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清理藤壶

???

不能吃啊...

等等,你在跟我讲话吗?

彭彭愣了一下,旋即低头看向海面上的海龟,一脸的诡异。

众人:......

你肯定是在唬我对吧?

人怎么可以跟一只海龟讲话,至少不应该,至少人不能的对吧?

【啊嚓,啥情况啊这是,看得我都有点缪迷糊。】

【小哥难不成真不是人不成?先是虎鲸,又是这诡异的眼力,现在这跟海龟...】

【都说了,小哥绝对是修仙有成的超级高手。】

【先不说那么多了,我订机票拜师去...】

【海龟:我傻才上去,上去给你们加餐不成?】

【黄老师:加餐...嗯,海龟的话,红烧还是清蒸,有谁知道咋吃不?】

【彭彭:嘶,不好,口水都留下来了。】

何炯:“我说澈啊,伱这该不会是跟它说吧?”

“嗯,不然呢?”韩澈理所当然的说着。

“别闹,赶紧把它给赶走,这可是国家保护的动物,牢底坐穿龟,会出事的啊。”黄雷哭笑不得。

“小澈哥,要不我们把它给放了吧?”子沨小心翼翼说着。

“咱都有金枪鱼了,不用它了。”

“谁说我是要抓它来吃了?”韩澈白眼一翻。

“那你是...”

话都没说话。

一群人就是看见,海面上那玳瑁一划四肢,向着绳子就给游了过去。

然后,快狠准的咬住绳结,动作那是一个干脆,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感觉。

“卧槽,师父,它真的咬绳子了。”彭彭直接爆粗了。

都不理会这还是在直播,完全没考虑自己的形象,就就是激动大喊起来,整个人都要傻了。

太可怕了,这海龟还能听懂人话了都,小哥说咬绳子它就咬绳子,太聪明了点吧?

难道...

小哥真的是海神不成?

一想到之前,村长跟那些渔民们,都是纷纷称小哥为小海神。

尼玛,一群人心里不由得暗自低声喝骂一句,这迷信的东西咋能信呢?

可,不信的话,眼前这个事情该咋解释?

何炯下意识的咽着口水,呆呆问道:“磊磊诶,是我眼花了吗?”

“不,是我眼花了。”黄雷很是镇定。

这海龟真特么的咬住绳结了,简直没天理了。

咋解释,有啥好解释的吗?

一群人呆呆傻傻盯着韩澈看去,想着...你丫这要怎么跟我们解释一下啊?

也没搭理他们,韩澈直接把海龟给钓起来,把它给放到船上,拍拍它的龟甲说道:“行了,松开哈!”

乖乖的,海龟就是松开口中的绳结。

嗯,贼拉的听话就是。

“这海龟真的能听懂我澈哥说话?”彭彭感觉事情有点惊悚。

一把拽住自己师父,然后拉着艺星往后退,主要妹妹还跟在韩澈身边,他真没敢上去。

“师父,这不会是东海龙宫的龟丞相吧?”

“龟丞相?”何炯眼睛一瞪,旋即喃喃自语道:“也许...是吧?”

“是个头啊是,这是哪啊?”黄雷没好气的翻着白眼。

“这可是南海好不好,就算它是龟丞相,那也是南海龙宫的龟丞相,别瞎闹成不?”

“哦...”一大一小脸有点红。

尤其是何炯自个,感觉这脸烫的很。

老都老了,居然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给带着跑偏,还东海龙宫的龟丞相,咋不说太白金星呢?

“可是,太神奇了一点吧?”艺星觉着自己维持了二十几年的三观。

嗯,这一回算是彻底崩溃掉了。

一直紧紧靠在韩澈边上的子沨,满是诧异的问道:“小澈哥,它真的能听懂你说话吗?”

“不知道。”韩澈微微摇头。

“可能它是有一些灵性,不过我估计,应该是它小伙伴让它来找我的。”

“还有小伙伴?”何炯跟黄雷差点抽抽过去。

尼玛,咱这节目是慢综艺,不是一档讲神鬼志异的综艺好嘛。

可两人还没彻底抽过去,就听见韩澈笑道:“我前段时间,遇到过不少的海龟,替它们清理了一些背甲上的藤壶...”

“估计,就有这小家伙的伙伴吧!”

“藤壶?”子沨有些懵懂。

“喏,就是它背上那些跟眼睛相似的寄生物,就是寄生在海龟背上的藤壶了。”

随手从腰上抽出一把匕首来,寒光凛冽,唰的一下划过众人的眼角。

“呀?”小姑娘顿时惊呼了一声。

看见匕首,女孩子总是会本能下意识的害怕惊叫起来。

韩澈:“没事,别害怕,我就是帮它处理一下,很快就好的。”

“原来是这样啊~”

此时黄雷几人也是走上前来。

啊嘛嘛,总算是不需要太害怕了。

掰正海龟的身子,韩澈蹲下身子开始帮着清理这些藤壶,一边说道:“这些藤壶对它们伤害很大,别看就这么一点,但要不了多久的时间...”

“这些藤壶能布满它的身体,而且它们的腐蚀性很强,对海龟伤害最大。”

摩挲了一下海龟的背甲,这上面有一些已经结痂了的部位,都是这只海龟游动时,故意蹭那些珊瑚或者是岩壁跟礁岛。

把藤壶给蹭下去了,但也留下这些不可磨灭的伤痕。

光是看着,就感觉有些头皮发麻的很。

看着韩澈都已经蹲下来了,却是不给自己剔除背甲上的藤壶,大海龟转动着脑袋看来,张开嘴无声的张开又合上。

轻轻拍拍它的小脑袋,韩澈笑道:“得,欠你的,现在就帮你弄。”

说着,顺着藤壶跟海龟背甲之间的缝隙,一刀直接刺进去,然后稍稍一使劲。

“啪~”

微微的一声响,藤壶就是被剥落下来。

然后,就是一枚枚的藤壶被扣掉,船上很快就掉满了十几枚藤壶下来。

这玩意看着挺好弄,实际上吸附力极强,也就韩澈的力气够大,不然也别想那么简单扣下来。

似是感受到背甲被清理干净。

浑身轻松的大海龟拍拍自己的四肢,显得很是兴奋雀跃的模样。

随即,探过自己的脑袋,似是宠物求主人抚摸一般,蹭蹭韩澈的大腿,小眼睛里满满是依恋的神色。

“小澈哥好厉害...”子沨呢喃着说道。

“看这扣藤壶,为毛感觉好解压?”

“话说,我也有这个想法,好想动手试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