杀人灭口。

想到这里,心中不觉一振,莫家怕是没那么简单,就好如莫子邪。

“我这里没有吃的,你们若是想吃饭,就回去,若是不敢走,就先饿一晚上。”老者扬扬手,说罢,直接在原地抱胸熟睡了。

叶念安看了一眼赵今错,仿佛像是控诉。

赵今错也是一脸无奈,他可没想到老者会带他们来这么远的地方。天色已晚,怕是要闹鬼,再走回去是不行的啦,毕竟叶念安一直抱着赵今错的腰,不肯撒手,害怕的手都在发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