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话聊三分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069字
  • 2022-05-23 02:13:00

赵今错感到头疼,以他的脾气计算,直接动手的才是他的本能,论计谋,估计还不够看的。

看来追命人这个任务中,没有任何胜算,没有头脑的人,只会是被算计的一方。

莫良生的先祖是白手起家,没有一定的头脑,又怎么可能风生水起,他的后人,也断然不是小觑之辈。

说白了,能成为追命人,家里条件不会很好,有的连大字都不识一个,更不用说玩头脑了。

赵忙虽然能够平静的和人讲道理,但噱头一但不对,就是拔刀相向的份。

“你猜,莫家冢真的是莫家建的,还是原本就有,只是一直都没被发现?”叶念安眨巴着眼,努力在赵今错眼底寻求答案。

“如果,两种因素都有呢?”赵今错沉吟片刻说到。

叶念安一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价值考究就丢了。

不过他的目的不是这个,他追求艺术,虽然追求完美,但也可以有瑕疵,他不在意。

他思索片刻,才一拍桌子,“他们是想……”

赵今错也是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想要把一个东西占为己有,就一定要做上记号,或者抹掉它原来的痕迹,毕竟,是自己先发现的东西,谁都不愿意轻易让人。”赵今错说出了自己所想。

他在考虑,赵忙是不是就这那个莫家冢里面,可这不对,若是当真如此,莫家就不可能打开莫家冢,或者,莫家会在打开莫家冢之前,转移赵忙。

一时之间,赵今错按在膝盖上的手,紧紧握住。

莫家要当真把赵忙困了五年,那就无理可讲了。

如此看来,莫家冢是一定要去的,但在这几天,他需要盯着莫家,不能错过任何蛛丝马迹。

叶念安长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真是越是有钱,就越是要善于撒谎。”摇摇头,继续说,“如果莫家冢当真动过了手,即便三天之后去了里面,上方也不会有任何理由收取,更何况是坟冢。只是不知,莫家冢明明有更好的用途,为什么偏偏给了死人用,而且还是水囚棺,那个泉眼,又是怎么回事。”

“什么?”赵今错大惊失色,胸口此起彼伏,隐隐之中,似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水囚棺是一种术,同时也可以是咒。

赵今错虽然不太了解这位面的事情,但是这种方式,鲜少人会使用。

叶念安被吓得呆滞了好半响才对上了赵今错冷意的目光,“有什么问题吗?”

赵今错点头,手指敲打着桌面,“问题出就出在水囚棺,这样的悬葬方式有他的独特之处。都说一方困兽犹斗,必有损伤,只是不知对方用的什么方式。”

“以水为界,不应该是各不打扰吗?”叶念安不解的问到。

“那就要看他摆的什么方位了。”赵今错冷声说到。

不管出于什么意图,水囚棺已经犯了大忌,这是要让人断子绝孙呀!

双方陷入沉思,要真是如此,那究竟是主人家的意思,还是那个风水师要坑莫家一笔。

叶念安手按在桌子,可按住的却不是桌子,而是一块布料,布料里的东西怪嗑人的,“咦!这是什么?”

好奇心的驱使下,叶念安想要掀开那块布,却被寒如冰川的某人给压住了手,他阴鸷的眸子射出丝丝缕缕的戾气。

“不许碰。”寒如冰霜的声音,一字一句从牙缝里蹦出来。

那不是别的,正是赵今错一直以来视若珍宝的破斧。来之前,爷爷就拿了一个布袋子给他装刀,可赵今错没有要缝的蹩脚的布袋子,宁愿随意裹了一块布条子也不需要一个老爷们的手笔,真的没法看。

叶念安被他吓了一跳,随后收回了手,颤声说到,“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明明想要扶桌子的,可赵今错却把破斧也放上了桌,一次无心之举,却被人看得打了寒颤。

赵今错的态度冷静了下来,他不是故意对叶念安放出敌意,这不过是一种本能反应,一旦自己的东西被人触犯,就会第一时候觉得他不是个好人,才反应激怒。

“抱歉,本能反应。”赵今错缓下一身怒气,客客气气的开口。

初相识,对方会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体谅也是应该的。

叶念安气馁的摆摆手,像在说,他没放在心上。

赵今错把破斧抱在怀里,一脸歉意,“这是家父的遗物,我一直以来都很爱惜,所以多有冒犯。”

赵忙:你想着老子死?

叶念安尴尬不已,难怪举动会这么过激,也是情有可原啊!

“逝者已矣,节哀顺变。”

赵今错低下头,抚摸着刀身,“我明白。”那样子好像在说自己已经释怀。

然后,他开始转移话题,“刚刚我说了,莫家冢里有两种因素,其实是岩洞一直都有,只是不被世俗所熟知,而莫家只是在建坟冢之时,阴差阳错的挖到那个地方,而不是只存在人为破坏,我想,是更多。”

其实按照叶念安是思路来想,只会认为是发现了岩洞,再人为破坏,占为己用。

这是不可能的,农村人以种田地为生,又是山里有岩洞,应该早就被发现了,更何况早期的人以打猎为生,善于勘察地形,常在山上走,没有理由不发现。唯一能说的通就是岩洞一直都在,只是因为某种因素,深埋地底,直到莫家建坟冢,才被挖到。

叶念安眉头一皱,这莫家究竟存在了多少秘密,不得而知,或许,很快就有人为此谜题解惑,或是自己。

“赵大哥,我总觉得其中透露着蹊跷,不知道赵大哥到那时,能不能陪我走一趟,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唯一认识的人就是你,我……害怕自己一个人。”叶念安带着丝丝恳求的意思。

赵今错心里坏笑,他正有此意,既然他开了口,那就随便走一趟,找找有没有赵忙的痕迹。

“嗯,我陪你去,正好我也好奇里面的景象。”赵今错顺理成章的找到台阶下。

说句实话,莫家冢他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仅仅是寻找赵忙。

赵忙向来是个坑儿的,也不知道他会给自己下什么样的陷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