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莫子邪的举动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157字
  • 2022-05-28 02:13:08

“是莫子邪杀了外公?”叶念安好奇的问道,却又摇了摇头,百思不得其解。

赵今错皱眉之间,深呼了口气,“若莫子邪真的是鬼的话,那他对外公笑就是要杀人,可他若是人呢?”

老者微微轻笑出声,摇晃着酒壶里的酒,才把酒壶送到嘴边。

“若莫子邪是鬼,那敲门人又是谁?”赵今错瞳孔猛然大开,好像有一些事情隐隐约约被抹去。

老者带着几分神秘莫测,“你怎么就知道不是同一个人?”

“那岂不是多此一举。”赵今错回答。

老者轻指赵今错,狂然大笑,“年轻人呀!就是不一样,那你们还要不要听莫子邪的故事?”

赵今错顿然,来的本意是莫家,可对方却非要从莫子邪说起,恐怕这其中必有牵连,想不听都难了。

叶念安侧目看向赵今错,他微微拽起赵今错的衣角,直到对方回头时,才不动声色的摇摇头。

赵今错想听,可不代表叶念安想听。

赵今错直接无视他的请求,与老者目光触碰的瞬间,陡然一缩,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来。

“你继续说,我听着呢。”赵今错浅笑之间,疼痛感袭来,可是来自叶念安愤怒的小手。

“赵大哥,你不觉得古怪吗?莫子邪为什么消失了五年才回来,真的只是想要附体吗?还有,他故事里有个妹娃,难道他就不能夺了妹娃的舍?他没有,这是不是证明他还活着,而敲门的鬼,或许是跟着莫子邪从坟墓里出来的,莫子邪吃了他,他自然要来索命,所以才有一连窜的事情发生,又或者,是莫子洋。”叶念安小心翼翼的推敲着。

是啊,莫子邪是鬼,应该早就能回来了,这里面……赵今错突然反应过来,“莫子洋怎么回事?”

两人诧异,莫子洋有什么问题吗?

“你在说什么?真的是莫子洋在敲门?”叶念安大叫起来。

若真的是莫子洋,事情就变得复杂了,毕竟一个刚出世,就被吓成鬼,可见一个孩子有多凶狠。

“莫子洋为什么有名字?”

这么一问,两人才反应过来。

“你这什么问题,莫子邪死了,莫家心心念念想要一个男娃,想一个男娃的名字还不简单。”叶念安撇撇嘴。

赵今错摇摇头,“我要你说。”手指向了老者。

老者点点头,懒洋洋的开口,“跟他说的一样,莫家没了儿子,就追一个男娃,确实是已经定了名字,不过,他们是找庙里定的名字,他们是盗墓贼,不敢轻易定名,就找了附近的藏山庙定名,听人说啊!这藏山庙不干净啊!”

叶念安十分疑惑,“庙?庙怎么会不干净?庙不是圣洁之地吗?”

老者点点头,“庙是圣洁之地,可里面的人却不是。”

“不是?为什么不是?”这回轮到赵今错好奇心重。

毕竟一个庙里,都是些和尚,会经法,怎么会不干净呢。

“我想你们应该猜到了什么吧!庙里的人都沾有血腥,他们呀!都是被逼无奈,才去做了和尚,怕是庙的周围,都是枉死的冤魂啊!他们不敢出来,鬼魂也不敢靠近。其实,这庙就是一座荒废的庙,追溯曾经,这藏山庙来了个人,主持不过一句,“施主煞气太重,进不了佛堂。”就被腰斩了,其他弟子,无一幸免,这才有了一坐空庙,后来就被一群逃亡者发现,就住了进去,还剃了头。”老者摇摇头,他们是进去了,鬼魂又怎么会放过他们。

赵今错沉思片刻,“若是鬼魂看见莫家父母求子,或许……”

老者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可以,但前提是腹中有胎,可莫家父母去的时候,可还没有孩子,他们没机会。”

“难道就不能一直跟着吗?莫家要孩子,鬼魂要一个躯体,等一下,为什么鬼魂不能直接去附体莫家父母?”叶念安惊觉,似乎忽略了什么。

鬼魂是一种状态,一般情况下,鬼附体通常都会有,可为什么在藏山庙外的鬼魂,不直接附体于人。

面对炙热的目光,老者沉吟,“那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又不是鬼,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的心思。言归正传,莫子邪外公出殡的那天,莫家都来了,莫家父母哭得肝肠寸断,妹娃也跟着哭,莫子邪却像是着了魔一样,指着在漆黑棺木旁烧纸钱的夫妻,那可是他亲舅跟舅母,所有人感到疑惑不解,这莫家小子是不是疯了,白事指人,也不怕招煞。莫父气不过,直接打了莫子邪的手,可莫子邪的手就像断掉了一样,从手肘处扭曲,骨头断裂的声音随之而来,大家都惊慌失措,慌乱四散,都哭喊着,“莫子邪被附体了。”

最后剩下的人却看见,棺材开始渗血,越来越多,而外公就像是泄了气的球一样,慢慢开始扁了,只剩下皮囊,舅舅舅妈被吓的尖叫起来,莫子邪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走上前,对着他指指点点,嘴里都不知道念叨的什么,那血呀!就流到了他脚边,却又改了方向,流向了舅舅舅妈的方向,他们呀!吓得连连后退。“爹,碌儿胆子小,你别吓我。”舅舅吓的跪地磕头,还拉着舅母一起下跪。

两个人啊!脸色惨白,就一个劲的磕,头磕出血,也没有发觉。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赶紧找半仙儿。”就有人跑了出去,不一会,带了一个算命先生回来了。算命先生来了之后,脸色一沉,那血呀!早就渗入了舅舅舅妈的脚上,隐隐约约看见血色环绕着脚上去,“不好!”先生大叫一声,从怀里拿出一面黄色小旗,嘴里也不知道念着什么,最后怒吼一声,“退。”小旗也在同一刻间,牢牢插在了地上。不一会,血色慢慢退回,可不消片刻,有开始慢慢渗透。先生眉头紧锁,这才发现,对着棺材骂的孩子。“骂棺。”先生惊讶的说了一句。舅母就突然破口大骂了起,“好你个小崽子,你对着自己外公骂,才让公公迁怒与我跟你舅舅,你还是人吗?”

先生只是古怪的看了一眼莫子邪,摇摇头,问题似乎就不是出在他身上。正到一愁莫展的时候,莫子邪却转身指着舅妈,“三日之内,必死。”诡异空灵的声音响起,对着她嘿嘿冷笑。“你……”舅妈刚说一个字,就晕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