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遇己楼

  • 天定追命人
  • 南狸与梦
  • 2295字
  • 2022-05-12 02:13:00

赵今错抱着自己的大刀,冷眼瞥向那牌匾上的三个字——遇己楼。

遇己楼的门面,是艺楼,做的是卖艺不卖身的生意,当然也不是全然,得看姑娘的意思。

里头姑娘多,客人自然也多,毕竟啊!男人本色,揣着姑娘不看白不看的本意,争相勇进,哪里还顾的上家里婆娘是个老虎。

“哥儿第一次来?”站门口迎客儿的小娘子突然走过来,帕子在他面前一甩而过。

那香水味,浓的要犯恶心。

赵今错不禁在心里反问一句:确定这里不是青楼妓院吗?怎么那哪都看着像,尤其是面前这个搔首弄姿的女人。

她穿着一件花旗袍,前凸后翘,还故意挺了挺胸,以彰显她的突出,那叉开的老高了,若隐若现的小腿,活脱脱的诱惑。

“去遇己楼,得进去,进去找一个叫单娘的女人,她会告诉你这次的任务。”

耳边尤存,爷爷在出门前的嘱托。

赵今错冷眉微挑,进去?呵!

尤记得,他那个一去不回的父亲,曾经被那个不长命的母亲,不知道被打多少回,每次都含着眼泪,劝他不要在外找女人。

现在看来,父亲应该是有任务才会来这里,只是不知,父亲消失的秘密是否与这里有关。

“哥儿。”女人浓妆艳抹,拉着赵今错的手,隐隐约约触碰到一丝柔软。

赵今错皱眉,女人拉着他的手,手肘正好在那柔软之处摩擦。

“啊!”赵今错可学不来怜香惜玉,直接就把手猛的用力抽离,吓得女人一时失了重心,已是花容失色。

好在女人反应能力也算强硬,虽然踩着恨天高,但还是稳住了脚。

“哟!哥儿怎么了?不喜欢啊!不喜欢就换一个呗!”另外一个迎客女走了过来,两只小手交替着顺着发尾,小模样精致可人,微张的小嘴儿露出点点白牙,看着魅力动人。

这真的只是艺楼吗?怎么跟卖身的一样。

心里想着,不由得蹙眉,再次看向牌匾,这就是遇己楼,没有错。

“我找单娘。”我淡淡的开口。

“单娘?”两个女人重复一遍,互视了一眼。

女人娇气的来了一句,“怎么又找她。”心里明显不服气。

另一个女人却开了口,“单娘可不是什么人都愿意见,得凭你本事了。”说着,帕子一扬。

“哈嘁。”一时没忍着,打了个喷嚏,没办法,胭脂水粉的味太难闻了,他摸了摸鼻子,才问到,“很多人找单娘吗?”

“没有,就几个熟客,他们就指定单娘,也不跟别的姑娘,只是……”女人没有往下说,似乎有些为难。

“只是什么?”赵今错好奇的追问。

“也没什么,想见单娘就得从后院的七步连桥上过,里头有学问,要是退回来者,今后都别想找单娘了。”刚开始骚扰他的女人风轻云淡的一句。

另一个女人使了眼色,示意她口风紧些,“哥儿若真想找单娘,我给你找人引路,到了后院,路就得自己走了,连碧……”她转身向着楼里喊到。

“诶。”一个小姑娘应声,兴冲冲的跑了出来,“姐,做啥子?”

“带他去七步连桥,他要见单娘。”

“啊!”连碧惊讶的双手捂着嘴巴,不敢相信的看向赵今错,“脑子没毛病吧?”她小心的问。

赵今错微眯眼睛,扫了她一眼:你脑子才有问题。

想到这,赵今错突然就不淡定了,七步连桥,脑子有问题?两者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

难道找单娘的人,都是奇奇怪怪的人,不,应该是像他一样的追命人。

爷爷曾经说过,并不是只有赵家是追命人。再者就是追命人不一定每一次都能成功,偶尔会有人折损在任务里。

这样一来,赵家不是唯一一家,也就是说,找单娘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同行。

这位面的任务少,所以一个任务几家馋,并不是没有可能。

这样一来,在追命任务的同时,还要时刻谨慎的提防着其他追命人。

“这哥儿没病,带他去吧!”女人又是一扬帕子。

我毫无防备的朝着她打了个喷嚏。

“哎呀,你这人……”女人指着我,气急败坏,“礼仪教养都被狗吃了。”她气呼呼的原地跺脚,转身就回到了门口,献媚的扬去帕子招揽客人。

确定不是皮肉生意?

疑惑再生心头。

“别介意,她呀!花钱流水,没点那生意,手头上过不去。”漂亮女人赶忙打圆场。

赵今错没有说什么,民国时期的人不开放,都是男人出来打拼,女的只能困囚在家里,做过个妻良母,若是女人出来工作,那都是丢老脸的事,当然,是说那些结了婚的女人。

至于没结婚的,家里稍好些,女的都不能抛头露面,也就只有那些不得已抛头露脸的,顶着闲言碎语去打拼。

能在遇己楼的女人,许是真的无倚靠,才会丢了脸面。

其实,本着就没有那么多规矩的,都是那些有点小钱的人瞎起哄,才会那么多的条条框框,要放在别的地方,可就没这规矩了。

“连碧,赶紧带着哥儿去,哥儿可记住了,退回来,那以后都别想见到单娘了。”她提醒了一句。

赵今错点点头,“我记下了。”

无论如何,赵今错都要见定单娘了。

奇怪的是,爷爷从未提及,要见单娘,还要过什么七步连桥,也没跟他说要怎么过,现在看来,也就只能搏一搏了。

“你跟我来。”叫连碧的丫头一副要走,却又不得不等你的意思。

赵今错也不耽搁,随着她去了。

遇己楼里,一班子的好色之徒,搁里头左拥右抱,好生快活,也难怪母亲老打父亲,该。

“连碧,以前可曾有个叫赵忙的人找单娘?”赵今错试探的开口。

“赵忙?是不是一茬子胡渣,邋里邋遢的酒鬼?”

“是,就是他,头发乱糟糟的,穿着破口子衣服的男人。”赵今错隐隐约约有些激动。

“他找过。”连碧想也不想的回答。

“那除了单娘,他可曾找过其她女人。”赵今错寒芒微露,要是赵忙真瞧上了别的女人,那他就不是自己父亲。

“那倒没,他只找单娘。”连碧摇头,又继续道,“先前的歌女瞧上他,差点没把人给杀了,他可凶了。”说话间,隐隐约约有一丝怯意。

赵今错眸光微闪,赵忙确实挺凶的,杀女人?亏他下的了手。

“那个单娘多大年纪了?”赵今错知道问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处,只好转移话题。

“单娘现在三十六,是个不错的美人胚子。”说到这,连碧脸颊泛红,多了几分羞涩。

赵今错没有注意到连碧的不寻常,只是寻思着,才三十六的年纪,如此看来,单娘只是接手赵忙,在这之前,赵忙还有一个接头人,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