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爬人墙头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442字
  • 2022-05-27 22:01:16

等找上莫如弘的时候,是在他的书房。

房间里的人对着一幅山水画三拜九叩之后,才悠悠起身,弓着身子,走到字画面前,由于莫如弘的身体挡着,赵今错也看不清楚莫如弘到底按了哪里,字画卷了起来。

看着与墙面无区别的墙,却缓缓升起来。

赵今错的杀意更浓了几分,目送着他进去,机关又缓缓落下,就连那幅字话也主动落了下来,房间里,已经空为一人。

赵今错戒备的从窗口跳了进去,左右两边都认真的观察,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慢步走到字画面前,四周打量。

字画里,不过就是瀑布流水,环山繁景,上面还提了字,“应是故人从游时,三三两两己千寒。因果待定会有寻,一别两宽不相识。”

明明就是一幅很普通的画,为什么还要三拜九叩。

赵今错摸索着字画,企图把密室之门打开,可是来来回回却怎么都摸不到。

“奇怪,没道理打不开,机关到底在哪里?”赵今错抱怨的去触碰每一个有可能成为机关的地方。

也不知道按了哪里,咯噔一下,居然就弄出了一个东西,是从里面弹出来的。

赵今错想也没想,直接按了下去。

轰隆一声,画轴可是自动升起,再然后,墙面自己缓升,出现了一道门。

没错,这就是莫如弘就去的门。

入目的是灯火通明的一片,下沉式台阶,一路下去,两边都是红蜡,扑面而来的却是一阵阵阴气,若当真进去,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出来了。

鼻息之间,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腥臭味,时浓时淡,傻傻分不清,究竟是腐臭还是别的。

赵今错抬步而起,却又退了回去,因为他已经没有机会进去了,里面的人,似乎要出来,只能退了回去,改天再来。

第二天,莫氏大门前,赵今错站在门口,手里拿着破斧,静静的看着里面。

大门之前,放置了一对石狮子,嘴里还含着一颗石球。

出来的人一脸愕然,上下仔细打量了赵今错,才开始说到,“我家老太爷已经死了有半年了。”

死了?赵今错瞳孔放大,不敢置信的盯着莫家大门,只觉得毫无可能,抱着破斧的手不由得紧了几分。

他可不会相信遇己楼闲的没事发布一则无用的消息,恐怕莫家为了造假,故意捏造假象,让人以为已经死了的乱象。

在借命人行列,借命人一旦油尽灯枯,那也只会派人讨要一定的利息,毕竟借命者和借命人会在前后死亡,当然,这只是在说那些不肯还命的人。

人怕死的时候,会躲起来,会让人找不到他,莫良生这样的就是如此吧!

赵今错歉意的点点头,笑容满面的说,“这样啊!他与我爷爷许久不曾联系,不知道此事,不知道,可否回去转告一声,我想祭拜一下莫老。我家爷爷有言在先,让我务必见到莫老,告诉他,牡丹花开了没?”

赵今错没有造假,赵明郎确实与莫良生有些渊源,只能看莫家肯不肯让下这件事情了。

下人嬉笑着摸着头脑,“我家老爷不在,你恐怕是见不着了,他去了西郊,要等明天才回来,你还是明天再来吧!”

赵今错也不会去为难一个下人,只是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

下人也是回应了一个请的手势。

赵今错尴尬不已,对方已经给台阶下了,要是不走,那得多难堪,索性一走了之。

西院墙下边,赵今错仰头看着围墙之上,爬满春色的墙头,不消片刻,就坐着墙上之上。

里面很静,没有任何的声音,却总是露着丝丝古怪之意,却又分不出,究竟是哪里古怪。

出现在墙头下面的叶念安不假思索,默默的看着对方,对方却没有一丁点的察觉之意。

关于莫良生的死,很可能是一场预谋,只是不知道,谁会变成莫家的猎物。

赵今错沉下脸,思考着。

叶念安歪着脖子看人,他已经注视他很久了,怎么就趴在墙头,一动不动的,干脆跑远了。

不消一会的功夫,叶念安扶着梯子爬到了赵今错身边,“什么东西,这么好看?”

赵今错猛然惊醒,看着背后爬上来的人,匪夷所思。

这个人怎么上来的?为什么我没有发现?他想干嘛?

脑海里涌现出太多的疑问,他往外面看了一眼,才发现对方只是顺着梯子,一步一步爬上来的。

赵今错已经怀疑自己真的太差劲了,就连有人在身边都没有一丁点都反应。

两个人四目相对,默默无闻。

叶念安也是摇头晃脑,看着赵今错眼底的惊恐,“看什么这么入迷,告诉我,我也要看。”

有些许兴奋与雀跃,好像玩一样,玩世不恭。

赵今错犯了愁,当真是对他没了一丁点的提防,做事呢,最忌讳的就是这一点。

“你是不是瞧见莫小姐了,我打听过了,莫小姐长得漂亮极了,而且还温柔可爱,最是适合做贤妻良母,多少人垂涎她的美貌,只要见上一面,就能让人生死相随,听说才十八,待嫁之龄,你是不是对她也有兴趣,怎么样,看到了吗?”一提到莫小姐,叶念安脸颊泛红,好像已经被她的美色所吸引。

赵今错一拍脑瓜子,极度无语,他可没有出去看别人家的姑娘他对莫良生更感兴趣,可他不会说出来,只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我盯了那么久,人是没见着,这莫小姐藏着,都不出来叫人瞧瞧,真想一睹芳容。”

叶念安气鼓鼓的趴在围墙上,气呼呼的说,“围墙修的这么高,我都瞧不见莫小姐了,等见到她,一定要狠狠的瞧上几眼,啊!我的梦中情人啊!你快出现吧!”

赵今错只是呵呵一笑,他居然对叶念安毫不设防,此乃大忌呀!

也不知道是不是叶念安的祈求灵验,就当真有几个姑娘跑到了西院,嘻嘻哈哈的声音慢慢逼近。

坐在墙头是的赵今错如坐针毡,这要是被发现,可不得了,他瞧着只露出脑袋的叶念安,想死的心都有。

他隐隐感觉,这个叶念安就是跑来压制他的存在。

叶念安眼睛一转,挥着手喊,“莫小姐,我在这里。”

赵今错彻底无语了,跑人墙头还……心烦。

“什么人?来人,把他捉住。”一个女人都声音大呵。

从对方的角度,只能看见赵今错坐墙头,丝毫是看不见只露一个脑袋的叶念安,这一次,真的是被害惨了。

赵今错捂脸之间,莫家家卫已经匆匆赶来。

赵今错只是带着叶念安轻轻一跃,就跳下了墙头,梯子也应声落地。

“赵大哥,我们拜见一下莫小姐吧?”叶念安此时还在心心念念莫小姐。

赵今错被气得半死,他是一点没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不了,我们还会再见的,今天不是时候,我们吓到莫小姐了,改天吧!”赵今错咬牙切齿,真是一个猪队友。

“也对哦!我们现在空手空脚,莫小姐肯定不会高兴,那明天我们再买些东西拜访一下,可好?”叶念安所处,一个完全不理解自己处境的现象。

赵今错脑袋疼,只听见开门的声音,赶忙拉着叶念安跑。

他并不敢保证,叶念安留下来,会不会把他供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